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許 期許

估計又是哪個牌友喊她了。陳晃看了眼陌生的名片,一個黑白的油畫頭像和隻有一個數字“7”的昵稱。戚許,期許。他默默地複述了一遍這個名字,還挺順耳的,隻不過這個人打破了“期許”二字的幻境罷了。陳晃拎著行李箱朝空房間裡走,他的屋子是向陽的一間,一推門有股淡淡的木質香味,微風吹過伴著窗外沙沙的樹葉聲,除了舍友有點兒不好惹以外,這個房子是他最滿意的一套了。叮叮噹噹了快兩個小時後,陳晃趴到床上,順著從窗戶縫裡溜...-

陳晃第一次遇到戚許,是在他花十天找到的出租房裡。

房東王嬸是他在原來打工的餐館認識的阿姨,人胖胖的笑起來很有親和力,五十多歲卻無兒無女,一直把陳晃當作兒子來看,聽說陳晃要找房子,巴不得把親戚朋友都找一個遍,陳晃麵對她隻能盛情難卻,領著行李箱跟著阿姨上了三樓。鐵門被阿姨拿鑰匙轉開的瞬間發出了嘎吱嘎吱的怪叫,屋內的戚許正穿著乾淨利落的老頭衫和牛仔褲,披著灰色的毯子,趴在桌子上吹滅蛋糕上唯一一根金色的蠟燭。一股甜膩的奶油味鑽入了陳晃的鼻腔,他微微皺了下眉頭。對上了戚許投來的不太友善的目光。

戚許眯著眼睛看了看來人,從地上坐了起來,身上的毯子隨著動作從肩上滑落了下來,陳晃注意到,戚許好白,有種常年不見陽光的病態感,但他肩頸處和手腕上大大小小的蝴蝶紋身和這種病態感搭不上邊兒。

像罌粟花,神秘又危險。

王嬸看了看他,又轉頭望瞭望剛吹滅蠟燭的戚許,尷尬的笑了兩聲,“哎呀小許,這就是我前天說的那個合租的弟弟,陳晃。”戚許端起蛋糕,淡淡的回了一個嗯字,拎起毛毯轉身進了屋子裡。老舊的木門慢慢合上,屋裡屋外被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王嬸看了眼手機簡訊,拍了拍陳晃的肩膀,露出了一個憨憨的笑,急忙說道“冇事兒啊陳晃,戚許他就這種性格,認生,冇事兒啊,你們好好相處昂。”說罷推給他一個微信名片,丟下句再見後著急忙慌地下了樓。

得,估計又是哪個牌友喊她了。

陳晃看了眼陌生的名片,一個黑白的油畫頭像和隻有一個數字“7”的昵稱。戚許,期許。他默默地複述了一遍這個名字,還挺順耳的,隻不過這個人打破了“期許”二字的幻境罷了。

陳晃拎著行李箱朝空房間裡走,他的屋子是向陽的一間,一推門有股淡淡的木質香味,微風吹過伴著窗外沙沙的樹葉聲,除了舍友有點兒不好惹以外,這個房子是他最滿意的一套了。叮叮噹噹了快兩個小時後,陳晃趴到床上,順著從窗戶縫裡溜進來的清風漸漸合上了疲憊的雙眼。

戚許端著蛋糕回了屋子裡,拉開半透明的遮光簾讓陽光透了進來,和另外一間滿是陽光味的屋子不同,戚許的屋子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顏料味兒,床頭旁邊堆著大大小小的畫布畫架,和雜牌的顏料盒,戚許看了眼有點落灰的畫架和畫架上擺著的冇畫完的靜物色彩,微不可查的歎了口氣,挖了一勺淋滿藍色色素的奶油,將蛋糕放到床頭櫃上,呈大字躺到了床上。

陳晃再睜開眼時,牆上的指針已經晃悠悠地走過了第六格,他舉起手機一看,上麵不少他姑給他發來的訊息,包括那個4000元的轉賬。退出姑姑花花綠綠的對話框,微信跳出來一個黑白頭像和未讀紅點,是戚許發給他的。

7:冰箱裡有菜,你想吃什麼自己做。陳晃盯著微信訊息,晃晃悠悠地從床上爬起來,擰開門把手,一抬眼便是戚許的屋子,,風順著窗縫溜進來,屋子裡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色彩顏料混雜著木質香。陳晃胡亂順了兩把頭頂的雞窩,拉開冰箱門,裡麵靜靜地躺著幾根青菜葉和一顆雞蛋。

陳晃歎了口氣掏出手機給對麵回了個“嗯”開始和冰箱裡的雞蛋乾瞪眼。神他媽的自己做啊···他緊了緊後槽牙,轉身到廚房裡拉開櫥櫃門,隻有一小把掛麪和零零散散的調味瓶。

-轉賬。退出姑姑花花綠綠的對話框,微信跳出來一個黑白頭像和未讀紅點,是戚許發給他的。7:冰箱裡有菜,你想吃什麼自己做。陳晃盯著微信訊息,晃晃悠悠地從床上爬起來,擰開門把手,一抬眼便是戚許的屋子,,風順著窗縫溜進來,屋子裡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色彩顏料混雜著木質香。陳晃胡亂順了兩把頭頂的雞窩,拉開冰箱門,裡麵靜靜地躺著幾根青菜葉和一顆雞蛋。陳晃歎了口氣掏出手機給對麵回了個“嗯”開始和冰箱裡的雞蛋乾瞪眼。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