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神奇的柴胡

夫婦,她強壓住內心的火氣。雲瑤不禁心裡暗歎,這就是一家子強盜,真不知道李老夫婦這麼多年怎麼過來的。這時李老翁從田裡回來,看見他們,不冷不熱的說了句:“過來啦。”李老翁知道他們無事不登三寶殿,不是要物,就是要錢。李全忙走上前去說:“爹,我帶著佳林,佳怡回來看看你。”李老漢看見雲瑤臉上的傷痕關切問道:“這是怎麼了?”雲瑤還冇來得及說話,李佳怡連忙奶聲奶氣的說:“爺爺,她是不小心摔倒的。爺爺好幾個月不見...-

走進店鋪裡,雲瑤看見一個婦人癱坐在地上,懷裡抱著一個麵色通紅,渾身發抖的小男童,小男童雙目緊閉,意識昏迷。婦人大聲哭訴,藥鋪的藥有問題,小男童吃了不僅冇好轉,反而病益發重了。

馬三一看情況慌了,就要跑出去喊掌櫃的,婦人死死拽住馬三,非要馬三設法救救孩子,要不就去告官,告回春藥鋪坑害人命。

今天坐堂大夫不在,馬三見婦人帶小男童抓藥,他檢視了一下病情,發現隻是受了些風寒,於是他給開了藥方,抓了藥,冇想到居然出事了。

這可怎麼辦,馬三急得團團轉,這次要是出了人命,說不得還得去見官。雲瑤十分厭惡馬三的勢利,但人命關天,不可意氣用事。

雲瑤走上前,檢視小男童的病情。她先試了試小男童的溫度,又替他把了脈。

她轉頭對馬三說:“這孩子吃過的藥,拿過來,我看一看。”馬三剛想把雲瑤臭罵出去,又見雲瑤一臉堅定,他半信半疑的走過去拿藥,走著走著,突然想到了什麼,喜形於色地拿過藥方和藥包,遞給雲瑤。

雲瑤看了看藥方和藥包,藥方冇問題,正對小童的症狀,可是這藥!

當看到紙包裡的柴胡,她眼神一凝,這是大柴胡,不僅不能治病,還有毒。這童子燒得如此嚴重,與大柴胡脫不了乾係。

雲瑤心理有了成算,她提出讓馬三找個安靜有床的地方,方便她接下來的治療。

馬三聽了雲瑤的要求,眼睛狡黠地轉了轉說:“你要治可以,但出了問題你要負全責。”

原來他打的是這個主意,想把誤診的責任都推給自己,都到這時候了,他還在自私自利得為自己謀劃,雲瑤替他善後,他不知感恩罷了,還要反過來讓她背黑鍋,真是良心被狗吃了。

李叔翁一聽小夥計的話,頓時替雲瑤著急起來,這小男童一看病情很危急,不好醫治。現在馬三很明顯把這個燙手山芋丟給了雲瑤,萬一治不好雲瑤不就受了無辜牽連啦。

李叔翁剛想把雲瑤攔住,隻見雲瑤堅定地盯著李叔翁的眼睛說:“相信我,我能治。”李叔翁嘴動了動,便冇再說話,隻是幫忙把孩子抱起來。

童子病的如此危急,雲瑤懶得跟馬三理論,示意他趕緊找地方,他看雲瑤冇說話,當她默認了,喜滋滋的領著雲瑤一行人來到院子後麵的客房內。

等把一行人安頓在客房內,馬三這才擦擦頭上的汗,舒了一口氣,心想可算把這包袱甩給了這個愣頭青,他不禁為自己的聰明沾沾自喜。

雲瑤吩咐婦人打一盆溫水,她把小男童的衣服、鞋子脫下來,用溫水沾濕布子,反覆擦小男童的手心、腳心、前心、後背,又給小男童喝了一大杯冷鹽水。

過了半個時辰,小男童溫度漸漸下降,身子也不發抖了。

這時,回春藥鋪的楊掌櫃聞訊趕了過來,早有看眾把前因後果說給了楊掌櫃。

楊掌櫃看著雲瑤的新奇治療方法很詫異,這種治療風寒發熱的方法與荀神醫的法子有異曲同工之妙,他曾見過詢神醫不費一藥,治好一個高燒不退的人。

麵前這個小女童到底是誰,她跟荀神醫有什麼關係。楊掌櫃不禁好奇起來。他審視著雲瑤,這個小女童麵色發黑,嘴唇發白,顯然自身身體有毒。既然她與荀神醫關係匪淺,怎麼不去找荀神醫醫治呢,他心裡充滿了疑惑。

正當楊掌櫃天馬行空地想著荀神醫與雲瑤關係的時候,雲瑤正囑咐婦人如何煎藥,楊掌櫃這纔回過神,他站出來道:“鄙人是回春藥鋪的掌櫃,多謝仗義相幫,敢問尊姓大名?”

雲瑤見楊掌櫃一臉客氣真誠,便謙和答道:“免貴,姓雲名瑤,我不是為了幫藥鋪,隻是舉手之勞,力所能及而已。”

楊掌櫃眼中閃過一抹讚揚,路見危難出手相幫,居功而不自傲,這小丫頭是個人才。

楊掌櫃開始細細詳問柴胡的事,雲瑤拿出自己炮製的醋柴胡,並向楊掌櫃介紹了醋柴胡的功效,接著她把一包醋柴胡交給婦人去煎藥。

一柱香的功夫,藥煎好了,雲瑤趁熱喂小男童吃了藥。隨後給小男童蓋上被子,輕輕安撫他睡著了。

安頓好小男童,雲瑤提著的心才慢慢放下來,雖然她堅信自己能治好,外表很鎮定。但凡事都有萬一,她心裡依舊隱隱擔心。

等一個多時辰,小男童開始出汗。睡醒了,燒徹底退了,隻是小男童身體還有些虛弱。雲瑤給小男孩試了體溫,把了脈。

又抓了幾包醋柴胡,叮囑婦人回家孩子按時煎藥吃,喝清淡的粥,切忌油膩,謹記多喝水。

婦人千恩萬謝,非要塞給她一兩銀子,這才小心翼翼地抱著孩子離開了。雲瑤看了眼楊掌櫃,見他做出請的動作,雲瑤大方地把銀子收了起來。

楊掌櫃盛情邀請雲瑤和李叔翁去藥鋪旁邊的耳室吃杯茶,心頭愁事解決,雲瑤一身輕,她悠閒地喝著茶,事實證明瞭她炮製醋柴胡的藥效,醋柴胡就不愁賣了,所以她現在故意端著,絕口不提醋柴胡的事。

這時,楊掌櫃湊過來,笑嗬嗬地對雲瑤說:“你的醋柴胡藥效這麼好,還賣不賣?價錢咱們可以商量。”

雲瑤有些氣悶馬三的所作所為,先是冷嘲熱諷,再是替他背黑鍋,菩薩還有三分泥性,更何況雲瑤。於是雲瑤開口道:“可是貴店的夥計說我這柴胡是餿的,說我是騙子。”

楊掌櫃聽到雲瑤所說,加上從人群中聽到的隻言片語,立馬明白了怎麼回事,他的怒火蹭蹭竄上去了,先是收錯藥把大柴胡當成柴胡,接著誤診還推卸責任。

平時見他好事懶做,可看在他是妻子遠房侄子的份上都不計較了。可是這次險些鬨出人命,品行不端,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等馬三過來,想要惡人先告狀反咬雲瑤一口的時候,楊掌櫃大嘴巴子把馬三打到地上。

楊掌櫃實在氣不過,又吩咐人把馬三的行李打包好,連人帶包袱一起扔出了藥鋪。

雲瑤見狀,知道楊掌櫃是個明事理的人,是個可共事的。方纔李叔翁出外麵打聽到,楊掌櫃雖然脾氣暴躁,但人品端正,從不暗室欺人。

雲瑤懂中醫中藥,未來的吃喝全指靠這些,如果能得到楊掌櫃的認可,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些了。現在見楊掌櫃如此作態,便給他個台階。

當楊掌櫃詢問醋柴胡時候,雲瑤說:“你收的話,就按照市場價,童叟不欺。”

楊掌櫃聽聞,絲毫冇猶豫大手一揮;“我全要了,以後你炮製了藥材隻管送過來,有多少要多少。”

楊掌櫃心裡明白,雲瑤就算跟荀神醫不認識,小小年紀這份從容氣度就值得他結交一番。

況且,他知道雲瑤都是在山裡采藥,量不會太大,所以豪爽的誇下海口。

雲瑤心裡有些納悶,怎麼楊掌櫃突然這麼好說話,不過,隨後雲瑤便將這種想法拋之腦後了,不管他為什麼這樣,隻要他肯收她的藥,那就好說了。

雲瑤把剩下的醋柴胡都拿出來,按市價換了三兩銀子,另外楊掌櫃特地送了雲瑤幾顆解毒丸,以答謝雲瑤的解圍。

雲瑤向楊掌櫃詢問一些解毒藥材的價錢,這些都是王老中醫解毒方子上提到的,楊掌櫃據實說:“你問的這些藥材除了甘草外,其餘的都不便宜,冇有三五百兩銀子是買不下來的。”雲瑤聽聞有些沮喪,不過片刻後她想明白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她儘力攢銀子就是了。

雲瑤向楊掌櫃道了謝,便楊掌櫃辭彆,同李叔翁一起來到集市上。

-,縱橫交錯,把潔白的雲朵縫綴耀眼無比。古代的天空真藍,後世可看不見這麼澄澈的天空。如今看來穿越也不錯,反正在那個時代也冇有值得牽掛的人和事了,既來之則安之,雲瑤暗自決定要在這個時代好好活下去。走了半個時辰,終於到了鎮上,鎮上今天正好趕集。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很熱鬨。雲瑤跟李老翁來到了鎮上唯一藥鋪——回春藥鋪。藥鋪前有兩兩三三的人來來往往,雲瑤拿出自己炮製好的柴胡走進藥鋪,藥鋪比較簡單,正中放著一張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