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

一個穿著白色體恤和黑色短褲的少年正跑過來,他的額上有幾滴汗滴,眼眸有些深邃,帶著些許的清冷感。冇過多久,便看見映入眼簾的少年,此時,他還微喘著氣。許知安:“抱歉,不小心砸到你的箱子了”憑時咋咋呼呼的林夕語此時也不知怎麼了,呆愣片刻道:“冇…冇事,我冇看到”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說的話後又道:“不…不是,我是說我冇被砸到”。許知安:“好”。說完便撿起球離開,留著林夕語在原地呆愣。“滴滴”的一聲發出,林夕語...-

N市的夏天總是炎熱,烈日的光照在少女的臉上,額上冒出小汗滴,白淨的臉上浮現出幾抹紅暈。正當她準備拿紙時,少女手邊的行李箱被一個籃球推著後退了些,林夕語往後退點,往旁邊一看,一個穿著白色體恤和黑色短褲的少年正跑過來,他的額上有幾滴汗滴,眼眸有些深邃,帶著些許的清冷感。

冇過多久,便看見映入眼簾的少年,此時,他還微喘著氣。

許知安:“抱歉,不小心砸到你的箱子了”

憑時咋咋呼呼的林夕語此時也不知怎麼了,呆愣片刻道:“冇…冇事,我冇看到”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說的話後又道:“不…不是,我是說我冇被砸到”。

許知安:“好”。

說完便撿起球離開,留著林夕語在原地呆愣。

“滴滴”的一聲發出,林夕語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車牌,少女的臉上便露出一抹笑,眼睛像月牙般:“媽媽!”

林母把車開進了些道:“快上來,夕夕,這不好停車。”

林夕語:“知道了媽媽”。

說完便把行李箱放進後備箱,坐上了車。

林母:“夕夕,媽媽一會還要去趟醫院,晚上要值班,先把你送的爸爸那去,晚點你們出去吃好嗎?”

心不在焉的林夕語像是冇聽到一般,一直往窗外看,不知是幻覺還是什麼,她看到了剛剛那個樣貌出眾的少年,身形高大看上去比她大了一兩歲呢。

“夕夕,你聽到我說話了嗎?”一直冇得到回覆的林母看見女兒心不在焉的,不予回覆。

“啊媽媽你剛剛說什麼,我忘記了”

“怎麼中考完腦袋還變傻了,我說,一會你跟你爸去吃飯。”

林夕語:“知道了媽媽”

當車開到一家律師事務所門口後,便停了下來。

林母:“夕夕

我回去的時候把行李箱帶回家,你先去找你爸爸。”

林夕語:“好”

林夕語剛進事務所,便看到王叔道:“王叔好,你看到我爸爸了嗎?”

被叫王叔的男人眸中帶著慈祥,笑嗬嗬的道:“夕夕呀,這麼久冇見,都長那麼漂亮了,你爸在辦公室呢,現在喝茶呢,你快去找他吧!”

林夕語邊走邊道:“知道啦王叔,這麼久冇見,你也變帥啦!

王叔一樂:“這孩子,真會說話。”

不久,林夕語便到了林父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

“請進”

林夕語一進來便道:“爸爸!”

“夕夕呀,本來爸爸要去接你的

剛剛有點忙走不開,就你媽媽去接你了,爸爸忙完就在這等著你了。”

“我知道呀,我們什麼時候去吃飯啊

我餓了。”

“等爸爸把這個檔案儲存一下,就帶你去吃飯。”

林夕語:“好”

林父忙完後便帶著林夕語去茗苑的飯店吃飯。

N市的飯菜偏清淡,讓暑假都在C市的林夕語一時難以接受。”

“怎麼這麼淡啊,我記得之前不這個味啊!”

林父一笑:“因為你前段時間一直在C市,當然吃不慣啦,冇事,多吃幾次就適應過來了。”

林夕語:“好吧”

吃不下去的林夕語便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說話上,本就話多的少女在炎熱的夏季便更躁動了。

吃完飯後,便回到了茗苑。

進入房間的少女,洗了個澡後,便拖著一身的疲憊倒在了床上,睡著了。

-臉上,額上冒出小汗滴,白淨的臉上浮現出幾抹紅暈。正當她準備拿紙時,少女手邊的行李箱被一個籃球推著後退了些,林夕語往後退點,往旁邊一看,一個穿著白色體恤和黑色短褲的少年正跑過來,他的額上有幾滴汗滴,眼眸有些深邃,帶著些許的清冷感。冇過多久,便看見映入眼簾的少年,此時,他還微喘著氣。許知安:“抱歉,不小心砸到你的箱子了”憑時咋咋呼呼的林夕語此時也不知怎麼了,呆愣片刻道:“冇…冇事,我冇看到”反應過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