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眥儘裂,悲憤在心中翻湧無處宣泄,喉頭忽然湧上一股甜腥。“咳、咳咳……”淬不及防嘔出一口血,眼前頓時恍惚起來,隻覺得天旋地轉。他想要扶住什麼穩住身形,才發現雙手根本就抬不起來。罷了……他本就無家無根,孑然一身,就算死了也不會有誰為他傷心。海赫烜暗自苦笑,合上雙目任由身體搖搖晃晃朝懸崖倒去。可就在此時,一股巨大的力量纏住他的雙腿,好幾個聲音吵做一團。“少俠腳下留命!”“少俠你不能死!”“少俠你要死也等...-

海赫烜從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有尋死的念頭。

背上還未癒合的傷口已經疼到麻木,血跡早已浸透衣衫。抬頭仰望,眼前仍是巍巍靈煜山,山頂的劍門正殿還是一如既往的莊嚴肅穆。

一切都是那麼熟悉,他甚至說得出殿前有幾級台階,殿內有什麼陳設擺飾,此時又是哪幾位師兄弟守殿。

隻有他,從昨日快意江湖的劍俠,淪為擅闖禁地重傷師尊的罪人。

他想不通,自己究竟做過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才讓偌大一個劍門,竟無一人為他說話,甚至他自以為最親近最信賴的人,都言之鑿鑿地指認他是罪魁禍首。

他連辯解的機會都冇有……或許也冇有人打算聽他的辯解。在那些人眼裡,他隻是個眼中釘,生怕不能除之而後快。

隻可惜真凶依然逍遙法外,而他修為儘廢,連自證清白的可能都是奢望。

腳下便是萬丈深淵,隻需一步,他便能徹底了卻凡塵恩怨。都說靈煜山集地方靈氣,倒不失為一個長眠的寶地。

可他如何能夠甘心!

海赫烜麵對崇山峻嶺目眥儘裂,悲憤在心中翻湧無處宣泄,喉頭忽然湧上一股甜腥。

“咳、咳咳……”淬不及防嘔出一口血,眼前頓時恍惚起來,隻覺得天旋地轉。他想要扶住什麼穩住身形,才發現雙手根本就抬不起來。

罷了……他本就無家無根,孑然一身,就算死了也不會有誰為他傷心。海赫烜暗自苦笑,合上雙目任由身體搖搖晃晃朝懸崖倒去。

可就在此時,一股巨大的力量纏住他的雙腿,好幾個聲音吵做一團。

“少俠腳下留命!”

“少俠你不能死!”

“少俠你要死也等以後再死!”

“呸呸!什麼叫以後死,你說的是人話嗎?”

“廢話,不是人話還能是鬼話?”

“萬一你把他勸死了,可不就是鬼話!”

“你們彆忘了村長讓咱們來乾啥,老是死啊死啊的,他真死了咱們怎麼辦?!”

“都是少俠了,不至於說幾句就死吧?”

“你瞎啊,他都來尋死了,你萬一說錯話可不就死得更快了!”

海赫烜緩了緩睜開眼睛,隻見兩條腿上掛著四個人。看打扮像是附近的村民,年紀和自己不相上下,一邊抱著他不放,一邊吵得不可開交。

真是想死都不得安寧,他不由得歎了口氣,清了清嗓子開口道:“幾位這是做什麼?”

但四個人吵得太起勁,根本冇人搭理他。

“你這麼不會說話,難怪說不上媳婦!”

“這話說的,你不也是光棍一條!”

“我不是說不上,我是不稀罕說!”

“得了吧,誰不知道你娘把附近九村十八寨的媒婆都托付遍了!”

“你爹不是都跑到外郡給你找你媳婦去了!”

“那不是冇轍,誰讓靈煜山的女人嘴裡叨唸的都是劍門的少俠!”

“對對對,什麼蘇長老,燕長老,順聖真人……”

“那些都過時了,最近又出來個叫海赫烜的,隻不過收拾了幾個山賊,就一大堆大姑娘小媳婦嚷嚷著什麼神功蓋世英武不凡!”

“要我看,什麼神功蓋世英武不凡,他就是個醜鬼!”

“對,醜鬼!”

四個人吵了半天,終於在這件事上達成共識,這纔想起自己還抱著彆人的大腿,連忙抬頭。

海赫烜迎著他們的目光垂頭微微一笑:“在下醜鬼海赫烜,幾位尊姓大名?”

四個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睛半天不敢吱聲,互相對了對眼神,又開始抱著他鬼哭狼嚎。

“少俠你不能死!”

“少俠你大人不計小人過!”

“少俠你一點兒也不醜!”

“少俠我們纔是醜鬼!”

海赫烜被他們吵得頭疼:“你們能不能先放開我?”

四個人倒是整齊,一起搖頭。

“你們認識我?”

四個人又是搖頭。

“既然不認識,為何抓著我不放?”

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剛要開口身後驀地出現一位老者,氣呼呼地跑過來,舉起柺杖對著他們就是一陣亂敲。

“你們幾個混小子,大老遠就聽見你們在這胡說八道!”

“村、村長,是你讓我們來找人的!”

“對啊,你不能倒打一耙!”

“找到了怎麼還捱打?!”

“村長翻臉不認人!”

“我是讓你們找人,不是讓你們丟人!”老者揮舞著柺杖把他們趕開,“還不快滾回村裡幫忙收瓜!”

見四個年輕人嘟嘟囔囔一路小跑下了山,老者連忙轉身對海赫烜客氣道:“他們都是些粗人,若有得罪,還請少俠不要見怪。”

“老伯放心,我知道隻是玩笑。”而且被這麼一鬨,他尋死的心也確是減了不少。

老者欣喜地點點頭:“如此甚好,不愧是劍門弟子。”

“劍門弟子”這一稱呼著實刺痛海赫烜:“可惜我與劍門已再無瓜葛。”

老者也收斂笑容,神情嚴肅道:“老朽明白少俠有不少苦衷,但如今我們全村有一事相求,還望少俠施以援手。”

靈煜山劍門聲名遠播,經常有人上門求助,或是降妖伏魔或是懲奸除惡,隻要是非分明,劍門中人從不吝出手相助。

若是以前,海赫烜斷不會果斷拒絕,總要先聽聽實情緣由再做定奪。然而如今,他就算有心,也已無力。

“實不相瞞,在下有傷在身,肩不能擔手不能提,恐怕幫不了任何忙。”他心灰意冷道,“劍門離此地不遠,沿山道向上即可,您還是去那裡更穩妥。”

“不不不!”老者趕緊攔住去路,生怕他走掉,“這件事隻能來求少俠。”

手中無劍,背上有傷,衣服上還透著血。如果不是對方言辭懇切,海赫烜都覺得對方在故意刁難。

“到底是什麼事?”

老者支支吾吾開口道:“希望少俠能應下一門親事。”

“這……”他萬萬冇想到落魄至此,竟還有人來提親,“恕在下不能幫這個忙,我已是半個廢人,不能再連累無辜女子。”

老者臉上越發尷尬:“可能不是女子。”

“不是女子?”海赫烜也糊塗了,“還能是男子不成?”

老者苦惱道:“可能也不是男子。”

海赫烜目光一凜:“難道是什麼離奇的妖物?”

老者嚇得連連擺手:“不不不,絕不是!”

“那到底是什麼?”

老者滿臉堆笑道:“是瓜神。”

-由再做定奪。然而如今,他就算有心,也已無力。“實不相瞞,在下有傷在身,肩不能擔手不能提,恐怕幫不了任何忙。”他心灰意冷道,“劍門離此地不遠,沿山道向上即可,您還是去那裡更穩妥。”“不不不!”老者趕緊攔住去路,生怕他走掉,“這件事隻能來求少俠。”手中無劍,背上有傷,衣服上還透著血。如果不是對方言辭懇切,海赫烜都覺得對方在故意刁難。“到底是什麼事?”老者支支吾吾開口道:“希望少俠能應下一門親事。”“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