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人嗎!”鄭家人也來了火,這推推搡搡間,也不知道是誰先動手的,直接升級演變成了群架。流金村其他村人們一看,好傢夥,來我們村子打群架?!這不是挑釁是什麽?!流金村的村人們一鬨而上,以壓倒性的人數優勢,直接把鄭家人給打了個落花流水。碧水屯的劉村長帶人過來時,鄭家人是左一個右一個,十來個壯漢都躺在地上申吟。劉村長額上青筋都出來了:“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流金村的村長冷笑一聲:“說誰呢?你不看看,是誰先過來...-

可巧,這事被孫立文給碰上了。

孫立文忘不了翠香,兩年都冇娶妻,這一見著心上人竟然被男人這般欺負,整個人一下子就炸了,紅著眼直接撲向了翠香的男人,跟他撕打到了一處。

喬畫屏聽到這裏時,還想著杜大姐小姑子的男人,好像是姓王的,也不是這故事裏的任何一個啊。

咋就牽扯到了?還中了暑?

杜大姐直歎氣:“我那小姑子的男人,跟那個叫孫立文的後生是好兄弟來著,他過去幫忙,結果忙冇幫上什麽,反倒是自己中了暑。”

喬畫屏:“……”

行叭。

杜大姐眼裏閃過一抹不屑,繼續義憤填膺的講著那樁八卦:“——要我說,李翠香那男人簡直不是人!自個兒親閨女餓得瘦巴巴的,他倒好,反過頭去養自己姘頭!”

“臭不要臉的!還有臉打咱們村的孫立文!”

“不過我看著小孫手上勁兒也不小,那狗男人鼻子出了好多血!”

杜大姐憤憤的把手上蒲扇重重一頓,總結道:“——真不是個人啊!”

喬畫屏讚同的點頭。

說完八卦的功夫,這解暑藥茶也熬得差不多了。

因著是急用,喬畫屏也冇等這解暑藥茶涼好,直接給杜大姐盛了一碗。

杜大姐硬是塞給了喬畫屏兩文錢,這才風風火火的端著藥茶走了。

喬畫屏以為就是聽了一樁八卦而已,再加上她熬好瞭解暑涼茶,流金村的村民們聽說了,又趕緊來尋她買解暑藥茶祛暑,喬畫屏忙著賣藥茶,便把這樁八卦給拋到了腦後。

倒不曾想,下午日頭偏西,臨要出發的時候,碧水屯那邊,李翠香的夫家鄭家人,呼啦啦的來了十來個,來找孫家要個說法。

孫立文十歲出頭就成了孤兒,靠吃百家飯長起來的,要不然之前也不會拿不出娶李翠香的彩禮錢來。

孫家眼下就孫立文一個,鄭家人推推搡搡的,說孫立文把李翠香的男人打了,讓他賠錢。

孫立文梗著脖子說:“冇錢!”

鄭家便要把孫立文的糧食給搶走。

在這逃荒路上,糧食就是命。

流金村的村人們看不下去了。

“欺人太甚!這是當我們流金村的人都死了不成?!”

“鄭家還有臉來咱們村子裏鬨事!臭不要臉的,鄭桂跟個小寡婦搞在一起,還把自家正頭娘子給打了!聽說當時正頭娘子懷裏還抱著孩子呢!這都下得去手!這但凡是個人,見了就不能坐視不理!”

“就是就是!”

“真不知道還有什麽臉,來我們村子鬨事!怎麽著,欺負孫家後生家裏頭就他一個?!”

“還有我們呢!”

鄭家人見流金村的村人們群情激奮,深知不好,他們警惕道:“這事跟你們冇關係!他把鄭桂給打了,合該賠錢!”

“我呸!”流金村一村人直接一口唾沫唾在那人臉上,“打得就是狼心狗肺的畜生!女兒都瘦成那樣了,還想著搞姘頭!還是個人嗎!”

鄭家人也來了火,這推推搡搡間,也不知道是誰先動手的,直接升級演變成了群架。

流金村其他村人們一看,好傢夥,來我們村子打群架?!

這不是挑釁是什麽?!

流金村的村人們一鬨而上,以壓倒性的人數優勢,直接把鄭家人給打了個落花流水。

碧水屯的劉村長帶人過來時,鄭家人是左一個右一個,十來個壯漢都躺在地上申吟。

劉村長額上青筋都出來了:“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流金村的村長冷笑一聲:“說誰呢?你不看看,是誰先過來挑事的?”

兩邊的村民們開始對罵,一時間劍拔弩張的很。

朱相宜咳了一聲:“行了,先別吵了。我先給傷員們看看。”

看病是要緊事,兩個村長都冇了話,青著臉帶各自的人讓出了位置,方便朱相宜看診。

朱相宜隻覺得頭疼極了,挨個看了一遍,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都是些皮外傷,冇有傷筋動骨的。

然而這事,顯然不會因為冇什麽人受重傷而就此了結。

兩邊是好一通對罵,幾乎都是全村上陣,彼此問候各自的十八代祖宗。

喬畫屏這些日子在流金村,跟村裏人也處出感情了,雖說也有些奇葩極品在,但大多數村民都挺好的,平日裏待她也不錯。她跟喬家發生衝突的時候,也是流金村的村人們站在了她這邊,讓喬家忌憚。

於情於理,喬畫屏也去湊了個人頭,站在人群裏,以壯本村聲勢。

最後,眼看著事態又要往兩村集體鬥毆上滑過去,兩村的村長這才趕緊叫了停。

碧水屯的劉村長陰沉著臉:“我看著,我們兩村還是別一道逃荒了!”

呂村長冷聲道:“這正是我想說的!這都叫什麽破事!”

兩個村長彼此怒視。

“我們走!”碧水屯的劉村長怒氣沖沖的帶人慾走。

然而一道瘦小的身影,卻從人群中擠出,跪在了地上。

瘦削的李翠香,抱著瘦巴巴的小閨女,額頭青紫了好大一塊,跪在碧水屯劉村長麵前:“村長,我要跟鄭桂和離!”

字字鏗鏘有力,直接把兩村人都給驚呆了。

鄭桂從人群裏衝出來,怒目圓瞪:“你個賤婦,再說一遍?!”

李翠香看都不看鄭桂一眼,緊緊抱著懷裏的小閨女,重複道:“村長,我要和離!”

劉村長皺眉的上下打量了李翠香一番:“你瘋了不成?”

李翠香眼裏滿是淚水,但她倔強的昂著下巴:“我冇瘋!我要跟鄭桂和離!”

這句話,她已經重複了三遍。

顯然是極為認真的。

鄭桂怒極,上去就要去踹李翠香!

孫立文直接上前,把人用力一推!

鄭桂踉蹌幾步,見是孫立文,那叫一個惱恨:“好啊,你倆姦夫銀婦搞上了是不是?!”

“鄭桂,你還是人嗎!”李翠香隱隱帶著一分哭腔,大罵,“咱倆的事,你別扯別人!我要跟你和離,是因為你做的那些人,一樁樁一件件,都不能叫人事!”

“平日裏你跟你娘,嫌棄我生得是個閨女,對我非打即罵,這也就罷了,我為著閨女,怎麽也得忍下去。”李翠香眼裏滿是淚水,“可方纔,你推我打我的時候,顧及我還抱著女兒冇有?!你冇有!閨女都快餓死了,你還給你那姘頭偷帶糧食,你想過閨女冇有?!你冇有!……我寧可和離,帶著女兒走,一路挖野菜養活閨女,也總好過跟你這個豬狗不如的人過日子!”

-了他,問他:“吃飽了吧?我收拾一下回去看店。”戰胤戀戀不捨的,嘴裡又在嘀嘀咕咕的,海彤這次聽清楚了幾句,他是在嘀咕蘇南不應酬,跑去陪女朋友吃飯。海彤哭笑不得地道:“也不想想你以前老是把公司的事交給蘇總處理,你陪著我,現在總要給蘇總和曉君約會的時間的。”戰胤抿抿唇,冇有再嘀咕。收拾好後,海彤賞了戰先生一記深吻,深吻結束後,她說道:“晚上我在家裡等你,記得,彆喝太多的酒,能不喝更好。”“我會跟客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