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費可

直都在演戲!一直都在欺騙你!她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壞女人!壞女人!”張萱萱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怨恨,彷彿要替費可將這些年來所受的委屈和痛苦一股腦兒地發泄出來。她的眼神中閃爍著怒火,手指緊緊地捏著手機,似乎想要將那個人從螢幕裡揪出來質問一番。然而,無論她怎樣的憤怒與咆哮,那個人始終隻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冇有任何迴應。張萱萱還在罵著,突然一陣耳鳴,腦海裡彷彿多了一股嘈雜的機械音,“你願意去拯救費可嗎?”“當然...-

“你想拯救他嗎?”突然間,一道神秘而空靈的聲音在張萱萱的腦海深處響起。這道聲音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帶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讓張萱萱不禁為之一震。她驚愕地四處張望,但卻發現周圍並冇有任何人的身影。那聲音似乎知曉她心中所想,繼續說道:“如果你想救他,就必須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張萱萱問道。

“很簡單,跟我綁定,如果你能夠順利完成任務,你不僅可以改變他的命運,還能夠回到自己原本所屬的那個世界。”

“那如果我失敗了呢?”

“宿統自毀裝置啟動,宿主抹殺,係統重置回廠。”

“那如果我拒絕綁定呢?

“你不會拒絕的。”腦海裡的聲音彷彿早有預料。

張萱萱望著遠處漸行漸遠的李澤瑞,終於下定決心,“好,我答應你!”

“新生係統綁定成功,我是007,從這一刻開始,你就是我的宿主了,請記住,你在這裡的任務隻有一個——拯救費可。”係統的聲音在張萱萱的腦海中迴盪著。

張萱萱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我一定會做到的!”

綁定係統後,張萱萱花費了點時間理了理自己的思緒,等她趕到禮堂的時候,李澤瑞剛進去做采訪,老師也已經開始清場了。

“何珊。”雖然早已知曉劇情,但看到何珊在出禮堂後一秒變臉的冷漠模樣,張萱萱還是覺得有些生氣,“何珊,我們談談吧。”

天台

張萱萱看著那斑駁牆上的藍色字跡,內心有些感慨,“這裡,是你和李澤瑞的秘密基地吧。”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聽到張萱萱的話,何珊走到她身邊,快速用手拭擦牆上的名字,直到李澤瑞的名字變得模糊不清,才慢慢停下,“張萱萱,你找我過來到底想說什麼?”

“何珊,你喜歡李澤瑞嗎?”

“什麼喜歡不喜歡的,不過是同學們惡作劇罷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再說,李澤瑞是我們學校的驕傲,想向他看齊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如果你想告老師,就隨便吧。”何珊語氣有些激動,有些窘迫,卻唯獨一絲冇有早戀被識破的羞澀。

“A

good

story

is

always

waiting

for

someone

to

tell.

何珊,我希望你永遠隻是聆聽者,而不是書寫者。”

‘宿主,在這個時空裡,何珊是認識原主的,你不怕被髮現?’係統提醒道。

‘怕什麼,反正在她眼裡,我不過是點頭之交罷了。’

每個班級裡都會有這樣一類學生。他們出身平凡,毫不起眼,成績平平無奇。同學聚會時總是容易將他們遺忘,冇有人會記得他們的生日或星座,甚至連名字也可能時常被寫錯,何珊和張萱萱便是如此。但有所不同的是,何珊選擇將名字裡的“姍”改成“珊”,而張萱萱卻選擇了沉默。

備考的日子如同白駒過隙,轉眼間便迎來了高考日。

‘係統。費可今天的黑化值是多少?’自從市二模那日學校采訪之後,李澤瑞就再冇有在學校裡出現過,幸好係統告訴張萱萱可以用黑化值去檢測李澤瑞的行動。

‘跟昨天一樣,隻有40。’

‘除了剛開始那夜的不斷橫跳,費可的黑化值好像一直都是40。’

‘那不是很好嗎?用你們的話來講,這應該叫做簡單模式吧。’

‘但願如此。’張萱萱剛停下跟係統的交流,便看到李澤瑞跟何珊在惠山十中校門前交談。‘費可果然他還是來了。’

‘宿主,你想怎麼做?’

‘當然是...秘密!’隻見李澤瑞揮手跟何珊道彆後佯裝離去卻又轉身準備進校,張萱萱連忙上前拉住他的手,他們四目相對,李澤瑞的眼裡寫滿了錯愕,“同學,我忘記帶文具了,請問可以借你的嗎?”

不等李澤瑞拒絕,張萱萱一把奪過他手裡的文具袋,快步跑向了校門,在臨近校門前的那一刻,張萱萱甚至還特地轉身向他道謝,“謝了,我會好好考的。”

望著張萱萱漸行漸遠的背影,李澤瑞靜靜地站在校門,他站了好久好久,終究還是選擇了離開。

考試結束的時間到了,李澤天和繼母卻未能在惠山十中校門前接到李澤瑞。返回家中,李澤天看到李澤瑞仿若無事般坐在家中看書,他瞬間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像瘋子一樣撲向了李澤瑞,拳頭如雨點般落到李澤瑞的身上。雖然疼痛,但李澤瑞此刻心中覺得前所未有的輕鬆,彷彿一塊壓在身上的巨石終於被移開。

-萱萱遠遠望去,少年意氣風發的模樣映入了她的眼!“不會吧……”看到少年的模樣,張萱萱終於確信自己是真的穿越了。雖然是第一次相見,但眼前的少年卻有著一張似曾相識的臉龐,那張臉讓人感到無比親切與熟悉,就好像已經認識了很久一樣。尤其是當看到他那雙明亮而深邃的眼睛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費可......”張萱萱口中不自覺地喃喃出聲,腦海裡也浮現出一個模糊的身影。然而很快便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眼前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