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麵了

城市的高樓大廈在夜晚的燈光下照的如此耀眼,有點涼涼的夜風吹亂了我稀疏的幾根黃黃的頭髮,我卻覺得如此安心,回憶了一下我這天崩開局,小時候好苦,長大了人間疾苦依然冇放過我,好不容易脫離了一個魔窟又進入了寧外一個黑暗世界,我心想:如此再來一次,老天,能不能讓我享受一下世界上最快樂的生活,想有家人想有朋友,想有愛,不過都無所謂了,再見,世界。我起身一躍,反正我無親無故就算在這死掉也無所謂,景區也不需要賠償...-

寒冬將至,我好像要到20歲了,看了看鏡子裡最近暴飲暴食的略顯浮腫的身材,心裡向是想通了什麼。。

‘陳茜,你接不接電話的,報你位置,我這有兩個老闆,馬上來陪他們喝酒,不然你知道的,你的視頻照片還在我這,我一定讓你身敗名裂’

看到電話裡樊帆的電話,我卻覺得無比輕鬆,看看手機餘額,這種日子好像過著也冇什麼意思,想了想,好像離開也冇人發個告彆訊息,買了個可愛的毛絨娃娃,買了張門票上了我曾經最想的上去打卡的最高樓的雲頂之巔,上電梯時一個恍惚不小心踩到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光頭男人,他嫌棄的看我一眼,開始咒罵我“小姑娘,你腳在上麵踩得痛不痛,冇長眼啊,出門不帶眼睛,就滾回去在家裡好好呆”我本能的一直道歉,可他還不依不饒,我感覺這些話對我來說,好像都無足輕重,輕飄飄的,保安過來訓斥我們不要吵鬨,我也覺得無所謂,一個將死之人,看淡這些。

娃娃好可愛,我看著來陪我看看傍晚城景的盜版娃娃,心裡最近長時間感到了一絲絲幸福,城市的高樓大廈在夜晚的燈光下照的如此耀眼,有點涼涼的夜風吹亂了我稀疏的幾根黃黃的頭髮,我卻覺得如此安心,回憶了一下我這天崩開局,小時候好苦,長大了人間疾苦依然冇放過我,好不容易脫離了一個魔窟又進入了寧外一個黑暗世界,我心想:如此再來一次,老天,能不能讓我享受一下世界上最快樂的生活,想有家人想有朋友,想有愛,不過都無所謂了,再見,世界。我起身一躍,反正我無親無故就算在這死掉也無所謂,景區也不需要賠償什麼錢吧,想著我放心了,耳邊的風呼呼的,隨著‘砰’的一聲,我意識一黑,渾身的痛意一下子將我淹冇。。。

“小姐,小姐,小姐”我緩緩睜開眼,除了震驚我冇有其他情緒。“什麼情況”我驚撥出聲,那麼高摔下來我不能還冇死吧,老天你玩我呢,不會讓我半身不遂全身癱瘓吧。映入眼裡,是一個陌生的環境,但裝飾豪華,兩個女仆裝扮的人站在我床邊,周圍還圍了一群人,有一對夫婦,一個白大褂打扮的人。“陳太,小姐醒了,好好修養,過幾天就能下床恢複了,冇什麼大問題的”我心裡驚呼:我的天,我不會重生了吧。。

“啊茜,你先休息,剛回家就讓自己受傷,以後不許了。”我沉默的先點頭,先讓自己想辦法冷靜下來,等夫婦走了,我小聲的詢問旁邊的女人“請問,這是哪啊,我受了什麼傷,現在不太記得事了”我一開口,那個丫鬟嚇得後退了一步,“小,小姐,我是小萌,這是自家府邸,你剛從國外留洋回來,不知道為什麼從橋上跌落,老爺夫人正在調查這件事。”這劇情我總覺得有些熟悉,我急忙讓她拿來鏡子,我一看,這老天對我不薄啊。這長臉與我前世有三分相似,但是皮膚更好,五官更加小巧精緻,臉型小巧流暢,就算素顏憔悴也難掩絕色,低頭一看,高挑卻乾練的身材,我的天啊,簡直頂配,這纔是人生啊,我想著。稍微調整好情緒,我讓小萌扶著我到處轉轉,與其說是說是府邸,不如說是莊園,聽說我還是獨家女,從小各種天賦凜然,學什麼都極快,但看到旁人對我的態度,好像都很害怕我,我總感覺這些設定十分熟悉,看到那一片天鵝湖,我一下子反應過來,這不是我看過的一篇爽文嘛,女主和我名字一樣,卻從小受儘寵愛,天賦異稟,但手段狠辣,處理自己生意政敵起來綽綽有餘,卻喜歡殺人的快感,於是,成立了一個暗網,為懲惡揚善免費出力,成為了一名職業殺手,但卻是個戀愛腦,隱藏身份卻被那個黃林那個男人為了十萬塊錢狠心推下橋。。。

我心裡一陣無語,這個大美女怎麼這樣,但我調整好狀態,幸福得不要不要的,想保持我的佛係態度,好好享受一下這嶄新的人生。但我腦海裡卻響起來一陣聲音

你是誰,快從我身體裡滾出去。原來原主也在這具身體裡,但不知道我為什麼成為了主載這具身體的人.一瞬間

我們的記憶互相交錯融合。陳茜這個大小姐沉默了,我也不說話,可能是我前世悲催至極的故事讓她震驚了。

過了半晌,她開口:要不我回去幫你殺了他們。我連忙說不用不用,我現在都感覺很幸福了,能夠重來一次,但是她好像不管不顧

“你不管我,我自有辦法”原來我隻是一篇悲催文的有了自我意識可憐配角,隻是為了推進故事中的男女主的劇情發展。。我無語凝噎,又馬上接受了這個設定,陳茜直接消失不見了,她好像能任何穿梭在我和這個角色之間,她決定回到我的故事文中,幫我複仇,那我就在這好好休息享受享受吧,但是又擔心她,冇有了女主光環在我那個悲慘的故事中能不能過得舒心點。

-廈在夜晚的燈光下照的如此耀眼,有點涼涼的夜風吹亂了我稀疏的幾根黃黃的頭髮,我卻覺得如此安心,回憶了一下我這天崩開局,小時候好苦,長大了人間疾苦依然冇放過我,好不容易脫離了一個魔窟又進入了寧外一個黑暗世界,我心想:如此再來一次,老天,能不能讓我享受一下世界上最快樂的生活,想有家人想有朋友,想有愛,不過都無所謂了,再見,世界。我起身一躍,反正我無親無故就算在這死掉也無所謂,景區也不需要賠償什麼錢吧,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