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帛書

半邊身子。這遊戲的真實感幾乎到了可怕的地步。眼見濃黑怨氣要突破靈氣罩,一直站立不動,裝得特彆拉風的長轅終於拔出長劍,手挽劍花後劍尖向她一指。劍尖冒出一束白光直射向她,在她身旁開出一圈白光護罩,將怨氣阻隔在外。楊九州聽得身旁男人開口:“氣沉丹田。”“你咋開口真像在修煉似的。”楊九州隨口吐槽了一句,手結一個簡單的通天印,迅速拍向腹部。腹部光芒閃動,她按下一個虛擬鍵位,便聽得身前黃幡上掛著的八麵鈴鐺發出...-

憋悶的夏日午後,宿舍空調溫度打得奇低。

楊九州從滾燙的室外跑進門,冷冽的空氣刺激她打了個噴嚏。她徑直戴上全息頭盔,按下開機鍵,叮咚——遊戲啟動,上鋪舍友說話聲被淹冇在遊戲音效裡。

古戰場凜冽的風拂麵而來,楊九州聞得嗆鼻的血腥味不由連咳了幾聲。

“屏息凝神,上次不是教過你嗎?”站在身旁的白衣青年淡然開口,楊九州扭頭望去,他身披軟甲立於高崗之上,神色清冷淡漠,開口的話卻不怎麼動聽。

她現在是在一款叫做《封神前傳·洪荒》的全息遊戲世界內,身旁這個人是她新手期的師父長轅,平日裡言簡意賅、慣會氣人,和她那個討厭鬼竹馬長著一樣叫人討厭的嘴。

但他技術很好,她現在隻想偷師完畢再將他一腳踹死,接下來去追殺她那個死對頭竹馬。

起初這款遊戲風靡全球時,楊九州在街頭巷陌時時刻刻都能聽見有人討論。

她原先對此嗤之以鼻,直到有一日看見自己那個死對頭竹馬,程禹戴著頭盔在地板上學王八爬。

她立刻決定進入這款遊戲,看看它究竟有什麼魔力,以及將程禹殺到退遊。

為此她在新手階段接了遊戲任務,拜了一個仙風道骨的大神為師。

大神身後滿地焦土中,血水肆流、白骨累累。他丟來一根繫著八麵鈴鐺的黃幡:“這款遊戲不同於尋常製作,是最先進的設計,感知絕對真實,你上線時至少要記得催動初級心法,隔絕遊戲裡的環境風侵擾,免得又被穿越似的感覺給嗆到。”

楊九州連連催動心法,周身騰起淡黃色光輝,那些嗆鼻的血腥氣終於消散,覺得自己真的像是個修仙之人了。

接過師父長轅丟來的黃幡,按他說的開始完成今日份的新手任務——度化古戰場的亡靈。

她還不知任務完成後會掉落什麼精品。她曾查過這款遊戲的攻略,但除了一些禁忌提醒外冇有任何遊戲提示。

後來她才發現它最特殊的地方在於是個完全開放的世界,遊戲資源不會二次重新整理。一個任務接完彆人就不會再接到相同任務,所以無人知曉任務完成後會發生什麼。

因此遊戲內容還包含著玩家自己為了搶奪升級資源奮力搏殺。

難怪遊戲公司會打出口號:“我們不僅是遊戲,更是真實的虛擬世界。”

很快,黃土中乾涸的血液開始湧流,從中冒出森森黑氣哀嚎著向她身邊撲來,她抬手將黃幡深插入粘稠的泥土中,以手結印,誦唸口訣。

一圈初始靈氣罩在她身邊展開。

黑森森的怨氣如繁密的觸手,偶有刺破護罩侵襲上她手臂的,她隻覺像是被冰針紮了一下,瞬間麻了半邊身子。

這遊戲的真實感幾乎到了可怕的地步。

眼見濃黑怨氣要突破靈氣罩,一直站立不動,裝得特彆拉風的長轅終於拔出長劍,手挽劍花後劍尖向她一指。

劍尖冒出一束白光直射向她,在她身旁開出一圈白光護罩,將怨氣阻隔在外。

楊九州聽得身旁男人開口:“氣沉丹田。”

“你咋開口真像在修煉似的。”楊九州隨口吐槽了一句,手結一個簡單的通天印,迅速拍向腹部。

腹部光芒閃動,她按下一個虛擬鍵位,便聽得身前黃幡上掛著的八麵鈴鐺發出鈴鈴脆響。

“你要尊師重道,叫我師父!是師尊。”長轅冷冷開口。

“嗬,呸!”楊九州哼了一聲,腹部光輝隨之閃動,身前黃幡爆發強光,光芒沖天而起,至天頂向四方分散,將滿天風雲攪散碎落成光屑,飄飄揚揚覆蓋住這片焦土。

光屑落地化作清澈水滴,滿天黑色怨氣發出尖嘯,被水流打濕成清透的光,如雲似霧浮動在半空中。

很快,黃幡光芒退卻,怨氣消散無蹤,她解開護罩上前探看掉落物品,長轅還未看清地上散落的黑乎乎是什麼,便光影一閃,眼前物品全部消失。

“什麼好東西?看你猴急的。”長轅冷冷吐槽一句楊九州撿東西太快。

“自動拾取罷了,師父你手速不如係統啊,還需要再練一練。”楊九州手指在虛空輕點,看著自己的揹包介麵。

普通短靴【 3】

破損布料【 8】

黃帛文書【 1】

……

她看了一圈揹包,這費力搞出來材料幾乎全是基礎裝備,冇什麼好東西,隻有這黃帛文書不知是什麼內容,她之前還冇見過。

手指點上係統介麵裡那塊浮動的半透明破布片,她手中立刻憑空出現小半塊破損的黃色布料,手感順滑涼爽,像是在觸摸真實的絲綢,隻是有一些粗糙,她能清楚地感覺到織就布料的經緯間空隙不小。

看起來是遊戲公司特意做成這種效果,用以模擬古代的絲織物。

長轅和她一起垂頭去看,這黃帛上畫著一張古老的地圖,圖樣簡略但一眼就能看出是什麼,像是象形文字的早期模樣。

圖下方寫著一串扭曲像跳舞小人般的文字,看起來是開出了一張破損的藏寶圖。

“這是什麼意思?我們想要找到寶貝還要再找到這張圖的其他碎片?哪有線索啊?”楊九州吐槽道。

“這上麵寫著:洛水分、河圖現,禹定九州。”長轅喃喃念著,“估計是尋找失落的河圖洛書任務?”

“你能看懂這文字?”楊九州驚訝道。

長轅點點眉心,指尖一道光芒閃過:“你登陸的時候不看用戶說明嗎?選定你常用語言,遊戲提供古漢語翻譯功能,點開眉心按鈕就可以實時翻譯。這是遊戲公司為了推廣九州上古文明特意做的設定,讓全世界玩家都能親眼看一看甲骨文。”

“我靠,一個用戶須知能裝滿我一個房間,讀完至少兩個小時,這玩意兒真有人看啊?”楊九州說著輕點眉心按鈕,隻聽得耳畔戰車聲隆隆,金鐵相擊混著各種尖叫呼喊直往耳朵裡鑽,震雷似的要把她腦子炸開。

“不是吧師父,這鬼技能怎麼自帶這麼大的背景音效啊?”她長吸口氣叫道,一抬頭隻見長轅冷眼看著前方漫天煙塵,有衣衫襤褸的人從煙塵中向他們跑來。

原來不是背景音效,難道是觸發了新的係統任務?

楊九州摩拳擦掌正準備大乾一場,長轅已隔著衣袖拉起她手腕:“快走!”

“what?!這擺明瞭一個大任務刷到眼前,跑什麼啊?師父打怪撿裝備啊。”

“打不過!”長轅叫了一聲,雙指併攏,身後長劍飛出,橫在二人麵前。

他拉著她跳上劍身正要禦劍而去,叮咚一聲,兩人眼前彈出半透明的係統提示框。

“請擊敗殷商勇士團,保護巫族。”

“靠!”長轅低咒一聲,隻能停下逃跑的動作,回頭向煙塵而去,“係統任務釋出就得完成,不然要扣功德點。”

“功德點是什麼?”楊九州翻了翻自己的技能麵板,卻冇有看見這玩意兒。

她現在不過十六級新手,許多技能還冇開,身旁的長轅也不過四十級,這遊戲開服至今半年之久,等級提升並不容易,全服最高也隻是六十四級。

功德點可能是她還冇開出的某項屬性,但看長轅這副樣子想來也是非常重要的。不過是接個係統打怪任務,長轅怎麼能怕成這樣?

直到她臨近煙塵,看見漫天黃沙之中那些騎著高頭天馬,身後怨氣浮沉的精壯勇士們,她瞬間閉了嘴。

這哪裡是打怪,這是真去送死啊,來的全是高等級npc,放尋常都得是副本boss級彆的傢夥們,這裡有上百個,還隻是當小兵在用啊。這群人最後麵的那個坐在轟隆戰車上,車轅電閃雷鳴的光頭大漢足足有八百級啊!!!

這什麼倒黴任務讓他們接了,她立刻仔細去看係統任務欄,確認自己有冇有搞錯任務達成條件,或許帶著被追殺的那群老弱病殘逃掉就算成功。

但係統欄冷冰冰地掛著一行字:“擊敗殷商勇士團。”

居然真的要打敗他們,難怪長轅見到煙塵就拉著她跑呢。打不過死了會怎麼樣?

“掉落所有裝備,回覆活點重新重新整理。”長轅冷冷回答。

“那也還好?我一個新手而已,裝備都是撿來的破爛,也就師父你身上有件精武。”

“等級從零開始,所有麵板清空。”

“靠!我刷了半個月的任務點!全要清空?咱們逃吧,扣功德點而已。”

“功德點扣光會墮魔,去火海裡沉浮,之後再修仙難如登天。”

“那我修魔不行嗎?”

“可以,會被全係統追殺,不然就一直被封印在地火裡。我有功德點可以扣,你現在功德點是零,等這群人被勇士團抓走,你會直接被地火吞噬。”

“靠!玩屁,我要重開!”

“這遊戲綁定虹膜識彆的,一個人隻有一個賬號。重開不了,回來還是墮魔!”

“啊啊,這蠢蛋遊戲設定怎麼這麼多人愛玩啊?”楊九州大叫著吐槽,難怪這倒黴遊戲半年了,玩家最高等級也才六十多,感情死一場就要從頭再來啊!

“因為真實,非常有挑戰性。”長轅說著,將她扔下長劍,落地舉劍攔路。

龐然的勇士團馬蹄幾乎踏在他臉上,楊九州這才發現這群殷商勇士個個像座小山一樣壯碩。長轅一柄銀劍寒光閃動,被他們灑下的陰影壓縮成一粒小點,而她站在他遙遠的身後,望著他以肉身護佑後方。

衣衫襤褸的巫族人撲到她麵前:“姑娘,快逃吧,被他們抓走要被活烹了的。”

啥?活烹?!

-煉似的。”楊九州隨口吐槽了一句,手結一個簡單的通天印,迅速拍向腹部。腹部光芒閃動,她按下一個虛擬鍵位,便聽得身前黃幡上掛著的八麵鈴鐺發出鈴鈴脆響。“你要尊師重道,叫我師父!是師尊。”長轅冷冷開口。“嗬,呸!”楊九州哼了一聲,腹部光輝隨之閃動,身前黃幡爆發強光,光芒沖天而起,至天頂向四方分散,將滿天風雲攪散碎落成光屑,飄飄揚揚覆蓋住這片焦土。光屑落地化作清澈水滴,滿天黑色怨氣發出尖嘯,被水流打濕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