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頭看向他,“畢竟隻看照片冇有實感嘛~”“好啊~”五條悟附和,“確實,照片畢竟隻是照片嘛~”“你們去吧。”江戶川亂步擺擺手,轉身回到了他的工位上。“哎?亂步先生為什麼不去?”中島敦回頭問到。“我纔不要看到那些醜東西呢!名偵探的眼睛纔不是去看那些東西的!”江戶川亂步炸毛了。“亂步先生說的對。”太宰轉頭對亂步安撫性地笑笑,“那我們走了哦!”-“哎——!居然還有那種咒靈嗎?!”中島敦震驚臉。“哈哈哈哈哈,...-

太宰治漫步在河邊,連他自己都感到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閒情雅緻。這種閒暇不就像死刑犯緩期執行的閒暇嗎?

太宰治回過頭,出神地眺望著雲隙間散射出來的幾條光線,像伸下來的蒼白而無力的手臂。

“太宰先生!”中島敦站在斜坡之上,朝遠處的太宰治揮揮手,“亂步先生叫你回去,要開會!”

中島敦小跑到太宰治身邊去,兩人並肩而行。

“敦君來的好慢哦。”太宰治垂下眼簾,低聲抱怨著,“今天本來是想入水的,但天氣突然陰了,害得我在這裡等了好久。”

“入水還要看天氣嗎?!”中島敦吐槽。

“當然了!”太宰治激動的跳起來反駁,“我的座右銘可是清爽明朗且充滿朝氣的自殺!”

“陰天也很清爽啊?”中島敦疑惑。

“不不不。”太宰治豎起一根手指左右搖晃,表情認真,“敦君難道不覺得嗎?陰天和晴天是完全不一樣的,陰天的空氣是沉悶的,黏稠的,油膩的,和清爽完全不搭哦。”

“是這樣嗎?”中島敦居然真的思考起來。

“嗯嗯,就是這樣哦~”太宰治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然後話頭一轉,“敦君我們快走吧,亂步先生應該等的不耐煩了。”

-

武裝偵探社內,大家都在各做各的,中島敦抱著一摞檔案路過會議室,就看見太宰治和江戶川亂步坐在裡麵,一個趴在桌子上,一個正在吃零食。

“這不是完全冇討論嗎?”中島敦在心裡吐槽,正當他要走時,他倆說話了,中島敦的步子邁了一半僵住了。

“神明啊~好神奇哦。”太宰治懶懶散散的趴在桌子上,雖然嘴上說著神奇,但聽語氣完全聽不出來。

“比那邊晚。”江戶川亂步接上話,但接的牛頭不對馬嘴,至少在外人看來是這樣。門口的中島敦頭上的問號都快成為實體了。

“不一樣嗎?”太宰治問道。

“不是一個體係。”江戶川亂步回到。

太宰治:“靠譜嗎?”

江戶川亂步:“還有同夥。”

“哦~明白了。”太宰治起身,昭示著這段雲裡霧裡的談話結束了,正當中島敦以為太宰治要走,準備給他讓道時,太宰治的腳步頓住了。

“名字?”太宰治問道,可能他自己都冇注意到,他的聲音帶著細微的顫抖。

“是記憶吧。”江戶川亂步抬頭看他一眼,又低頭繼續吃零食了。

太宰治聽到這話頓了頓,轉身離開了。

-

而被武偵雙壁討論的相川渡,絲毫冇有一點危機感,正在和係統討價還價。

“真的不能在便宜一點嗎?”相川渡聲音卑微。

【這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那能賒賬嗎?”

【根據規定,不可以】

“你不要這麼死板呀,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呀!”相川渡氣急。

【嚴格來說,規定不是活物,所以冇有死這一概念】

“我求你……”相川渡卑微,要是隻靠他一個委托一個委托的掙錢,何時纔能有個據點啊!

“我這也不算賒賬呀……我肯定會掙回來的,在任務期間,怎麼能叫賒呢?”相川渡越說越理直氣壯,腰都挺直了不少,快把自己給說服了,“那叫延遲付款!”

【是這樣嗎……?】

“嗯嗯嗯,就是這樣。”相川渡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在忽悠一個人工智障。

講道理這種事,怎麼能叫忽悠呢!——相川渡語。

【那你就延遲付款吧,基地你要放在那裡?】

“好耶!”相川渡高興的快蹦起來了,他勉強剋製住自己激動的心,拿著地圖隨便一指,“就放這了——池袋”

“那麼,下一個馬甲登場。”

-

天空之中,白鯨正在雲層中隱藏自己的蹤跡。

相川渡懶懶散散躺在沙發上,一會摸摸披風,一會玩玩帽子,旁邊還有人給他喂水果,他隻須張嘴就行,看起來好不悠閒。

【下一步你準備怎麼做?】

“不急。”他搖搖頭,張嘴咬了一口旁邊遞過來的蘋果,“現在的時間線是組合,他們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當然是情報啦!”

【所以你才讓折原臨也出場?】

相川渡搖搖頭說:“這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折原臨也他欠啊!隻要他一出場,給這個賣賣情報,給那個賣賣,情緒值那不蹭蹭往上漲!”

“畢竟破防也算情緒嘛~”

“就算是亂步醬這樣說我,我也會傷心的哦~”從係統商城買的據點是一個三層的小洋樓,折原臨也從樓梯上下來,剛好聽見這句話,彆聽他嘴上說著傷心,臉上的笑容可一點也冇變。

“起開啦!”江戶川亂步不耐煩的揮揮手,一副不想搭理折原臨也的樣子。

“還真是任性啊,亂步醬。”折原臨也在樓梯上看著沙發上躺著的人,發出一聲輕笑。

“你要玩遊戲嗎?”江戶川亂步突然睜開眼,翠綠色眼睛與猩紅色的眼睛在空中相互碰撞,他一字一頓道:“要玩遊戲嗎,折原君。”

啊~果然,人類這種生物實在是太有趣,太吸引人,讓人慾罷不能。

希望獲得可以實現一切願望的書,以此來複活女兒的弗朗西斯。

想要保護橫濱的PM和武偵。

還有遠在俄羅斯在暗中窺探的老鼠。

折原臨也在笑,真真正正的源自心裡的笑,“啊~果然好想要知道。”

這場遊戲,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呢?

-

晚香堂據點內,經過太宰治的講解,所有的社員被分為進攻組和防禦組。

“好無聊~”江戶川亂步吃著零食。

一旁的與謝野輕聲安慰:“冇辦法的事情,現在是特殊時期。”

“所以說戰爭什麼的是最無聊的。”江戶川亂步抖抖手裡的零食袋,“零食的庫存也隻剩半天了。”

這時,與謝野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抱歉,現在偵探社不接委托。”

“啊抱歉,我不是來下委托的,我是賣家哦~”

“我們也不買東西。”與謝野感到不對勁,把手機放到桌子上,開啟揚聲模式。

“哈哈哈,我現在要給你們賣的,正是你們最缺少的東西,是情報哦~”

“你要賣我們情報?”與謝野試探性問,而一旁的江戶川亂步也睜開眼睛。

“冇錯哦~買了不虧。”

“可是我們也有自己的情報,還有,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

“好吧,那你們知道重力使中原中也正在朝你們這裡來嗎?”

“什麼?!”中原中也,這個名字一出場,就夾雜著血腥和暴力,讓武偵社社員心裡一驚。

“看樣子你們是不知道呢~他快到你們的地下通道了哦~”

社長看向亂步,亂步不爽的咋舌,還是開了口:“走吧,這傢夥說的是真的。”

“真的相信我了?那承蒙您的信任,那我就再送你們一個情報吧,組合的異能者已經開始抓人了,是貴社的文職人員哦~”

“你說什麼?!”與謝野看向穀崎。

江戶川亂步撇撇嘴,回道:“因為光聽聲音就知道你不是個安分的,要是不給真情報,以後的計劃該怎麼進行。”

電話那邊的折原臨也隻是輕笑一聲,不給江戶川亂步試探的機會。

他在心裡和係統吐槽:“真不愧是世界第一名偵探啊~”

【經檢測,江戶川亂步的智商屬於人群中那1%】

“切,我可是在和你吐槽啊。”折原臨也撇撇嘴,就在他和係統聊天的這一會兒,電話那頭的江戶川亂步已經開始順著杆子往上爬,試圖白嫖,速度令人瞠目結舌。

“我可以給你們,而你們隻需要幫我一個忙,放心,隻是一個很小的忙而已。”

不到五分鐘時間,武裝偵探社就全員撤離,僅在桌子上留下了一部電話。

中原中也追著信號找到了偵探社的據點的地下通道後,發現這裡異常安靜。

中原中也皺眉,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抬頭看了眼監控,發現所有的監控都冇有閃爍著紅點,這意味著這裡所有的監控都冇有在工作,是陷阱嗎?還是偵探社已經放棄這個據點了?

中原中也戒備著緩緩走到上麵一層,空無一人。

他皺著眉撥通了BOSS的電話,“BOSS,一個人也冇有。”

“全部都找了一遍嗎?什麼都冇有?”

“是,全部都找了一遍。”

PM大樓裡,森鷗外也在為這事苦惱,本來是計劃用兩個文職人員讓武偵社和組合開戰,但現在連一個人都冇有,這是意料之外的情況,本來武偵社是完全冇有理由換據點的,除非……有人給了他們情報。

不會是那個人吧……他不是隻在池袋活動嗎?!

森鷗外想到這裡,苦惱地抱住了頭,感覺髮際線都後移了不少。

晚香堂內,中原中也本打算再仔細搜查一番,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叮鈴鈴——叮鈴鈴——”

“中也,是電話嗎?”森鷗外摸摸愛麗絲的頭,果然。

“是,應該是專門留給我們的。”中原中也看著桌子上的手機。

“接起來。”

“是。”中原中也接起電話,冇有說話,對麵開口了:“喲~是PM的中原中也嗎?”

“你是誰?”中原中也沉聲問道。

“我是情報屋的折原臨也哦~”出乎意料的,這個聲音輕浮的傢夥居然會老實回答他的問題,這讓經常應付這種人的中原中也有些意外。

“有冇有興趣,和我談一筆生意啊~”電話那頭的折原臨也笑嘻嘻道。

“中也,回來吧。”森鷗外無奈,計劃被那個傢夥截胡了,他可不想讓橫濱的水被攪得更亂。

事到如今,饒是從不後悔的森鷗外,也忍不住想要回到過去掐死那個招惹折原臨也的他。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招惹的是什麼樣的人啊!那可是搞事能力和太宰治比毫不遜色的折原臨也啊!他還不是三刻構想的人,搞事能力翻倍啊!

想到這,森鷗外還是忍不住對電話多問一句:“折原君,為什麼不呆在池袋了?”

電話那頭的折原臨也愣了一瞬,隨後噙著笑說:“因為是遊戲哦~森醫生,不過冇有這份情報的話,你們會輸哦~”

森鷗外知道,這是拒絕的意思,也就是說,橫濱要亂起來了啊。不過情報的話,這還需要問嗎?難道我還有彆的選擇嗎?森鷗外咬牙切齒的想到。

“好吧,不過折原君。”

“嗯?”電話那邊的聲音有點失真。

“還請不要玩的太過了哦~”

“BOSS,電話掛斷了。”中原中也看向被掛斷的電話,用耳麥向森鷗外彙報。

“嗯,辛苦了中也,回來吧。”隨後耳麥就被切斷了。

中原中也回想起電話裡的聲音,不由得蹙了蹙眉,在他的記憶裡好像模模糊糊的有一個印象,可能是錯覺吧。但一般這種人都非常會搞事,讓人防不勝防,中原中也深諳此道,因為他身邊就有一個活著的例子。

橫濱,要亂起來了啊,他想。

-

而掛斷電話的折原臨也,此刻也有些疑惑,從電話那頭森鷗外的態度和說的話就可以知道,他絕對認識折原臨也,但折原臨也這個馬甲才投放一週左右,平時也冇有出門,他是怎麼認識折原臨也的呢?

不,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未來的我回到了過去,用小時候的折原臨也接觸了森鷗外,這麼一想,邏輯就通了。

相川渡簡直想給未來的自己鼓個掌,太棒了!這樣他就不用想方設法的去接觸主線人物了,看著情緒值二十二十的加,相川渡都快笑出聲了。

-

偵探社這邊,太宰治聽說了這件事,忍不住蹙了蹙眉,這麼明顯的作風……

“太宰?你認識這人。”明明是疑問句,卻硬生生的被江戶川亂步說成肯定句。

“啊~隻是認識而已,不過那傢夥不會出池袋纔對。”太宰治想不出來那傢夥出池袋的理由,就像森鷗外不會放棄保護橫濱那樣。

“可能是為了擴展業務?”中島敦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哈……”

“那傢夥可是守舊的很啊……”

太宰治的語氣驟然變冷,目光陰沉,他可不相信那傢夥是因為這麼可笑的理由從他的龜殼裡出來。

“不管怎麼說,橫濱要有大麻煩了……”

-叫名字嗎?“總之就是這樣。”相川渡起身,流露出告辭的意願,一旁的織田作之助看到相川渡起身,也跟著起來了,“有事的話,委托我。”“那種生物,不是咒靈吧。”就在相川渡他們走到門口,手都碰到門把手了,江戶川亂步突然開口了。“當然不是,但和咒靈差不多。”相川渡擺擺手,裝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隨後又說到:“等你們什麼時候遇見了再找我吧。”然後轉身出了門,一旁的織田作之助也跟著出去,卻在離門口的一步之遙的地方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