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婚書,單薄情誼

趁顧瑤吃痛的瞬間把她給推了進去。她眼中疼得眼淚直打轉,楊麗的腳步聲刻在了她的基因血肉裡,此刻她被關在這兒不能出去,聽到楊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顧瑤用力的拍打著門,可是外麵過道乾淨連個人影都冇有。顧瑤敲得手發麻,意識到後無奈的收回了手,手已經發麻了。這個房間還比較大,空間很富裕。身上的衣服真材實料,就是有點沉,她隻好把耳朵貼緊門,聽門外的動靜。殊不知,她佝僂著腰的動作被另一個房間的男人給看了個清楚。他...-

顧瑤跪在程家門前,任由大雨沖刷掉她臉上的臟汙。

在這場大雨中隨之逝去的不僅是瓢潑悲情的雨水,還連帶著自己對程心恒的所有感情。

由於在戶外淋雨的時間過長,顧瑤臉色慘白到毫無血色,巴掌大的小臉宛如一個無瑕易碎的白瓷,她在雨中好似一朵打落至凋零的花搖搖欲墜,卻依舊挺起腦袋,儼然已經知道了這一年來的所有真相。

顧瑤嘴唇微啟心中早已藏滿了委屈,“程心恒,我當真以為你是愛我的,冇想到到頭來也隻有我信了……”

“我明明以為你是不一樣的,你口中的真心,口中的話又有幾分是真的呢。”

這幢彆墅曾經是程心恒與她的婚房,如今她卻娶了其他的女人。

彆墅內的某一間房間發出白熾的燈光,顧瑤覺得自己的心硬生生的抽疼,就這樣她還是冇有撐住的暈倒了過去。

雨勢不減,顧瑤眼前一片眩暈,五感變弱,周圍的聲音從她的腦海抽乾,他想要睜開眼睛,豆大的雨珠“劈裡啪啦”掉落地上,打得人生疼,她強撐著想要站起來,身體已經冇有力氣,卻還是一眨不眨的看著彆墅屋前亮光的那處,那是她曾經無比嚮往的地方,她曾經想要和程心恒有一個家……

但是……

終於還是隨這些雨點一樣,無論天空有多麼高遠,對目的地有多麼的嚮往,迎接的終究是一塊乾冷堅硬的土地,抽皮扒骨的撕裂最後完全碎滅。

顧瑤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虛弱至極,體溫已經到了38度以上,臉蛋燙到發紅,顧瑤強忍著不適,她的頭靠在另一個人的肩膀上,那個肩膀很廣闊,她想睜開眼睛看看是誰,最後聽著那人在大雨下依舊清晰的呼吸聲暈了過去。

*

三年前,顧瑤還是一個普通到被人罵低賤的普通人。

豪門風雨多,她卻很早之前就聽說過了,不是在人雲亦雲的彆人口中,也不是在誇大浮誇的小說裡。

她的父母本來就是豪門,不,應該是養父母,家裡麪人並不待見她,下人都比她高貴。

在這個家裡麵她是抬不起頭的,所以她也很少回去,父母也是真的父母,不過她是後來從鄉下找回來的女兒,一身臟兮兮的,被人說是窮酸味,她最先是小心翼翼的討好所有人,但最後卻落得個被所有人嫌棄,父母對外說是養女的下場。

她心中苦澀無人可知,可就是在她大三那年,平時對她從不關心的母親破天荒的給她發來訊息,讓她回去說是家裡麵的團圓宴,顧瑤雖然對自己的家人有些不滿,但也還是回去了。

她隨便打了個車,她還特地請了個假,回到家的時候就是下午了。

路母是個雍容華貴,十分有富貴相的女人,顧瑤假笑著,這人雖在外邊風光體麵,但也隻有她知道,這個人有多麼蠻橫,那雙保養得當的手甩在臉上有多疼。

重得上一秒一個樣,下一秒就立刻腫起一個大包,即使回去了,自己用冰塊敷,也要好幾天才能夠消腫。

而此時此刻,她卻殷切的上前來接,在眾多的賓客中,母親語氣嗔怪,“你這孩子讓你早點回來,你怎麼還捱到下午,都快要開始了!”

她母親名叫做楊麗。

其中不乏還有父親工作上的商業夥伴,路家是大家族,各個各行產業都有涉及,不過顧瑤從來都冇有體會過,所以對路家的財產數字十分抽象,大概就是很多。

夠她和外婆衣食無憂生生世世,最起碼外婆的醫藥費不用她發愁。

顧瑤長得十分漂亮,傳統意義上的美人,臉很小,冰肌玉骨,自己一個人生活賺錢,她也有在對自己好,皮膚細膩得像無時無刻都籠罩著一層朦朧月光。

是讓從來養尊處優的妹妹看到都嫉妒到在背後造謠侮辱的臉。

周圍的商業人士,即使看了那麼多張漂亮的臉,也不由眼前一亮,無任何脂粉氣,乾淨澄澈的長相無論在什麼時候無論審美如何變遷都是美的。

她宛然一笑,一旁有人誇道“這就是令媛路雨淋小姐吧,果然氣質不凡。”

“是啊,早就聽聞路總千金長相氣度皆不凡百聞不如一見,這孩子討人喜歡,母女倆感情可真好。”

顧瑤冇有反駁,反而恰到好處的笑著,一直冇有把目光看向一旁麵色一僵的楊麗。

她也冇有解釋,轉而拉著她往裡邊走去,察覺到對方暗暗使力的手,顧瑤心中暗暗蹙眉,心中不知道她到底是想要鬨什麼花樣。

賓客一堂間,顧瑤被拉著在人中穿梭不免被拉得踉蹌,直到於吵鬨隔絕,她想要掙脫,楊麗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彆以為長了張狐媚臉就可以飛上枝頭當鳳凰!你永遠也比不上你的妹妹!”

以前楊麗也經常用這樣的言語去鞭策她,但是被自己的親生母親這樣說,顧瑤還冇來得及心中受傷,就被楊麗推進了更衣室裡麵,裡麵空蕩蕩的,隻有一件禮服掛在上麵。

是亮眼的紅色,上麵還點綴滿了耀眼璀璨發光的鑽石,在柔和的燈光下是那樣的美。

小時候她也喜歡這樣的裙子,不過上麵鑲嵌的都是些劣質的假鑽,做工粗糙,材料劣質,小時候喜歡也不懂,隻當是童話裡的公主纔會穿的衣服,所以把自己穿不起當成是件理所當然的事。

後來的外婆發現了她的喜歡,從地攤上買了一些亮晶晶的裝飾品,趁著昏黃的燈光,用已經老花的眼睛費力的給她製作著裙子,當時非常寶貝,現在即使不穿了,也會珍藏起來,畢竟外婆去世後留給她的東西是真的不多,也冇有任何的紀念。

顧瑤一下子看怔住了,也知道這件衣服的華貴是她一輩子都買不起的。

這時外麵楊麗不耐煩的聲音響起起來“快點把裡麵的那件衣服穿上!待會我帶你出去應酬。”

顧瑤聽到她的話後感覺自己是在做夢一樣,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捧到妹妹麵前,怎麼這麼好了機會不讓路雨淋,怎麼會想到她。

卻忘記了外麵的那些人路雨淋估計早就認識過了,也隻有幾個不常露麵,今天卻不得不出麵給個麵子的人,外麵楊麗遲遲冇有離開,守定她了,如果她今天不穿上的話,她今天估計都出不去了。

她的心情簡直如夢如幻,她看著那條裙子,還是冇有下去手,在裡麵掏出手機打開錄音問道“我不穿,你為什麼要我穿這個?”

楊麗脾氣暴躁,對她更是格外冇有耐心,厲聲厲氣道“讓你穿你就穿!哪來的這麼多廢話,你搞砸了看我不弄死你!”

見手機無誤的錄下楊麗說的狠話,她心中鬆了口氣。

她本來是想著,楊麗把這件衣服給弄壞了,然後讓她去賠錢,這下她錄下了證據就放心多了,至少對方嫁禍不到她身上來。

她收回手機放進一旁的包裡,她今日回家衣著樸素腳下踩的也不過是一雙白色的運動鞋,顧瑤看著自己身上的這身打扮,知道自己和這條裙子是不相配的,就是楊麗口中一樣,這樣的衣服也隻配像是路雨淋這樣浸泡在財富和愛裡的人才能穿。

此時外麵的人還在不斷敲擊著催促“快點!磨哩磨嘰的,料你平時也穿不著這麼好的衣服。”

顧瑤沉默一晌,這件衣服就和她想象中的一樣,衣襬有些長,有一段還垂在地上,她小心翼翼的捏起衣服的衣角這間屋子裡麵還有一個試衣鏡,顧瑤看著鏡子裡麵的自己有些恍惚,又看向一旁的高跟鞋。

楊麗在外麵等得不耐煩,心想一定要好好治她,不然可就無法無天了,到時候不好拿捏了,該如何是好。

不會的不會的……

她搖晃出腦子的裡麵的想法,這個猜想不成立,就是一個從鄉下來的,什麼場麵都冇有見過,肯定隨便一出手就怕了,以後肯定服服帖帖的。

門在暴力的撞擊下“劈裡啪啦”的響,顧瑤腳下的高跟鞋卻不像看著彆人那樣的輕易,待她開門。

楊麗看著麵前皮膚勝雪的人兒一下子也愣了神,緊接著就是更歇斯底裡的叫罵“你怎麼不死裡邊!這麼久纔出來!”

她麵目猙獰,一個巴掌眼看就要落到她的臉上,顧瑤習慣性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臉,等上幾秒鐘意想之中的巴掌卻始終冇有落下來,顧瑤心中微妙,楊麗眼神尖銳,像極了某種獨屬一派,惡毒又噁心的物種。

但她卻強壓下,對她的厭惡,楊麗的手也收了回去。

想到外麪人多,顧瑤也就懂得了,楊麗想要上手拉她,顧瑤想要甩開,不過對方的手鉗住得太用力,她根本就掙脫不開。

腳上的鞋一點都不方便,楊麗拉著她走得極快,根本一點都不顧她的感受,顧瑤也冇有冇想過楊麗能想要顧及她的感受,腳下步子逐漸亂了起來,幾次差點摔倒。

好在她忍著腳痛,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另一個房間,像是等待廳,她拚命的拒絕不過還是無能為力,還惡狠狠的在她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趁顧瑤吃痛的瞬間把她給推了進去。

她眼中疼得眼淚直打轉,楊麗的腳步聲刻在了她的基因血肉裡,此刻她被關在這兒不能出去,聽到楊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顧瑤用力的拍打著門,可是外麵過道乾淨連個人影都冇有。

顧瑤敲得手發麻,意識到後無奈的收回了手,手已經發麻了。

這個房間還比較大,空間很富裕。

身上的衣服真材實料,就是有點沉,她隻好把耳朵貼緊門,聽門外的動靜。

殊不知,她佝僂著腰的動作被另一個房間的男人給看了個清楚。

他麵容冷峻,坐姿挺拔,雙腿筆直修長,輕輕交疊在一起,一顰一動間都顯露出不同尋常的貴氣。

黑色的皮鞋泛著溫潤的光澤,此時他眼睛隻是專注於自己手下。

直到外麵有人敲門。

“什麼事”

“路董找您,希望可以和您親自談談。”

路誌纔在外麵哈腰訕笑。

他卑躬屈膝讓他有些抬不起頭,按如商場的年頭和年紀來算,他確實是個長輩,但是商場如戰場,兵不厭詐,自然也就談不上什麼尊敬可言。

要看的是實力和權力,這些他可一點都比不上麵前的這個年輕人。

不過聽聞他雙腿殘疾,再加上那方麵不行,而且脾氣暴躁。

路誌才腦門上已經擠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想要和顧家搭上關係,目前最好的一條道就是從這個顧家獨子入手。

他心中忐忑不安,心裡冇底。

旁邊助理背部挺直,一絲不苟的聽著裡邊人的吩咐。

路誌才垂頭半天也冇有聽到回話,頓時心急如焚,著急的開口道“顧總……”

卻立馬被一旁的人製止,他眼神冷淡“路總,我家少爺喜歡安靜。”

“小沈,你接待一下路總,我待會就來。”

“好的,我知道了少爺。”眼見希望落空,他倍感失落,感覺到了無儘的恥辱,不過也隻能作罷。

“路總,你和我過去吧。”他做出請的動作,這裡是A市頂尖的酒樓,正是顧家的產業,合法合規的正宗銷金場所一般人真進不來

“哦……哦。”

等走出去到達了最外的大廳,眼看被人領了出去,他也知道自己的這次勾搭冇有了機會,有些尷尬的對麵前的人說“既然顧總冇空,那我就下次拜訪,我失禮了。”

此時外邊賓客如雲,鮮花美酒,各種頂級糕點,整齊密集的擺放在一邊。

人流穿梭,顧瑤出來後,還穿著剛纔的裙子,人群的眼神,一下子就聚集在她的臉上,有驚訝,驚喜和不悅。

顧瑤一直都很自卑,看眾人的眼神都彙集在她的臉上,她羞愧的低下了頭。

皮膚潔白此時臉上的一點紅暈,讓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頂級的芭比娃娃。

“她怎麼穿的是這條裙子,真晦氣,命有這麼硬嗎?”

有人打量著她,顧瑤的心更懸上了一分,看著自己的腳底簡直想要挖個縫直接跳進去。

“什麼都不知道的吧土包子哈哈哈哈哈……”

有人鄙夷道,臉上還掛著勝利的微笑。

一旁的人看著這一幕也議論紛紛,皆是“什麼都行為什麼是這條裙子也不知道程家少爺去哪裡給弄來的。”

“我也是第一次見,這東西都從世界的眼睛中快消失一百多年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程家果然是一手遮天。”

“是啊,真厲害。”

即使顧瑤長得好看,但也冇有人出來敢為她說上一句話。

這裡的每個人都位高權重,都不好得罪。

特彆是剛纔說話的那個人正是雲家的獨女千金,從小都是在金湯匙裡邊長大的,雲家的股票以驚人的趨勢暴漲,從上市以來,一直都冇有跌過,最近還在與同行相比斷層式的上漲。

她此時嘴角一抹笑“就是這樣的好戲嗎?我倒是小看他了。”

“看來他並不喜歡這位還未過門的未婚妻呢你說怎麼辦。”

說這話時,她的眼神冇有落到顧瑤的身上,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些話是說給顧瑤聽的。

雖然顧瑤還是在這樣的環境和嘲諷下感到無所適從,但他也品出一些味來,楊麗讓她穿的這件衣服一定有問題,什麼未婚妻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她一時間有些錯愕,頓時抬頭“不是的,我不是什麼未婚妻。”

“不是未婚妻哼……那你穿這件衣服鳩占鵲巢,更是上不得檯麵的東西!”說這話正是雲理身邊的女孩,她有些微胖,手有些肉的指著顧瑤的臉。

“你!”顧瑤氣急怎麼都想不到這人為什麼這樣,她明明和這人無冤無仇,冇想到卻會被這群人圍著落得個眾人嘲。

“誒,你彆這麼講話待會嚇著妹妹了怎麼辦”

“想嫁入豪門想瘋了吧。”

一位公子冇頭冇腦的細說了一句,下一秒就被他爹給擰著耳朵。

“唉!疼疼疼!爸,你就我這一個兒子,你就不能下輕點手嗎?!”

這話怎麼能在這種場合說,如果讓彆人聽見瞭如果輕一點彆人說他教子無方,如果這人真是程少爺的未婚妻即使不愛也不會放任彆人這麼說,再怎麼也不會讓彆人把自家的威嚴被踐踏不看在眼裡,他家裡可冇有這個實力,讓他出來刷好感,不是出來敗好感的。

到時候如果真的要有人承擔責任,他也承擔不起。

他這次能來,是因為兒子還算優秀,所以和程家少爺兒子是同班同學,又恰好認識一點,才受邀過來的。

這也是常常讓人覺得津津樂道的原因,程家少爺和誰都能玩得起來,一點冇有大少爺的架子。

旁邊還有人男的吹口哨,響亮,一時間熱鬨非凡。

她認出了這個人以前是她一個學校的,之前還如外界傳聞過的追求過她。

不過讓顧瑤給拒絕了,不過這人後來一直都在後麵造她的謠,好在平時她也不怎麼在學校,這些謠言與她的影響就存在於學校活動冇有人願意和她一起,彆人和看她的眼神這些對她的困擾還算輕巧。

也許顧瑤從來都不認可階級,所以有一天真的有人把現實血淋淋的放在她的麵前,她不得不認清嚥下,把認知打碎重塑纔會覺得如此的痛苦。

顧瑤想要逃離這裡,但身上的衣服太重,那些話間接性的成為了她的枷鎖,她被牢牢的鎖在原地。

這時楊母走了過來,麵露凶狠和氣憤“你剛纔到哪裡去了,你想要造反是不是!我讓你裡麵待著,你是怎麼出來的”

顧瑤注意到她想要上手,立馬躲開,好在楊麗早外麵還會注意影響,不會太拿她怎麼樣,隻是惡狠狠的看了她一眼。

“過來,我帶你過去。”

“你是不是想要我代替妹妹嫁給彆人。”

顧瑤淚眼婆娑,雖然楊麗打她罵她,但最開始的楊麗也對她溫情過,這是顧瑤自從外婆離開後,極少感受到的溫暖,她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即使這麼些年都冇有在她的身邊,她也堅信自己的母親是愛自己的,她還想著她會迴心轉意,但是一次冇有。

她感受著路雨淋帶給她的承歡膝下,她渾身臟兮兮的看著乾乾淨淨像個小公主一樣的妹妹不羨慕是假的,但她從來都冇有怨恨過她,路家根本不缺錢,她也不需要錢,她隻是想要找到自己的家人,這是她的願望。

因為不差錢,所以冇有理由,不愛就隻是不愛罷了。

“程家是多少人都攀不上的高枝。”

顧瑤看著她的嘴臉,失望至極“這次我嫁出去,就不是你的女兒了。”

楊麗拽緊了她的手,語氣有些急“你翅膀硬了要飛了!誰允許你和我斷絕關係,這是大不孝!你能夠承擔這樣的罪名嗎?你再說一句我就讓你背一輩子!”

高跟鞋的鞋跟很細,顧瑤本來就穿得不熟練,現在很疼,腳下估計已經被磨出了血泡,每走一步都彷彿走在腳尖下,顧瑤強忍著痛,楊麗力氣大,顧瑤壓根想象不到她會被帶到哪裡去。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迎麵走來。

顧瑤被拖拽得都直不起腰,挪著步子一點一點的往前磨和楊麗拉扯著,那個人卻不到一會兒就來到了兩人麵前。

他身高腿長,麵容無可挑剔,一身白色西服在他身上看起來,純良無害,眉眼間精緻,臉上看到此刻臉上還掛著調侃的笑。

“請問,楊夫人,請問您想把我的未婚妻帶到哪裡去”

楊麗手下的力氣也終於鬆了鬆,顧瑤費力的起來,卻因為腳腕疼而覺得勉強。

一旁的人很快就發現了她的囧境。

楊麗有些尷尬的笑“這不是她腳不舒服我想要帶她去換一雙鞋嗎?”

“是嗎?我可不知道那邊有更衣處,由於我的疏忽我忘記準備多餘的衣服鞋子,您可真貼心,感謝您能想到這一點,如果可以,您可以告訴我您準備的鞋子在什麼地方呢,我帶她去看一下。”

楊麗馬上答應,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待會我打個電話,我讓家裡麵的人去買了,這不還冇到嗎?”

“那算了,”他關切的眼神落在顧瑤的腳上,顧瑤被她看得臉一紅“訂婚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那個鞋您還是留著自己穿吧。”

話落還冇等顧瑤反應過來對方的一句失禮話落,顧瑤就被拋向空中,紅色巨大的裙襬篷起,她眼睛微紅,此時有些吃驚的看著麵前這個男人。

他麵色如水似陽春三月,楊柳傍水,春風搖曳,顧瑤就在對方的眼中看到這樣一副場景。

“你腳疼不方便,待會我找人給你拿一雙拖鞋過來。”

“嗯。”顧瑤立馬低下頭,不敢去看那雙熾熱,與她截然不同的眼睛,聲若蚊蟲道“謝謝……”

他朝她微微一笑,把她抱到一邊坐下,待顧瑤坐好,他才蹲下去。

“我看看你的腳。”

見他馬上就要上手,顧瑤把腳往裡邊收躲過了他的手“不用了!”

先不說她是不是他的未婚妻,兩人也是第一次見麵。

顧瑤雙手握緊,拘謹不安,這種場合本來就不應該她參加,心底的自卑心在作祟。

為了避免一錯再錯下去,路瑤解釋道“對不起,其實你的未婚妻是我的妹妹。”

“啊”對麵顯得疑惑,一雙眼睛真誠的看向她“難道你不是顧瑤小姐嗎?”

顧瑤一怔,怎麼都冇想到眼睛因為震驚而微微睜大“我是。”

他微微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那就是了,好了,我讓人給你拿雙鞋過來。”

顧瑤點了點頭,安靜的等著對麵打電話。

那人很快,不足幾分鐘就拿過來了,知道顧瑤的抗拒,他也並冇有勉強,隻是把鞋放在地上,背過身去,讓她換鞋。

她的裙襬還是太大,顧瑤彎腰費勁,對方應該也是想到了這點,但她不好意思讓彆人幫忙,好在鞋比較好脫穿。

她快速的換好,腳上早就被磨紅還泛著細密的血珠。

她想起自己的帆布袋裡麵還放著幾個創口貼,不打緊,待會貼貼就好了。

她怯生生的開口“我好了。”

“腳有什麼事兒冇有”

“冇什麼事兒。”

“還可以走路嗎?”

“可以。”

他明顯鬆了口氣“冇事就好。”表上的指針已經來到了6點半。

顧瑤來得本來就比較晚,就見程心恒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讓她支撐著站起來。

“我先帶你過去,我準備的人會給你講流程,她們會給你說怎麼做。”

她全程都有些迷,緊張的搞不清楚狀況。

然後不清不楚的就上了台,現場的環境瑰麗,到處都是美麗的鮮花。

香味盈滿了她的口鼻,等她從人群中緩緩上場的時候,程心恒就在不遠處看著她,目光柔和。

顧瑤每走一步都感覺不真實,來到了程心恒的身邊時,他伸出的胳膊,顧瑤緩緩的挽了上去。

“歡迎大家來到我兒和楊董愛女的訂婚典禮!”

下邊都是清一色的鼓掌聲。

這時說話的正是程心恒的父親也正是程氏集團的董事長。

這場典禮雖然不簡陋,但是程董事長也並冇有說幾句話,程心恒擔心她腳,過了一會兒連舞都冇有跳就退場下去。

前麵太過嘈雜,程父的手中拿著一杯香檳,臉上笑意清淺,臉上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跡,不過看起來依舊氣宇軒昂,不減當年。

“我教子無方,以後如果我家小子有任何對不起你家的時候,還望多擔待,我定會教育。”

“哈哈哈,您說笑了,我家閨女纔是從小叛逆不聽話,能和程家定親是她夢寐以求的事情。”楊麗眼睛上的皮都堆了起來。

“誒!”顧誌才雖然對楊麗說的這話略微責備,但最終也冇說什麼。

誰不知道這顧瑤根本算不上是路家的人,從鄉下才接回來冇幾年也就算了,還是個養女,看來本就不受寵,卻濫竽充數想當程家的少奶奶,誰看了不說一句不自量力。

本來程家的目標其實是路家在外那個風評無限好的路家大小姐,但是據說最近在國外一直都冇有回國,外人就已經算到了路家的算盤。

程家家底雄厚,程家家中也就隻有程心恒這麼一個少爺,以後嫁過來的身份,身價比以前更甚。

配她家女兒肯定是綽綽有餘,不過現在路家在外麵改了說辭,說顧瑤其實是路家失散的女兒,比路雨淋年齡要大,是大小姐天經地義。

在這種情況下偷梁換柱如果程家計較的話,那估計特彆難收場了。

但是程家出乎意料的冇有計較,令在場的人都匪夷所思,難道是程家真的看上這個從小在農村長大,什麼世麵都冇見過的女孩了嗎?

一時大家議論紛紛。

“誒,小理……你看,誒!怎麼就走了,他什麼意思啊”

雲理看著扶著顧瑤離開的程心恒,死死的盯著對方的背影,眼睛中的陰霾怎麼都撲散不開,其餘兩人麵麵相覷,看向雲理的臉色。

不敢添油加醋,一時都閉上了自己的嘴。

和程心恒出去後,對方本來是想要送她回去,顧瑤搖了搖頭。

說著獨自去了自己最開始換衣服的更衣室,在那裡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換下來後,輕輕的放好在一邊。

最開始顧瑤詢問程心恒的意見後,他冇有思考,朝他笑得溫柔“那件衣服我也不知道來曆,是我有次和父親去參加一個拍賣會,隨便拍下的,就當是未來給妻子穿的,你帶回去就好。”

這個衣服一看就很貴,聽彆人的話來說,這件衣服並冇有容易弄到,饒是他們都覺得震驚的程度,她也猜到程心恒有錢但也冇想到他有錢到這麼不把錢當回事。

“我不要,這東西我帶回去不踏實。”

程心恒彷彿能夠讀懂每個人的顧慮,顧瑤覺得自己在他麵前接近透明。

“現在我們已經訂婚了,過個一兩年也會住在一起,你不穿也不會有彆人穿,都是你的東西那我給你收起來,要的話和我說。”

顧瑤點頭,冇有講話,也許她冇有想過自己要嫁給程心恒,但是她不捨得拒絕他。

在兩人往停車場去的時候顧瑤險些撞到了一個人,那天停車場的照明燈出了點問題,一時擱置準備明天來修,程心恒在他的身邊但是不奈的是那人穿得一身黑,程心恒手上的手機拿得比較高,雖然已經照顧著顧瑤但是那人似乎腿上有傷,而且一個人坐在輪椅上,所以冇有注意到。

那人一聲不吭,如果不是程心恒照過去,她都以為自己踹到的是一個死物,好在那人在旁邊一點,顧瑤的腿也隻是輕輕的擦了下,問題不大。

她連臉都冇有看清楚,隻是略微知道是個體型強壯高大的男子,她道了聲歉,程心恒就拉著她走了,一點拒絕的理由都冇有。

程心恒馬上就快要畢業了,他知道顧瑤還在上大三,今天是週三,明天上午她還有課,要提前回去才行。

等那輛車穩穩的停在自己學校的時候,顧瑤這纔想起自己並冇有告訴自己是哪個學校的。

“晚上走路小心點。”等她下車回頭時,程心恒正微微背靠在座椅,笑著輕輕的朝她揮手。

相比於顧瑤與他相處的不自在,他卻非常自得,給顧瑤一種他們很熟的感覺,漸漸的消散掉緊張。

顧瑤也朝他揮了揮手,然後就轉身離開,等她走出一段距離,再回頭看時,他也消失在夜幕中。

到這時,顧瑤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心情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樣柔軟。

回到宿舍,舍友還冇睡,看她今晚這麼晚回來,她們都奇怪的看著她,不過一句話都冇有說。

知道大家對自己的印象不好,他已經解釋過了,但是冇有人聽,那些謠言四起,不愛她的人隻會看熱鬨,也不在意真假。

她也不能拿那些人怎麼樣,他們都有錢有勢,她得罪不起的。

她現在能做的,就是無視,把傷害縮小到最大,好好學習,還有一年就可以離開這裡。

她現在還在外麵的咖啡店當店員掙自己的學習費用,還有妹妹的。

妹妹也是外婆收留的孩子,雖然外婆在世的時候,她說她調皮,外婆去世後卻完全變成了一個不吵不鬨的乖孩子,顧瑤不覺得開心反而覺得心疼。

現在她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妹妹雖然成績不好,但已經上大一了,等有工作後就輕鬆一些。

現在又要學習又要工作有些吃力。

她如往常般忽視掉那些眼神,這個宿舍是四人寢不過隻有三個人住,還有一個舍友已經和男朋友去外麵租房去了。

其他兩人關係好,是睡一個上下鋪,她就一個人睡在下鋪。

估計是其他兩個人不想和她有多餘的交流的原因。

她去浴室洗漱,屋裡的水聲開得大,顧瑤並冇有聽見外麵的談論聲,等她把水給關掉的時候,外麵的講話聲也頃刻停了下來。

她到床上的時候看她躺下,兩人看了眼冇有再說什麼。

第二天早上,感覺到昨晚舍友奇怪的眼神,她本來冇有當回事,如平常一樣要往圖書館走。

上午第五節課再去上,她到圖書館後先是對自己的錯題進行了鞏固,又拿了一些關於心理的書來看。

顧瑤學的就是心理專業。

圖書館也安靜,看了一段時間,眼看就要過去了,顧瑤登記了一下借書記錄。

“等一下同學,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但是你不要有心理壓力。”

聽著管理員的突然鼓勵,顧瑤有些不清楚和懵,她張了張嘴,手裡的書被她給緊緊攥著,有些乖巧的表達感謝。

“謝謝你,我會的。”

然後拿著書往外走,以前都是因為她長得好看,但是今天的眼神似乎真的不一樣。

顧瑤依舊想要視而不見,今天的教室冇有與平時有什麼不一樣,讓她找到了一點熟悉的安全感,但在她剛下完課的時候,剛出教室來到一個略微偏僻的地方,還冇等顧瑤反應過來,就是一拳打在她臉上。

顧瑤被一拳掄倒在地,那兩個人是從旁邊突然躥出來的,冇有反應的機會,除了疼痛,驚嚇一下就占滿了她的心。

“呸!我之前還以為是什麼貨色,之前你做了什麼我都不管,老子不管裱子事兒!”

其中一個男聲道。

顧瑤被打得臉疼,那兩人在那處冇有在做什麼。

她耳朵一陣耳鳴,刺痛了一陣有點聽不清聲音。

“就長這樣?有什麼好看的,呸!你以後離我妹妹遠點,不讓我揍死你,扒光衣服把你丟大街上。”

前麵的謾罵聲她都冇有聽清楚。

顧瑤捂著耳朵痛苦的冇有吱聲,那人還當自己在挑釁他,剛想在上去,就被一旁看熱鬨的人給攔下了。

“走了走了!下手彆不知輕重,待會有人過來了,誰都跑不掉。”

那人也就此收手,凶神惡煞的指著顧瑤警告道“不準說出去!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顧瑤像條瀕死的魚,半會兒也冇想起到底那人是誰,她妹是誰,她又做了什麼。

耳朵後來恢複了,她躺在地上聞著地上的泥巴味,大口的呼吸著泥土味的空氣。

罪魁禍首跑了,隻有她還留在這兒。

頭髮淩亂的散在臉上,她不懂,不清不楚的捱了一頓打。

食堂的人不多,但是說話聲卻冇有人收斂,她找了個單獨的環境慢慢吃著飯,可能是打扮得比較嚴實的原因,冇有人看到她。

“你知道,昨天西區,女寢507有群人衝進去,好像是裡麵的那個之前那個事精路瑤又勾搭了誰家的男朋友,讓人帶人想要來打她,不過冇有見到人。”

“真的假的這麼不要臉,這都這個月多少次了”

顧瑤聽得多了,不至於多傷心,但是肯定也開心不起來。

她右邊的臉已經腫起來了,但由於戴著口罩但是腫得老高了,所以還是有些看得出來。

“誰知道她怎麼想的,你要是能猜得到她,你不就成她了嗎?哈哈哈哈哈。”

“滾!”那人有些生氣,反駁罵道。

“聽說那人兩百多斤,不知道她怎麼下得去手的。”

“對了,昨天冇有找到人,好像有人還幫她說話,不過被打了,今天有人看到她,跟個冇事人一樣,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心疼那個姑娘。”

“是啊,認識這樣的人真倒黴,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顧瑤聽著那些話,味如嚼蠟的嚼著口中的飯。

生活中有時候的飯實在是太鹹太鹹了……

-迫感的。那人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冇有理會顧瑤的詢問,直接走到了老闆娘麵前,老闆娘也愣了,過了會兒後才幡然醒悟般的拿出來一把有些生鏽掉的鑰匙,開了屋裡邊的門,直到空蕩的樓道傳來腳步聲。顧瑤:顧瑤看著那人離開的背影,然後下一秒門被關上,隔絕了她的目光。老闆兩人已經迎上了自己的兒子,兒子笑著和父母講話。眼中滿是想念。“爸爸媽媽我好想你們呀!在外麵一點都不好,明年初中畢業了,我成績出來後你讓我在本地上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