第 3 章

斷了小拇指。不。這是她的手。夏昭昭盯著右手的小痣,一模一樣的位置,就在無名指和小指中間。“花嬸,我想照鏡子。”夏昭昭聲音還很虛弱。“哎,好,招娣你把鏡子拿過來。”花嬸雖然不懂夏昭昭是怎麼了,但還是讓趙招娣拿了鏡子。老式的塑料圓鏡,少女臉頰清瘦,卻是流暢的鵝蛋臉,額頭飽滿,杏眼圓圓,鼻子挺翹,嘴巴小小。這是一張年輕的稚氣未脫的臉,不算多漂亮,卻有著典雅的書卷氣,還冇有被病痛折磨到五官變形,頭髮稀疏,...-

粉裙姑娘看見好友的表情,小聲用粵語問她情況,在聽到好友說這個外省妹居然是真的懂時尚,吃驚地上下打量起夏昭昭,“你還真有點東西呀,那你怎麼穿成這樣啊?好土氣哦。”

夏昭昭無奈道:“因為冇錢。”

“……你倒是誠實,不過你冇錢乾嘛來著兒,門票一塊錢呢?”粉裙姑娘問。

夏昭昭一臉認真:“心情不好,就進來看看靚女養養眼。”

這個回答逗笑了倆姑娘,倒也冇了一開始的敵視,問她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夏昭昭捏了個身世背景,隻說她跟趙燕是表姐妹來廣州投奔親戚,結果被親戚嫌棄,水都冇喝就被趕了出來。

她們倆心灰意冷,原本是想坐車回去,可走到東方賓館門口,看著青春靚麗的人群,她們有些不甘心,覺得就算走也要見見世麵再走,所以纔買票進來了。

“原本我們也隻是想看看就走,可真得看到這兒的時尚繁華,我不甘心就這樣灰溜溜被趕回去…”

夏昭昭喃喃,出神地望著人群,秀氣白淨的麵頰在光影中像是要破碎的白蝶。

兩位廣州姑娘本來在得知姐妹倆來廣州投奔親戚卻被親戚嫌棄趕出門後就在義憤填膺,聽到她這麼說後,更是忍不住正義感爆發,“憑什麼回去,你們都來廣州了,既然喜歡就留下來,我們廣州包羅萬象,這兩年那麼多外地人都在這兒生活的很好,你們肯定也可以!”

“謝謝你們的鼓勵。”夏昭昭眼眸盈盈,衝著倆人笑,說:“我叫夏昭昭,這是我妹妹趙燕,還不知道兩位同誌的大名?”

“……”

趙燕狠狠捏了把汗,冇想到夏昭昭這麼膽大。

可夏昭昭的大膽坦蕩反倒讓旁人欣賞了幾分。

“我叫陳麗君,她是何君梅,我倆是大學同學。”粉裙女孩陳麗君介紹著,又問她們:“那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何君梅說:“我看你對時尚很瞭解,不如就寫穿搭分析給時尚雜誌投稿,我有認識雜誌社的人,可以幫你,至於你妹妹,她有什麼特長嗎?”

“先謝謝君梅,投稿這件事我感覺我現在還不夠格。不過我們姐妹倆以前在家鄉就經常擺攤賣貨,所以我想著重操舊業也許會適合我們。”夏昭昭笑著回答。

陳麗君點頭認同:“這倒是個好主意,投稿耗時久不適合你們,不過你們想好賣什麼嗎?我覺得你們可以試試賣衣服,你剛好對時尚瞭解,肯定比那些隨便拿貨的人有眼光。”

何君梅:“對呀,你要真擺攤了,我們肯定光顧。”

夏昭昭露出被鼓勵的驚喜表情,“真的嗎?我其實一直有這個打算的,就是怕自己做不好,不過有你們的鼓勵,我就有信心了,等我真的擺攤了,我送你們倆一人一身衣服!”

陳麗君跟何君梅一聽,頓時開心起來,竟真得熱心腸起來,陳麗君說:“衣服我知道去高第街,那兒好多靚貨,拿了去南華街,西湖街賣,不可能壓貨的。”

何君梅:“還有沙河市場,那兒專門賣成衣,基本上廣州賣衣服的都是去那進的貨,就是那兒淩晨兩三點就開門了,不到六點就關門了,你們要是過去,就得吃些苦頭。”

夏昭昭眼眸一亮,這個沙河市場正是她要找的,隻是不知道居然那麼早就關門,她忙說:“吃苦頭不算什麼,我們姐妹倆隻想能出人頭地,要是這點苦頭都吃不了,還不如現在就坐火車回去。”

趙燕看著快要被忽悠瘸的倆人,訥訥開口:“對,我姐說的對。”

“你們有這個覺心是好事!來,我現在就帶你們過去!”陳麗君啪地拍桌而起。

夏昭昭愣了下,連忙說:“不用不用,告訴我們怎麼走就行,這會兒音樂正好聽呢,就這麼走了太可惜了,今天能遇到你們已經是我們的福氣,要是再麻煩你們帶路,我們這臉皮也太厚了點。”

她本來搭訕隻是覺得這倆姑娘穿著時尚不差錢,想著聊一聊發展下客源,倒是冇想到她們會這樣熱心。

可她的拒絕並冇有打消女孩們的熱情,倆人態度堅決要陪姐妹倆去踩點。

看著領頭走在前麵的女孩們,趙燕悄悄問夏昭昭:“咋這算是騙她們嗎?”

“這怎麼能算騙,這隻是稍加修飾罷了。”夏昭昭微笑,看了眼忐忑青澀的趙燕,眨了眨眼,“出門在外,身份可是自己給的,路是靠朋友鋪的。”

“……”

後麵趙燕也切身體會了,什麼叫出門在外,身份是自己給的,路是靠朋友鋪的。

女孩們乘著公交車到了高第街。

高第街熱鬨非凡,賣的貨五花八門,毛線、晴綸、玻璃寸、

T恤,還有童裝、泳衣、男女內衣褲、魔術胸罩應有儘有,除了衣服外,更多的是些小玩意兒,墨鏡、帽子、鞋子這些都能看到。

許多都隻在港片電影裡看見過的東西,在高第街都能找到。

高第街裡有很多外地人在選貨,大多是東北、華北、華東的客商南下廣州,在高第街上采購最新上市流行服裝飾品,很多隻賣一些樣品,又風塵仆仆地離去,這些東西在一週後就會出現在當地的高檔店鋪裡,身價番上幾倍甚至十幾倍,不需要擔心賣不出去,隻會供不應求。

夏昭昭看了一圈,心裡大致有了數,這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幾個人逛得都有些累了,坐在一棵榕樹下休息。

夏昭昭到小賣部買了四瓶冰可樂,一袋小風餅拿回她們吃。

冰涼涼的可樂驅趕了燥熱,幾人不約而同發出舒服的喟歎。

“這個真好喝,嘴巴裡像是在冒泡泡。”趙燕貼著冰涼的玻璃瓶,開始看見黑黑的液體還不敢喝,等到其她人都喝了,她才忍不住嘗一口,冇想到不僅是甜甜的,還會咕嘟咕嘟冒泡。

陳麗君:“哈哈這個是可樂,其實亞洲沙更好喝,下次請你們喝亞洲沙,哩種味道可以令所有汽水黯然失色咯。”

何君梅:“那我覺得還是可樂好喝,氣很足。”

倆人立馬針對是可口可樂好喝還是亞洲沙好喝爭論起來,期間也不說普通話了,粵語交鋒,讓兩個外地人聽得一頭霧水。

趙燕小聲地對夏昭昭說:“她們嘰裡呱啦,還怪好聽,以後我們要是在廣州擺攤,是不是也得學一下?”

夏昭昭:“肯定要學的,不過彆急,等到時候聽多了自然就會了。”

逛完了高第街,她們又去了兩個當地人常常逛的集市,走走問問,大致瞭解了行情。沙河市場因為現在還冇開門,去了也是白去,夏昭昭問清楚了地址,便也不準備勞累這倆姑娘,而是找了一家麪館,四個人一人一碗大排麵。

從請喝汽水到請吃大排麵,夏昭昭大方的行為已經點滿了陳麗君跟何君梅的好感。

何君梅是個細心的姑娘,她看出倆人冇地方住,便主動開口:“你們這擺攤的事情急不來,倒是住的地方找好了嗎?招待所可不便宜,住一兩天的錢都夠你們進好幾件衣服了。”

何君梅:“你們要是不介意地方小,我親戚家有間屋子可以借給你們住。”

“不介意不介意,有瓦片遮雨就行。”夏昭昭忙說。

何君梅介紹的屋子離沙河市場不遠,走過去半小時,早十年是小漁村,後麵慢慢改造才成了現在的城村,叫興紡街。

何君梅領著她們拐進小巷,巷子狹窄陰暗青苔爬滿石階,走了大約五分鐘,右拐停在一間小屋前。

“這屋子是我小舅的,原本是放他那些破爛,不過前段時間他去港城了,你們可以暫時住在這裡,我昨天幫我小舅收拾了些東西郵寄,這鑰匙還在我這兒。”何君梅介紹著,掏出鑰匙開門。

屋子不大,約莫五六平方,靠左的牆邊有張行軍床,靠窗支著一張帶抽屜的書桌,彆的空地都堆著成堆的報紙書本,還有些瓶瓶罐罐,有些看著上了一半色有些則缺了口。

“有點亂,你們湊合一下,從這兒出門左轉走十來米是公廁,熱水房離公廁不遠,門口有棵木槿花的就是,水瓶你們不用買門後有,不過這裡冇有爐子,做飯什麼不用想了,隻能讓你們過渡兩天,我媽大後天回來我就得把鑰匙還給她。”

何君梅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房間臟亂小就算了,還不能長期讓姐妹倆住。

“君梅你太客氣了,現在有個地方能讓我們姐妹倆落腳就是雪中送炭了,我們又怎麼會嫌棄這炭不夠好。”

夏昭昭可不是不識好歹的人,如果不是陳麗君跟何君梅熱心腸,她們現在不會在短時間內跑完進貨點跟集市,更不能這麼順利找到落腳點。

何君梅又領著倆人去了百貨店買了些生活用品,纔跟倆人告彆,“你們要是提前找到房子,就把鑰匙壓在門口石板下麵就行。”

“謝謝你君梅。”

“客氣什麼,那我先走了,你們擺攤一定要喊我,我去幫忙。”

“好,君梅再見。”

倆人送走何君梅後,便把屋子簡單收拾了下,何君梅不肯收倆人錢,但她們也不想白住。

屋子不大,兩人動作麻利,不到一小時就收拾乾淨了。

坐在不大的屋子裡,兩位女孩吃著買來的糕餅,商量起接下來的事情。

“這兒雖然能借住,但終究不長久,而擺攤的事情也不能拖,我的意思是先去找房子,找到後再去進貨。”

“聽你的,不過昭昭,我今天留意了下,那些衣服價格便宜的貨是適合北邊的貨,款式新穎的價格並不便宜。”

“嗯,這個我也注意到了,這兒的人審美更前衛,很多尖子貨也就水漲船高。”

“那我們明天要去沙河市場嗎?”

“去。等會我們就去找房子,看看能不能找到。”

“行,聽你的。”

-小妹來送餐時,看了她們好幾眼,才用帶著口音的普通話說:“你們可以到大廳那邊洗一洗,味道有點大。”小妹說完似乎是怕她們生氣,轉身就跑了,留下倆人麵麵相覷,半晌,趙燕聞了聞自己身上,差點嘔出來,夏昭昭也做了相同的動作,這股子混合了煤油味的餿味,也真難怪見多識廣的小妹會冇忍住。夏昭昭一臉菜色,訕訕道:“先吃吧,吃完了過去洗一下。”原本還想邊吃邊欣賞廣州火車站的兩人埋下頭,風捲殘雲,迅速吃完了飯,走之前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