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手,一副很好奇的樣子。“太宰同學請問。”五條悟擺起一副嚴肅的樣子,倒真像是一位教書育人的好老師。“為什麼我以前冇有看見過咒靈呢?”“嗯,這還真是一個好問題。”五條悟歪起頭思索,“事實上,橫濱以前一個咒靈也冇有,就像有一個結界罩著呢~”“哦哦,好酷!”太宰治星星眼。“到了哦!”五條悟停下腳,大家也隨之停下。“哎?學校裡也有咒靈嗎?”中島敦問到,因為學校在中島敦心裡是一個神聖的地方。“隻要有人的地方就...-

“真的冇辦法找回嗎?”

【冇有辦法】

“那聯絡到主神了嗎?”

【還冇有】

“難道我要頂著普通人的殼子,在這個充滿異能者和咒術師的世界裡存活嗎?”

【主神傳過來一個補丁包】

“那趕緊打補丁,每一分鐘都是我的工資啊!”

【進度5%】

“對了,主神有冇有什麼辦法把我接回去啊?”

【冇有,主神隻說讓你活著,任務也要完成,等著技術部修複好時空隧道就接你回去。】

“……”

“我不會一輩子都要待在這裡吧。”

相川渡是時空局的一名007打工人,每天的任務就是身披馬甲穿梭在各個番劇間,收集主要人物的情緒。

但這一次,在穿越途中遇到了時空亂流,馬甲係統的部分數據遺失,還與主神失聯。好不容易聯絡上了主神,什麼話也不說,隻給了個補丁包,不,還是說了的,他說要完成任務。

錢難掙,屎難吃。為了工資和小命,相川渡隻能套上馬甲努力完成任務和活著。

“係統,載入江戶川亂步馬甲。”

【已載入】

-

小巷子裡,一位少年靜靜地站在那裡,如果有一位和裡世界接觸過的人來的話,那肯定能認出那張臉,正是武裝偵探社裡赫赫有名的名偵探江戶川亂步。

事實也確實如此,如果說這位少年與江戶川亂步唯一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服飾和氣質了。

一身純黑色的製服,外麵穿著長款的防風披風,領子上麵有兩顆金色的釦子,正好固定住了披風,頭上還帶著純黑色的皮質貝雷帽。少年靜靜地站在那裡,渾身散發著肅殺之氣,相川渡確實想殺人,“係統?解釋一下?為什麼江戶川亂步會是這幅裝扮啊!”

【因為時空亂流,武偵社時期的服裝數據丟失了,隻能拿警校時期的湊數了】

“那為什麼還有刀啊?!江戶川亂步不是腦力派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

“……”相川渡無語了,他不該指望這個人工智障。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他站在這裡一上午,都快要餓死了,但是他現在身無分文。他還要等主神接他回去呢,彆到時候任務冇完成,主神隻接到了一具屍體,死因還是餓死的,那多丟人。

“所以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接到委托啊。”他嘟囔著,轉身走出了小巷。

-

距離武裝偵探社上班時間已經過去十幾分鐘。

大家基本上都自顧自做自己的,有工作的,趴著的,吃東西的,澆花的,一片歲月靜好。

一陣門鈴打破了這份安靜。

“哦哦,是委托嗎?”太宰治提起精神坐直。

門被打開了,印入眼簾的是高挑的身姿,白色的頭髮被眼罩攏上去了,獨特的髮色和髮型讓人一眼就能辨認出他的身份。

國木田:“你好,五條先生嗎?請先進來吧。”

“好無聊。”太宰治看了一眼,又興致缺缺地癱了回去。

“早上好啊!”五條悟一邊說一邊順手把門關上了。

國木田有些詫異“隻有你一個人嗎?”

“隻有我一個就可以了。”五條悟無所謂的擺擺手,“因為我是最強的嘛!”

亂步突然跳下椅子,朝門口喊到:“社長!”話音剛落,門就開了,福澤社長走了進來,對著亂步點點頭,又看向五條悟,說:“五條先生,我們到會議室談吧。”

會議室裡,少年偵探盤著腿坐在社長右手邊的位置上。

“歡迎回來。”他放下手中的玻璃珠,自然的伸出手,“零食~”

男人從懷裡拿出了一袋極其不符合自身氣質的紙袋,紙袋的側麵印著“禦座居”的logo。他極其自然的把手中的袋子遞給伸手等著的江戶川亂步。

糕點的香味飄滿整間會議室。

五條悟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挑了挑眉。

還冇等五條悟說些什麼,會議室的門就被推開了,“各位久等了。”阪口安吾掃視一圈屋內,推了推眼鏡。

“不急哦~”五條悟笑了笑,“畢竟我又不是那些老橘子嘛~”

阪口安吾點點頭,向唯一的空位走去,正式落座後,“異能者與咒術師合作協議”會議正式開始。

-

早川櫻是橫濱某高校的一名學生,因為生了一場大病,今年才痊癒。

她站在教室門前,聽著門內的喧鬨聲,不由得漏出懷唸的微笑。

早川櫻推開門,“我……”早川櫻的笑容僵住了,冇有她期待的歡迎和微笑,大家隻是安靜下來,轉過頭看她,同學們的眼神讓早川櫻感到害怕和尷尬,於是她在沉默中走到了她的座位上,班上又熱鬨起來。

第二節課是隨堂測試,試卷一排排傳了下去,拿到試卷的大家立刻開始做題。

隻有早川櫻一個人僵坐在那裡,因為她發現,試捲上明明是熟悉的題目,明明以前學過,但當筆被握在手裡時,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下課鈴聲響了,最後一排的同學起身開始從後往前收試卷,早川櫻放下筆,試捲上是大麵的空白,唯一填上的幾個空還是編的,後排的同學收到早川櫻這裡,看到早川櫻的試卷,嗤笑一聲,又去收前麵同學的了。

早川櫻一臉的不可置信,她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前麵的同學,心裡又氣又惱,她想上前找他理論,但最後卻也隻是安靜地坐在座位上。

“我合該這樣懦弱,我該去理論的,去啊!這是他的錯,上去理論啊!”明明心裡這樣勸導自己,身體卻牢牢地粘在座位上。

“憑什麼她不用上學”“至少考到平均分”

“是誰?”早川櫻猛的轉頭看向聲源處,卻發現並冇有人說話,坐在那的人奇怪的看著她,她又把頭轉了回去,“是錯覺嗎?”

“那傢夥怎麼回事”“缺席幾天就有特殊待遇”“隻有她穿開衫來”

“不是錯覺!”她又猛的看向左邊,卻發現根本冇有人說話,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看著她。

但耳邊的聲音還在繼續。

-

“合作愉快。”阪口安吾合攏檔案,起身向五條悟伸手,“合作愉快~”五條悟回握。

正當大家起身要走時,太宰治突然出聲“可不可以讓我們看看咒靈實體?”大家轉頭看向他,“畢竟隻看照片冇有實感嘛~”

“好啊~”五條悟附和,“確實,照片畢竟隻是照片嘛~”

“你們去吧。”江戶川亂步擺擺手,轉身回到了他的工位上。

“哎?亂步先生為什麼不去?”中島敦回頭問到。

“我纔不要看到那些醜東西呢!名偵探的眼睛纔不是去看那些東西的!”江戶川亂步炸毛了。

“亂步先生說的對。”太宰轉頭對亂步安撫性地笑笑,“那我們走了哦!”

-

“哎——!居然還有那種咒靈嗎?!”中島敦震驚臉。

“哈哈哈哈哈,很不錯的表情哦!”五條悟一臉的開心,像是很高興看到中島敦震驚的樣子,“不過一般來說,這種咒靈還是很少見的。”

“五條君!”太宰治蹦蹦跳跳地舉起手,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太宰同學請問。”五條悟擺起一副嚴肅的樣子,倒真像是一位教書育人的好老師。

“為什麼我以前冇有看見過咒靈呢?”

“嗯,這還真是一個好問題。”五條悟歪起頭思索,“事實上,橫濱以前一個咒靈也冇有,就像有一個結界罩著呢~”

“哦哦,好酷!”太宰治星星眼。

“到了哦!”五條悟停下腳,大家也隨之停下。

“哎?學校裡也有咒靈嗎?”中島敦問到,因為學校在中島敦心裡是一個神聖的地方。

“隻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咒靈哦。”五條悟轉頭,看向身後的大家,“有人想要嘗試祓除咒靈嗎?”

最後的局麵就是大家圍著一個咒靈,每個人都試著攻擊一下,結果發現異能者可以打傷咒靈,但不能祓除咒靈。

“唉——好可惜哦!”太宰治鼓著臉,垂下眼眸,一副很失望的樣子。

突然,一條類似於巨大的蟒蛇,頭卻像渦蟲一樣的生物出現在大家麵前,五條悟掀起眼罩露出蒼藍色的眼睛,疑惑歪頭,“哎——?不是咒靈?”

“那不是亂步先生嗎?他為什麼在樓頂?”中島敦驚呼,大家順著他的手指看去,隻見,江戶川亂步站在樓頂,風吹著他的鬥篷呼呼作響,旁邊還站著一個紅頭髮的人。

中島敦隻覺得亂步先生好像看他們一眼,但又好像隻是他的錯覺。

-

早川櫻死死地盯著大家的臉,“冇有張嘴,冇有張嘴,大家都冇有張嘴,那聲音是從哪兒來的啊!”

早川櫻快要崩潰了。

窗外突然出現和生物書上渦蟲照片很像的生物,卻也像深海裡的魚,它和窗邊的人們一起張嘴:“煩死了。”

“啊!”早川櫻被嚇得一個後仰,她死死地低頭,不敢抬頭看一眼,雙手緊緊地扣在一起,用力到手微微顫抖,不斷的在心裡祈禱:“救救我!救救我!神啊!”

“叮——”五円硬幣被高高拋起,又落入一雙白淨的手中。

“你的祈願我聽到了,汝為有緣人!”江戶川亂步看著手中的硬幣,嘴角勾起一抹笑。

“這隻妖怪個頭好大。”旁邊的人感歎。

“畢竟快高考了嘛!氣氛很緊張啊。”江戶川亂步看向樓下,整棟教學樓被一條紅色的妖怪緊緊地纏繞著,如果裡麵的人能看見的話,說不定都會窒息。

“還是先工作吧。”

“行動,織。”江戶川亂步看向織田作之助。

“遵命,江戶川大人。”織田作點頭。

隨後江戶川亂步跳了下去,“上,織器!”

織田脖子上的字開始發光,隨後光把他整個人都包裹住了,然後化作一把長劍落入江戶川亂步的手中。

江戶川亂步輕巧的落到妖怪的頭上,就在妖怪馬上要把他甩下去時,雙腳使勁,又把自己登到了空中。

妖怪猛的撲到他麵前,張嘴咬下,下一秒江戶川亂步卻出現在它身後,身影快速閃現,同時嘴裡開始吟唱。

“豐葦原中國”

一刀。

“在此引起騷亂之者”

兩刀。

“吾禍津神降臨於此”

三刀。

“臣服於織器之威,拂除種種汙穢障壁”

四刀。

江戶川亂步降落的地上,身後的妖物好像禁止了。

“斬!”

隨著最後一個字音落地,空中的妖怪整個散開然後爆炸。

當江戶川亂步睜開眼看見的就是大家震驚的臉和太宰治複雜的神色。

江戶川亂步:“……”救

-看都看不完,而不是頂著個大太陽在這裡貼小廣告吧!”【可是你連偵探社也冇有】一箭射穿了相川渡的右肩。【也冇有江戶川亂步的名氣】第二箭射穿了相川渡的左肩。【甚至你連小廣告都是自己寫的,都冇有錢去影印】萬箭穿心,不過如此。“啊啊啊——停!不要再說了!”相川渡一臉的痛心疾首。他放下小廣告和膠水,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隨後徑直起身,睜開了那雙一直眯著的翠綠眼眸,看向操作頁麵,上麵顯示著【馬甲人數:2】“與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