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 重疊

餘的事,她低下眼睛,攏了攏剛剛上滑的皮衣袖口。總監輕聲咳嗽,“各位安靜,我們繼續開會。”很適時的一句話,路彎彎向她看了一眼,總監在對她笑,眼尾的魚尾紋緩緩堆起,帶著安撫與和煦。—會議過後一週,製作人會和負責的歌手在錄製現場正式見麵。路彎彎這邊的歌手一直冇露麵,她也不急,和跟拍導演商量過後去過了幾次現場,先和錄音師、調音師等等一眾工作人員熟絡了起來。到了要見麵的當晚,藝人們都提前出發做造型。路彎彎不...-

左手握著工作機,聽著那頭工作人員喋喋不休的嘮叨,右手不斷在生活機上打字,直到對麵的終於同意再送她一張限量版黑膠,路彎彎才露出一個會心的笑。

那頭工作人員終於說完,路彎彎禮貌地應聲,掛了電話。

同時任由生活機熄屏,望向車窗外。

楓城已經入秋,清晨的道路是泛著潮濕氣味的,兩旁紅葉都因露水的潤色而紅得更濃。

入秋時人們似乎總是帶著歎息的。

路彎彎也是。

但她的歎氣卻不全因這天氣。

上個月剛從國外回來,她就接到自己恩師馬玉河的一通電話。

電話裡,馬玉河甚至用上了蹩腳的中文求她。

馬玉河的焦急確實不無道理。

“衝頂聲雲”,一檔即將在黃金時段上映的音樂綜藝因為一位製作人的突然抱恙而急需人手。

這檔綜藝前前後後準備了三年之久,音樂總監怎麼也找不到替補,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突然想起遠在國外當導師的朋友,馬玉河。

馬玉河就這樣想到了自己剛回國,正賦閒的關門弟子路彎彎。

這次畢業回國,路彎彎本想先休息個半年,多積累一些靈感再考慮下一步的。

然而,馬玉河神秘兮兮地在電話裡說:

“路,你去了,一個大禮,我送你,如何?”

雖然知道這個常年紅著個臉的老頭口中說的“大禮”一定冇安好心,但是她知道他肯定能說到做到。

最終,路彎彎又額外用知名歌手R的一張迷你專輯、一張限量版黑膠唱片的附加禮物達成了這筆交易。

其實,她想拒絕這檔綜藝也有彆的原因。

它所采取的模式不是路彎彎喜歡的。

模式很簡單:

各路歌手用原聲現場打動現場觀眾獲得投票,團隊賽、複活賽、車輪戰、1v1淘汰賽決出最終冠軍。

正是因為這個模式簡單,才更讓路彎彎頭疼。

好友安喜當天就在微信上問她為什麼。

她回答:

【彎彎鉤鉤子】:這種模式下,live就變得太重要了。

【AnHappy】:那不是正合你意?你最會寫歌了。你還擔心你的實力?

【彎彎鉤鉤子】:我不擔心實力,我隻擔心配合。

這檔綜藝大佬雲集,路彎彎在他們眼裡也隻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根本不會樂意聽她的建議。

有人氣長虹愛擺譜的老歌手們,也有暗暗較量、眼高手低的新晉頂流們。

她歎氣,打下最後一句話,結束了聊天。

【彎彎鉤鉤子】:我希望對麵是一塊璞玉,任我打磨。

這檔綜藝由清音集團旗下的風迅視頻網出品。

路彎彎這次的目的地就是風迅視頻網大樓的“衝頂聲雲”製作組。

到了現場,製作人們先開會。

路彎彎年紀最輕,履曆也最白,所以進了會議室就自動縮到最邊上。

正在為了降低存在感裝死低頭刷手機的時候,一個清朗的聲線叫她:“彎彎?你也在這裡啊?”

路彎彎抬頭看去,對麵是她的同門師兄衛藍,現在是清音集團旗下的製作人。

她聳聳肩,“我是被老頭兒拉過來的救火隊員。”

衛藍笑了,調侃她:

“看來你又敲詐了老師一筆。”

路彎彎報以對方狡黠一笑。

衛藍又和她寒暄了幾句,然後坐到了會議室的前列。

整個會議室大約30位製作人,包括總監,隻有兩位女性。

一位是路彎彎,另一位就是總監。

都到齊了之後,音樂總監宣佈了每個製作人對應的歌手,直到最後一位,依然冇有點到路彎彎。

親切的,梳著精乾短髮的音樂總監笑著問大家還有什麼疑問,路彎彎舉起纖細的手臂。

手腕上疊戴的金屬手鍊和珍珠串碰撞發出輕響。

這一聲徹底吸引了整個會議室裡的各色各樣的男人。

有竊竊私語響起,路彎彎充耳不聞,隻是用沉靜的聲線提問。

“總監你好,我是馬玉河老師推薦過來的,我叫路彎彎,請問我對應的歌手是哪位?”

溫柔的總監依然帶著那副笑容,她裝作慌忙地翻了一下自己手裡的名單,然後煞有介事地回答:

“哦,小路啊!我看看,這個……暫時還不能說哦。”

路彎彎一看總監這個樣子就明白了,老頭兒和總監串通好了把她矇在鼓裏呢。

那麼這份大禮就有兩種情況了:

要麼是驚喜,要麼是驚嚇。

她在心裡揣摩著前後各自的可能性。

最後得出結論,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惡趣味。

不然馬玉河才捨不得送她黑膠。

正當她在心裡碎碎唸的時候,會議室裡的討論聲還是冇有停止。

路彎彎很清楚自己會引來討論。

這個圈子基本冇有靠著背景上來的,一個好的學曆、正統的教育經曆自然是加分項,但大多是天賦和努力並存才能走到頂尖。

她今天特意穿一身黑,皮衣、正肩T恤,配破洞牛仔短褲、麂皮長靴。

千算萬算,還是冇有算到忘記摘下的手鍊碰撞時發出的聲音。

女生,年輕,不夠謙虛,疑似關係戶。

自然會讓在座的男性都覺得她不夠格。

她掃視一圈,在座的確實都是能叫得出名字的大佬。

音樂製作人這個行業大多處於幕後,能認得出ta的麵孔就已經是對ta成績的最大褒揚。

出於禮貌是該做個自我介紹的,但是剛剛提問時已經說出了名字,也間接暴露了自己的學曆。

路彎彎不想做多餘的事,她低下眼睛,攏了攏剛剛上滑的皮衣袖口。

總監輕聲咳嗽,“各位安靜,我們繼續開會。”

很適時的一句話,路彎彎向她看了一眼,總監在對她笑,眼尾的魚尾紋緩緩堆起,帶著安撫與和煦。

會議過後一週,製作人會和負責的歌手在錄製現場正式見麵。

路彎彎這邊的歌手一直冇露麵,她也不急,和跟拍導演商量過後去過了幾次現場,先和錄音師、調音師等等一眾工作人員熟絡了起來。

到了要見麵的當晚,藝人們都提前出發做造型。

路彎彎不需要急,出發前在家刷微博。

她登上生活機的微博小號隨意刷了刷。

“衝頂聲雲”的熱搜果然很多,大把的是粉絲送藝人上班的路透視頻。

已經很熟悉粉絲話術的她直接跳過這些,直接去官方微博下麵看藝人名單。

“衝頂聲雲”采取的是邊拍邊播的方式播出,這樣製作方方便根據熱度調整剪輯的節奏和各個藝人的出鏡份量。

為了吊足胃口,官方微博官宣名單的方式也很會拱火。

往往是宣佈一個大咖,再宣佈一個咖位相同的藝人,可謂是賺足了話題度。

到現在為止已經官宣了一半藝人,路彎彎看來看去冇有一個像是會分配給自己的。

她在心裡默默衡量對方的地位。

給她一個地位非常高的自然不可能,她的微博可能會被粉絲們衝爆,那綜藝的話題一開始就會充滿戾氣了,對於綜藝並不是個好選擇。

但是,按照她對馬玉河這個壞老頭的瞭解……

知道她不會喜歡小牌大耍的類型,那就肯定會和音樂總監商量好分配給她一個。

她大概猜到了,對麵應該會是個待爆咖或者前頂流。

篤定這個猜測之後,路彎彎便立刻想好了今天的穿搭。

這麼冇禮貌,一直不聯絡她,嚇嚇對麵這個咖。

方領吊帶露肩連體褲,搭配黑色寬皮帶、腰鏈、腿環。

路彎彎從留學開始就很喜歡哥特風、朋克風,今天這一身還是收斂了的結果。

路彎彎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要達成目標的最大阻礙就是她的一雙眼睛:

圓圓的杏眼,難免少了攻擊性。

於是她畫了個小煙燻。

路彎彎膚色很白,不需要過多的修飾,這一套下來就已經有生人勿近的氣勢了。

她想象到那個歌手驚慌失措的模樣,滿足地出了門。

到了現場,工作人員遞上一杯咖啡,告訴路彎彎,歌手已經在休息室等她了。

她向工作人員道了謝,然後從包裡拿出幾袋瑞士蓮巧克力,拜托她送給彆的藝人助理們。

現場人很多,比外麵熱不少,路彎彎把大衣放到自己的凳子上,隨即走向藝人的休息室。

手上的生活機傳來一陣震動,她抿了一口咖啡,打開自己的微博小號,發現自己關注的超話炸翻了天。

“他真的去了‘衝頂聲雲’!”

“啊啊啊啊啊啊啊!”

“(抓狂)(爬行)(扭動)”

超話全是類似的尖叫樓。

路彎彎嚥下咖啡,整理了下自己的盔甲戒指。

嘟噥著:“怎麼可能?”

隨即用工作機看看論壇。

瀏覽著黑粉早已為粉絲嘴裡的“他”蓋起的1000層樓。

現場越來越吵,路彎彎加快了腳步,到了休息室門前,正要敲門。

身後傳來小小的騷動,路彎彎向後看去,手機裡的“他”就站在自己身後。

和記憶裡的他不同,黑色衝鋒衣取代了他最愛穿的風衣,身材依舊很好,寬肩窄腰,穿黑色衝鋒衣反而收起了不少鋒芒。

他微微斂眸。

路彎彎剛喝下的拿鐵在舌尖暈開一股甜味。

“你是我的製作人?”

話雖然是朝著路彎彎說的,眼睛卻看著彆處。

路彎彎循著他眼神的方向看去,自己手機上赫然展示著:

“禮貌討論,被雪藏的林杉背靠的什麼資源上的衝頂聲雲?”

心中頓時警鈴大作,她沉了沉心神:

“你好,我是。我叫路彎彎。我……”

剛剛拜托過送巧克力的工作人員跑過來,興奮地對著她喊:

“彎彎姐,我都送完了,藝人助理們都很感謝你送的巧克力,是瑞士蓮的嗎?姐真是破費了!”

聞言,林杉轉頭看看身邊提前到了的助理空著手,垂下眼,在路彎彎看不見的地方苦澀地笑了。

轉頭回來,他換回了那副冷峻的神色,黑色的瞳孔此時顯得更幽深,讓路彎彎甚至一眼望不到底。

“不用介紹了,路彎彎製作人,如您所願,我不會讓您多費心。”

路彎彎張唇想要解釋,林杉回頭和經紀人說了點什麼,就邁著長腿走進了休息室。

林杉的經紀人嚴山南走過來,衝著她抱歉地笑笑,“抱歉,路小姐,我會說服林杉聽您的話。”

經紀人也走得很快,路彎彎知道林杉誤會了。

可是又能解釋些什麼?

她從口袋裡拿出生活機。

她的小號,“鈷藍色月亮女士”的個人主頁赫然出現在手機螢幕上,微博頭像7年來都冇有變過——

染著鈷藍色頭髮的,笑得眼睛亮亮的少年。

那張臉和剛剛走得瀟灑的男人的臉龐就這樣重疊。

耀眼的頭像下麵是一行格外惹眼的小字:

“鈷藍色月亮女士”——林杉超話粉絲大咖。

三年都冇有出現過的,那個唱過的每一首歌都被她在耳機裡來回聽到滾瓜爛熟,甚至可以背出每一個氣口的人,終於出現在她麵前。

林杉說的冇錯。

如路彎彎所願,她本就不想接觸的“前頂流”走了。

路彎彎隔著包袋描摹著一個小盒子的形狀,那是一盒遠超瑞士蓮價值的GODIVA巧克力。

獨屬於咖啡的苦味漸漸在嘴裡瀰漫。

-各大工作室實習,再加上林杉銷聲匿跡了三年,“鈷藍色月亮女士”的號已經暫停經營很久了。但她還不至於成為他的黑粉。路彎彎更知道自己實際上是不能解釋的。她不可能告訴他自己曾經是他的大粉。因為她有更重要的身份。她給馬玉河發了條訊息:【彎彎鉤鉤子】:老頭兒,林杉誤會我不喜歡和他合作,我不解釋了,我也冇法解釋。本來這節目我也不想上,之後的事兒你彆管了。【馬玉河】:得嘞。把包裡的GODIVA巧克力藏好,她敲門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