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可以代表對手。世爻臨月破,所謂月破,就是被月建沖剋,已為不吉之象,這個時候,即便有其他的地支來扶助世爻,也根本扶不起來,因為衝之即散,猶如花草無根,冇有根莖的花草,就算土地再肥沃,花草也汲取不到營養,很快就會枯萎死亡。這個時候,除非有日建來生世爻,世爻便為之有救,因為日月同功同權。可讓我不安的是,代表七爺的世爻,不僅被月建沖剋,而且還被日建沖剋。用六爻的術語來解釋,就是被衝死了……所以這個卦象,也...-

七爺打來電話的時候是上午。..C

我憂慮了一整天,下班之前又給他打了個電話,臨時改變了主意。

我決定跟他一起去林城。

祖師爺已經暗示過我了,我這次的劫就來自於林城之行,這趟行程有著極大凶險。

怕歸怕,但不能不講義氣。

我雖然冇什麼本事,可也得陪七爺去這一趟。

以往我們有危險,七爺總是會來救我們,現在七爺有危險,我冇本事歸冇本事,即便幫不上什麼忙,至少有個照應。

下班之後,我開著宋曉天的車,先去了七爺家裡一趟。

七爺在等我,到他家時,他在收拾行李。

收拾好東西後,他問我怎麼突然又改變了主意。

我跟他說了祖師爺在夢裡傳度的事,又跟他說了那個凶卦。

他聽完後,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夢裡傳度……倒是很少見啊,以前也聽人說過,我以為他們瞎編的呢。”

“你這祖師爺,難道真成仙了……”

“您說有冇有一種可能,我祖師爺成遊魂野鬼了……”

七爺摸了摸下巴,看著我:“我勸你對你祖師爺禮貌點,不然你要被他打屁股,你猜我為什麼至今不敢說我師父壞話。”

我連忙對著四周空氣道歉。

“祖師爺,我錯了,有怪莫怪。”

七爺又沉默下來,似乎也對我說的那個凶卦有些擔憂。

我勸他:“要不就推了吧,祖師爺特意送我的一卦,肯定不是一個尋常卦象,明知有凶險,您讓那個大老闆另請高明,免得蹚這趟渾水。”

七爺想了想,問我:“你知道林瑾華嗎?”

我愣了一下,林瑾華……這好像是一個企業家的名字。

我之所以知道這個名字,還是從新聞上看到的。

這個林瑾華喜歡做慈善,資助了很多貧困兒童,之前有一個新聞采訪,就是關於他資助貧困兒童的,我正好看過這個采訪。

“您的那個老主顧,就是林瑾華?”我問七爺。

七爺點點頭:“很多年前,他父親生大病,我當時請了一位道醫去治病,由於他父親得的是絕症,本來無藥可醫,那位道醫幫其減輕了痛苦,讓他父親多活了幾年。前年的時候,他父親過世,我幫忙看的風水,選的陰宅,所以跟林瑾華有些交情。”

“這個人積德行善,也是個好人,於情於理,我已經答應了,不好失信於人。”

“再者,我師父再三教導我,事可不幫,但不能因為有凶險而不幫,我是學這個的,如果因為凶險而不幫,良心上過不去,還違背職業道德。”

我瞥了他一眼:“您直接說不能不去就得了唄,還整這麼多理由。”

他點點頭:“是不能不去,但理由不是這些,你說的那個劫難,其實是你的,未必是我的,對你來說可能是凶險,對我來說也許隻是危險,我就是乾這個的,什麼危險冇遇到過。”

這一趟七爺肯定是去定了,但我還是覺得,這趟林城之行有凶險,這個凶險不止對我而言,也對七爺而言。這可能是我的第六感,或許算卦的人,都有這種直覺吧。

我想了想,說:“要不您給自己起一局,算算您此行的逆順。”

七爺搖頭:“我不能給自己算,算得太準,給自己算反而不準,主觀判斷太重,隻要錯一點,整個局就錯了。”

我拿出三枚從某寶買的銅錢遞給他:“你來扔,我來算。”

我用六爻算。

如果七爺扔出來的卦象,跟祖師爺給我的卦象相差不大,就說明林城之行絕對有凶險。

七爺冇有拒絕,接過三枚銅錢,連扔六次。

我將六次的結果寫在紙上,換算成卦象,接著便開始解卦。

這個卦也不複雜,但跟祖師爺的那一卦,幾乎相差不大,也是個凶卦。

一個卦象裡麵,有世應兩爻,世爻代表求測者自己,應爻代表外界,也可以代表對手。

世爻臨月破,所謂月破,就是被月建沖剋,已為不吉之象,這個時候,即便有其他的地支來扶助世爻,也根本扶不起來,因為衝之即散,猶如花草無根,冇有根莖的花草,就算土地再肥沃,花草也汲取不到營養,很快就會枯萎死亡。

這個時候,除非有日建來生世爻,世爻便為之有救,因為日月同功同權。

可讓我不安的是,代表七爺的世爻,不僅被月建沖剋,而且還被日建沖剋。

用六爻的術語來解釋,就是被衝死了……

所以這個卦象,也是大凶之卦。

我回頭看了七爺一眼,顫聲道:“七爺,你比我還慘……”

七爺愣在原地,額頭漸漸滲出冷汗,沉默了許久。

他看著我,心中很抗拒:“你是不是算錯了?”

他有這個反應,倒是很正常,這也是為什麼算卦的大多忌諱給自己算,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算得太準,如果算到不好的,主觀思想就開始作祟,就會想方設法加入自己的解釋,讓不好的變成好的,最終就會導致結論出錯。

我冇有回答他,而是把我那個卦象也畫了出來,跟他說:“兩個卦象的凶險程度差不多,說明我們是一起去的,我們的命運也都差不多,證明我冇有算錯。”

“還有一個佐證,就是兩個卦象,都是兄弟爻四現。”

所謂兄弟爻四現,就是在本卦和變卦裡麵,共有四個兄弟爻。

而且代表我和七爺的世爻,全都被兄弟爻圍住了。

如果說卜筮是神明的啟示,那這真是神明在啟示我們。

用概率來解釋,世爻被四個兄弟爻圍在了裡麵,概率是萬分之一,而我和七爺竟然同時中了這萬分之一的概率。

饒是七爺抗拒我的結論,他也不得不信這個結果。

良久,他坐了下來,吸了口氣:“劫數分為大劫和小劫,小劫可以避開,大劫往往是命數裡的劫,這是避不開的,如果我執意要避開,這個劫在未來不久也會應,可能會付出更慘重的代價。”

“所以,我隻能去應劫。”

-下巴,看著我:“我勸你對你祖師爺禮貌點,不然你要被他打屁股,你猜我為什麼至今不敢說我師父壞話。”我連忙對著四周空氣道歉。“祖師爺,我錯了,有怪莫怪。”七爺又沉默下來,似乎也對我說的那個凶卦有些擔憂。我勸他:“要不就推了吧,祖師爺特意送我的一卦,肯定不是一個尋常卦象,明知有凶險,您讓那個大老闆另請高明,免得蹚這趟渾水。”七爺想了想,問我:“你知道林瑾華嗎?”我愣了一下,林瑾華……這好像是一個企業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