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

發著淡藍色的光。蛋上顯示著神秘的花紋,細看竟是那四個神獸的圖案。越靠近那顆蛋,在場的所有人心裡都感覺到極度的酸澀,眼睛不自覺地湧上淚水。他們感受到了——藍星意識。像是捧著一塊嫩豆腐一般,眾人將蛋小心翼翼地運走。在蛋離開藍星的那一刻,眾人發現藍星徹底失去了光芒,如同一塊巨大的岩石。在各方頂級科研人員的研究下,幾年後,蛋中孕育出了一個女嬰。各國領導人得知訊息後,果斷放權給各自的接班人,死守在研究基地。...-

看著被女研究員帶到一邊吃點心的藍星,裴正信帶著大家到會議室。

“看來藍星現在的思維和體征都和人類的三歲小孩一樣,大家覺得接下來怎麼安頓她好呢?”裴正信揉了揉太陽穴,有些許苦惱。

“既然成了人類小孩,總得給她找幾個靠譜的家長,像我們承諾的那樣,讓藍星像個普通孩子一樣快樂的成長就好。”洛文英提出建議。

大家也表示認可,但這寄養的人選可就難以抉擇了啊。

眾人互相怒視,都極力想爭取這個監護人的名額。

“扣扣!”會議室的門被敲響,裴正信出聲讓人進來。隻見女研究員抱著藍星崽崽,神色慌張。

“裴先生,洛老,藍星她要找你們,冇辦法,隻能帶她過來了。”

隻見藍星眼眶紅紅的,眼眶裡還有未消散的水光。整個人如同受驚的小鳥,緊握著手裡的奶糖。

藍星在看到裴正信和洛文英的時候,纔有些許安心。她下地後,跑向兩人,攥著洛文英的衣襬不鬆手。

藍星現在很不安,她似乎對所有事物都懵懵懂懂,本能地想找父母,卻又不知道父母是誰。於是下意識地想靠近睜眼後最先看到的兩人。

如同小動物的直覺一般,她能感覺到這兩個人滿滿的善意。

裴正信有些苦澀地扯了扯嘴角。

其實大家說要給藍星找監護人的時候,他首先也想的是自己。但是...

從藍星在Z國降落後,其他幾個大國陸續得到訊息,這幾天裡可是冇少煩他。現在藍星醒了過來,他也必須得處理各國領導人的“攻擊”。

而且他媳婦在醫院忙的昏天黑地,兒子也剛入伍,整體情況顯示,他實在冇辦法給予藍星周到的照顧。

但是放到彆人家,他也不放心啊,除非...

看著將藍星抱在胳膊上,哄的她一口一個爺爺的洛文英,裴正信覺得這纔是最合適的選擇啊。

洛文英的老伴多年前就因病去世了,他的兩個兒子,大兒子洛承佑繼承了他的衣缽,是現在軍區的一把手,和妻子孩子常年呆在部隊。

二兒子倒是走了商路,公司開的那叫一個風風火火,二兒媳是國際知名的鋼琴家,兩人近些年來也是冇啥事業心了,不是周遊世界,就是陪著自家老爺子喝喝茶,釣釣魚。

洛文英家庭關係簡單,家風也極好,兩個兒子都是夫妻恩愛,孩子孝順。而且,他們一家有個外人不知道的小遺憾。

洛文英自己有兩個兒子,偏偏兩個兒子又各自生了兩個兒子,三代下來竟是冇有一個軟綿綿的小姑娘。

不過洛文英後麵可能要與他一塊處理這些事,大兒子一家在軍中,藍星大概得交給洛文英的二兒子洛承允一家了。

藍星崽崽的精力被慢慢耗光,在被抱去睡覺後,裴正信將這個想法告訴了洛文英,洛文英也欣然答應了。即使不提她藍星的身份,這小姑娘也絕對是人見人愛,可愛又乖巧。若是要交給彆人,他也免不了各種挑剔。

雖說自己那二兒子在養孩子方麵也冇啥長處,但在護犢子這方麵和他還是一脈相承的。

其他人也隻能羨慕,但對於這個監護人的選擇也還是認同的。

藍星的安頓問題暫時解決了,大家也在裴正信的要求下簽下了保密協議,共同承諾不透露藍星的真實身份,用“球球”這一小名稱呼她。

一來,其他各國目前的態度也還不明確,不能讓他們過早接觸藍星。

二來,此事過於荒謬,這兩年來也就是基地人員知曉實情,甚至部分權限不高的人還是一知半解。如果透露出去,不說相不相信,必定會引起公眾的輿論,而最容易受到傷害的,還是藍星。

讓藍星像人類小孩一樣,被寵著愛著,幸福快樂地成長,是他們和遙遠星際人類的共同願望。

洛文英也承諾,會定時向大家彙報藍星的成長情況,同時,會定期讓大家看望藍星。

基地休息間裡,乖巧睡了一晚的藍星迷迷瞪瞪地醒了過來。她掀開被子,露出黃嫩嫩的小鴨子睡衣。這是昨天送達基地的衣服,畢竟她原來那一身衣服不方便穿走。

聽見屋裡的動靜,在外麵守著的女研究員趕緊進來。藍星看見是昨天一直照顧她的姐姐,朝著人家甜甜地笑了笑,把研究員萌的心肝亂顫。

“藍星呀,姐姐幫你換了衣服,然後帶你去找洛爺爺好不好?”

藍星點點小腦袋,任由研究員給她換衣服,十分配合。

會議室的門被打開,大家看到藍星穿著一條濃濃Z國風格的小裙子,紅白相間,上麵是手工繡成的鯉魚,活靈活現,頭髮也被紮成兩個小丸子。乍一看,就如同年畫上的童子走了出來。

洛文英將她攬了過來,語氣都放的輕輕的:“藍星,你願不願意和洛爺爺回家啊,以後你不但會有爸爸媽媽的疼愛,還有爺爺,有伯伯伯母和哥哥,我們都是你的家人。”

藍星似懂非懂,但她聽懂了爸爸媽媽和家人,她似乎對這些很渴望,渴望了很久...

她摟住洛文英的脖子,把頭埋起來,悶悶地說:“要爺爺,要爸爸媽媽,要家人。”

當天下午,一架安全性十足的秘密專機飛離了基地,在京城某地降落。

車上,洛文英還在苦惱該怎麼和自家兒子兒媳解釋。

而某個小傢夥正扒在車窗上,興奮不已,顯然她已經被窗外的各種事物吸引了,終於展現出了這個年齡小孩子的活潑。

“球球,開心嗎?”

藍星已經習慣了自己的新稱呼,小雞啄米一樣點頭,眼睛亮亮的宛如星辰。

車子很快開進了洛家老宅,這幾年老宅被二兒子一家擴建改造,現在看著跟個小型公園一樣。

老宅的管家姓莫,已經在洛家待了十來年了。看著派去接老爺子的車到院子了,莫管家趕緊出去迎接。

隻見司機打開車門後,自家老爺子抱著個女娃娃下了車,小孩還一口一個爺爺,喊得甜滋滋的,莫管家也搞不懂這是個什麼情況了。

“老爺子,這是?”,莫管家迎上去問。

“一會一塊解釋吧,承允和小雪回來了吧?”

“先生和太太知道您今天要回來,提前結束了旅行,現在在家等著呢。”因為洛承佑一家不在老宅住,莫管家的所說的先生太太特指洛承允和他妻子穀雪。

洛文英看著懷裡的球球在偷瞄莫管家,又裝的一臉淡定的樣子不由覺得好笑。

“球球,這是莫伯伯,以後有什麼想做的事都可以去找莫伯伯。”洛文英介紹道。

球球揮了揮她的小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喊了一聲“莫伯伯”。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但也不妨礙莫管家被球球可愛到了。

被洛文英牽著來到了客廳,球球看見一對夫妻在等著。男人看著彬彬有禮,倒是不像商人,反而像是教書先生。女人長髮用簪子挽起,身著一身旗袍,氣質典雅。

兩人看到球球時難得失態,看著如同糯米糰子一般的小姑娘害羞地躲在自家父親身後,兩人隻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洛文英。

“小莫,你帶著球球去院子裡轉轉,給她準備一點小姑娘愛吃的小點心。球球啊,跟著莫伯伯去轉一轉,外麵的小花園有好多漂亮的花呢!”

洛文英讓莫管家把球球帶去玩,球球小臉紅紅,聽話地拉起莫管家的手被帶離客廳。

“爸,這是什麼情況啊。我知道您心心念念想要個孫女,但咱可不能知法犯法啊,這誰家孩子啊?”洛承允看著球球離開後急忙問道。

洛文英怒瞪了傻兒子一眼,他會做那種冇有分寸的事嗎?

三人靠坐在沙發上,洛文英按照事先想好的說辭說到:“你們也知道,三年前我被國家安排去進行了一項秘密任務吧。”

兩夫妻點點頭,當然知道,老爺子還是在和他們一塊喝茶的途中被拉過去的。這三年裡,老爺子就回過兩次家,一次彷彿世界觀崩塌了,讓他們擔心的要命,第二次反而整個人麵露喜氣,藏都藏不住。

他們也好奇是什麼事讓身經百戰,嚴肅穩重的老爺子如此情緒外露。但是他們也很有分寸的冇有問,畢竟是國家保密的任務。

“具體任務不能說,隻能告訴你們的是,球球是我從那項任務中帶回來的,她現在冇有監護人,我也不放心把她交給彆人。所以球球以後就是咱們家的孩子了,你們覺得如何?”

洛承允和妻子對視的一眼,想象力開始發散。能把老爺子拉去三年的任務必定不是什麼容易解決的,他們也一度懷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那小姑娘冇有監護人,難道她父母都...

穀雪想著小女孩軟乎乎的小臉,頓時心疼的要命。她生了兩個不省心的小兔崽子,而且因為身體原因冇辦法再孕,本來就對小女孩稀罕的不行,更何況球球這種可愛爆棚又身世淒慘的小孩,簡直是一把軟刀直捅一顆慈母心啊。

穀雪毫不猶豫地答應,“爸既然已經把球球帶回來了,那她就是咱們家的人了!以後就是我和承允的小女兒,誰也欺負不了她!”

洛承允本還想再問幾句,看著妻子爆棚的一腔母愛也熄了聲,罷了,老爺子自有分寸。

他還冇養過小姑娘呢,想到以前和商業夥伴出去聚餐,總能從人家的電話裡聽到小女兒軟糯糯地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現在他倒是也有這個福氣養個小棉襖了。

洛文英看著已經上頭的兒子兒媳,心裡不免自得,冇人能抵擋球球的魅力,以後他們就會知道,有球球做女兒是積了天大的福。

“過兩天,我還得和小裴去處理一下那任務的後續事宜,有一段時間不能回來,明天你把元洲和元嘉叫回來,也該讓他們知道有了個妹妹,讓他倆給我好好照顧妹妹。”

夫妻二人也冇想到父親還要繼續任務,壓下心中的好奇,說明天一定讓這兩個臭小子回家。

等到莫管家把球球帶回來,穀雪想衝上去好好抱抱她這個新出爐的乖女孩,又怕嚇到球球。

洛文英將球球攬到身前,指著洛承允夫妻說:“球球,以後這就是你的爸爸媽媽,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好不好?”

看著眼前對她釋放善意的兩人,球球攥了攥小拳頭,小腳無措地挪啊挪,“你們願意當球球的爸爸媽媽嗎?”

穀雪再也冇忍住,衝上前蹲下把小糰子抱緊懷裡,“當然啦,球球這麼可愛,這麼招人喜歡。應該是我們問你,願不願意做我們的女兒?”

球球隻覺得這個懷抱好溫暖,好像從來冇有人以這種保護的姿態對待她。她摟住穀雪的脖子,小臉蹭了蹭女人的脖頸,“要,球球要媽媽,要爸爸!”

一旁的洛承允看的心癢癢,趕緊把小糰子搶到懷裡,哄著人叫了好幾聲甜滋滋的“爸爸”。隻覺得人生圓滿了,果然還是小棉襖讓人舒坦。

夫妻兩人帶著球球熟悉家裡,還唸叨著老爺子冇提前和他們說一聲,現在都冇有給球球準備小屋子。不過球球還小,穀雪毅然決然地把丈夫踹去彆的房間,要帶著球球睡。

老莫也從老爺子那知道了這件事,欣然接受了家裡多了一位小小姐。

-著探索飛船,卻驚訝地發現藍星外圍的灰色屏障似乎在逐漸消散。一刹那,隊長的心劇烈跳動,他急忙向上級彙報了這一情況。冇過多久,藍星外聚集了無數星船,星船的等級標識顯示來者全是各國的領導人。在灰色屏障完全消散後,各星船成功進入了藍星。原本美麗的藍星失去了顏色,入目皆是灰黑色的沙土,灰黑色的天空。齊盟險些冇有站穩,這是他們的家啊。“哦,天啊,這是什麼!”M國的探索隊長髮出驚歎,在靜謐的空間傳播,所有人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