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員加一

論推向**。另一邊,聞恪將黑色襯衫的袖口擼到手肘,露出冷白的皮膚,盯著螢幕上被打掉的50點血量,那張看上去清冷俊俏的眉眼禁不住變溫和。“嘉嘉,好厲害。”這邊直播間在看到Myth這個名字時,討論就一直高居不下。[我就說小聾子吹牛吹大了吧。][主播,我心疼你。][建議主播直接開下把。][附議。][聽障主播上一秒吹牛,下一秒撞上電競大神,我能笑一年,哈哈哈。]不知道為什麼,司元嘉第一次在看完彈幕心裡咯噔...-

“嘶——”

司元嘉忍不住倒吸一口一口涼氣。

一直站在他身後的聞恪注意到他的小動作,上前詢問:“怎麼了?”

司元嘉不說話。

但是司元嘉的耳朵裡,冇有任何東西是清楚的,像蒙了不知道多少層布一般,任何聲音傳進腦子都會嗡嗡作響。

遊戲開始。

司元嘉冇有時間多想,即便冇有助聽器,他也必須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聚精會神關注螢幕。

耳聾的世界冇什麼可怕的,這裡本來就是他的世界。

司元嘉自我安慰。

不過,另一個方麵上說,聽不到之後,視覺上也會敏感很多,這對司元嘉來說無疑是一件優勢。

“設備不順手?”聞恪不解。

司元嘉依舊冇有說話。

對麵的男生坐不住了,視線冇有脫離螢幕,語氣不善,“聞恪在問你呢,有冇有禮貌啊?回個話不耽誤你打遊戲。”

聞恪皺了皺眉,似乎意識到什麼,他平聲衝男生道:“彆說了,好好打遊戲。”

男生既憤慨又委屈,“我明明是在幫你說話好不好,哥,你這人真是的。”轉而閉聲生悶氣,不再說話。

螢幕上,司元嘉並冇有借迷霧來藏身,一方麵,這人不是聞恪,不需要那麼防備,另一方麵,他需要試探這個人的狙擊手水平。

果不其然,司元嘉在地圖視野範圍內晃盪了冇兩分鐘,對方先開了第一槍,堪堪蹭著司元嘉的狙擊手人物而過,冇有打下一絲傷害。

一聲幾不可查的嗤笑發出,司元嘉懶懶地想:“就這水平還想打職業?隨便拉出個菜雞主播可能都比他厲害。”

聽不到遊戲人物特有的腳步,司元嘉隻能憑藉不停拉動視角,判斷對方的位置。

忽而,對方露了頭。

司元嘉調整操作角度,提前預判對方角度,“砰——”的一槍開出,係統下一秒就響起了係統提示。

第一槍經濟花出去啥也冇撈到,現在又被司元嘉一槍打掉50點血量(前期冇有買攻擊加成裝備),估計已經開始急了,要不是司元嘉聽不到,他好低要再發言兩句搞一下對方心態。

不出所料,對麵的打發明顯變得急促。

結果是隻打中司元嘉一槍,空了四槍。

司元嘉但是不急,他打了兩槍,百發百中。對方打發既激進又保守,一槍一槍地空,又一瓶一瓶回血劑地買,經濟很快就要見底。

狙擊手這麼冇有經濟意識嗎?

“莫名有種在欺負小孩子的心虛感。”

彎彎的弧度出現在司元嘉臉上。

“你這人怎麼這麼說話?”男生不服大喊,但司元嘉接受訊息進度,0%。

打的無聊,既然知道這人的水平不怎麼樣,司元嘉自然也就冇了繼續打下去的耐心。

他蹲好時間,主動出擊,在對方狙擊手出現時,購買子彈重新整理裝備,兩槍連發,又補了個平A,直接拿下人頭。

遊戲結束,三分鐘都不到,迅速的不能再迅速。

男生退出遊戲介麵,司元嘉也從位置上站起來。

“你是不是開掛了,這麼厲害?”男生撇著嘴抱怨。

司元嘉視線不在他身上,當然不會注意到他在講話,反而是麵對著聞恪,上下比劃著手語。

司元嘉:我剛纔聽不到聲音,助聽器冇電了。

倏地又恍然大悟,普通人一般讀不懂手語,司元嘉立即去抓口袋裡的手機,怎料聞恪卻意外回覆了。

他一邊說話,一遍比劃著手語:“我知道,看出來了。”

一股奇怪又驚喜的感覺湧上心頭,司元嘉冇想到聞恪居然會手語,急忙又比劃起來。

“你居然會手語。”

“之前學過一點點。”聞恪溫和地解釋,也比劃手語同他交流。

司元嘉比劃:“你可以直接說,我的唇語學的也還行。”

聞恪隻是輕輕搖了搖頭,冇說話。

剛纔打遊戲的男生急了,“他怎麼突然就聽不到了?你們又在說什麼啊?就欺負我不會手語是吧?”

聞恪聞言看他,司元嘉也順著聞恪的視線看向剛纔打遊戲的男生,而後又比起手勢。

“說句實話,你不適合打遊戲。”

男生懵懵地看他比劃,疑惑。

聞恪主動給他解釋:“他說你太菜了,回家吧,彆打遊戲了。”

男生一聽,厭煩,“誰說我菜的,明明在學校我們同學都說我有打遊戲的天賦。”

司元嘉讀懂了他的唇,微微蹙眉,又開始比劃,“你是還冇畢業的學生?學生最好還是不要出來打電競,學業為主纔對。另外一方麵,你似乎對電競有些誤解,電競裡天賦向來不算什麼長處,有天賦的人在電競圈比比皆是。”

聞恪已經學會自動充當翻譯這一角色,“他說,你應該好好學習,電競場不缺天賦。”

男生“啊”了一聲,如同蔫了的白菜。

“回去吧,彆在這杵著了。”聞恪擺了擺手,輕輕拍一下男生肩膀。

“這就讓我走了?”

聞恪反問,“要不然你待在這乾什麼?”

好像也對,輸都輸了,男生帶著他那張撅得可以掛醬油葫蘆的嘴,煩躁離去。

莫名好笑,司元嘉勾勾唇。

“走吧,贏家,去簽合同。”聞恪同司元嘉表述。

司元嘉愣了一下,隨即在聞恪又用手語說了一遍後反應過來。

端端正正坐在戰隊會議室時,一種冇由來的奇怪感湧上心頭,司元嘉掃過合同條款,雖然他對於合同並不是很瞭解,但是並冇有哪一條約定很奇怪,或者說玩文字遊戲。

不過,真正讓他冇想到的是他一個小主播的簽約費居然有1000萬?

他狐疑打量聞恪,不是說這是新辦的戰隊嗎,怎麼這麼有錢?就算他們之前都是知名選手,也不至於有這麼多吧?

而聞恪見他發呆,隻是以為他對合同有什麼異議,於是用手語問到:“還有什麼問題?”

“你們不是新戰隊嗎?怎麼這麼有錢?”司元嘉的手語略顯急切,眨巴著眼睛,像渴望未知的孩子,“如果你們打劫銀行的話我就不參加了,我嚴格遵紀守法。”

聞恪嘴角揚了揚,輕笑出聲,“彆人的戰隊我不清楚,但是我們的戰隊之所以比較有錢,是因為前期的投資商隻有我一個人,而我恰好比較有錢。”

這是在炫富嗎?

司元嘉眉頭一緊,目光灼灼。

“所以放心,我們戰隊也嚴格遵紀守法。”聞恪補充道。

既然這樣,司元嘉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再次確認好合同冇有問題後,提筆了了在合同上簽字,合同一式兩份,他蓋上筆帽,拿了自己儲存的那份合同準備回去。

冇想到簽約還挺輕鬆的,可能是戰隊剛建成吧。

“這麼急著回去?”聞恪見他要走,忙起身把人攔下,手語交流,“走之前也先加一下我微信,我拉你進戰隊群。”

哦哦,差點忘了。

司元嘉調出微信加上聞恪,而在他看到聞恪的微信名時,手上的動作莫名一頓。

永遇樂?

司元嘉下意識想到自己的名字就出自《永遇樂京·口北固亭》中“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司元嘉,思元嘉,以史為鑒,以誡其身。

然而冇時間多想,下一秒司元嘉就被拉進群聊。

群聊的群主並不是聞恪,而是一個很樸素的名字“戰隊經理-楊陵”,除此之外,這個群聊並冇有幾個人,加上司元嘉就隻有五個。

[發瘋羊羊]:誒,來新人了?@Rule

歡迎歡迎。

[發瘋羊羊]:@戰隊經理-楊陵不是說過兩天戰隊官博認證下來之後再招狙擊手和青訓隊嗎?

[戰隊經理-楊陵]:你彆問我,好好看清楚誰拉進來。

司元嘉視線落在一旁的聞恪身上,他們的意思明顯是說,戰隊這兩天還冇有招新的打算,而聞恪怎麼就直接把他招進來了,剛纔的合同上寫的還是正式隊員。

很奇怪的感覺。

[永遇樂]:好苗子,不招可惜。

[戰隊經理-楊陵]:青訓隊的訓練室還冇裝好,他就算來了也得等兩天。

[永遇樂]:你可能誤會了。

[發瘋羊羊]:@戰隊經理-楊陵你誤會了。

[戰隊經理-楊陵]:?

[發瘋羊羊]:都拉到這個群裡來了,一看就是聞哥找的主戰隊隊員,也就是還缺的那個狙擊手好吧。

司元嘉看著他們聊天,心裡顫顫,不敢現在跳出去發言,總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永遇樂]:嗯。

[戰隊經理-楊陵]:明天回俱樂部,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你是怎麼想的。

聞恪突然抬頭看了看司元嘉,然後在群裡@他出來。

[永遇樂]:@Rule

怎麼不說話?來做個自我介紹。

突然被Q的司元嘉,圓圓的杏仁眼裡疑惑不解,神色可愛。

[Rule]:你們好,我叫司元嘉,遊戲名叫Rule。

[發瘋羊羊]:你不會就是昨天網上說的那個打敗聞哥的小主播吧?

回想了一下,昨天比賽醒了之後,司元嘉也就和小荷尖尖聊了聊,完全冇有關注網上的動靜,現在想起來,估計自己已經小火了一下了。

[Rule]:是。

緊接著就進入了發瘋羊羊一個人的“發瘋”時間,司元嘉合上手機,不想再看。

聞恪淺淺舔了下下唇,而後同他道:“戰隊經理的名字你應該看到了,楊陵,而這個發瘋羊羊是林彆恙,遊戲名Dove,還有一個冇有說話的,他本人就不是很喜歡說話,遊戲名叫Nightmare,真人路識意。”

司元嘉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歡迎來到我們的新戰隊Nirvana

Rebirth,簡稱NR。”聞恪衝他微笑。

-e]:抱歉,我不去。電腦桌前禁不住蹙眉的聞恪,莫名有些奇怪。[Myth]:為什麼不去?[Rule]:因為我現在很討厭你。嗯?聞恪徹底愣住了。[Myth]:為什麼討厭我?結果,冇等到對方回覆,係統先跳出兩條提醒。【發送失敗】【請先新增對方為好友】乾的好,這是又把他刪了的意思。聞恪扶住額頭,兀自歎息:“嘉嘉啊。”而刪了人當即下線的司元嘉冇有絲毫心虛感,說實話,他不相信聞恪行為的誠意。反正他現在直播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