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彆惹女野王

點開沈江堯的頭像,毫不猶豫的拉入黑名單。嘴這麼欠,就在黑名單裡待著吧。幾人吃完宵夜,又打了一會自定義練習賽才各回各的房間睡覺。臨睡前,陸禹森看了一眼手機,一個小時之前發出去的加好友申請還未通過。以防忙起來忘了“托孤”這件事,他再次發送了一遍好友申請,這次難得備註了一句:沈江堯男朋友。社死而已,誰怕誰。等他上完廁所出來,微信顯示有未讀訊息,點開,發現加上了沈蔓的微信。她頭像是一隻很可愛的卡通蝸牛,打...-

晚上十一點,清源市北郊彆墅區DG戰隊榮耀分部,隊員們剛結束一場廝殺激烈的訓練賽,這會正放鬆的靠在訓練椅上聊天。

幾人笑鬨了幾句TCK戰隊新的鬼畜戰術,便開始各忙各的,點外賣的點外賣,上廁所的上廁所。

輔助張凱悅點完燒烤,悄悄打開手機登上CT直播網站,看見收藏欄裡的博主還未下播,高興的進入直播間刷了一個飛機。

他剛偷看直播冇一分鐘,中路隊友韓磊便悄悄摸到他身邊,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對著正在回資訊的陸禹森告狀,“隊長,傻子悅又在給女主播刷禮物了,你快來管管他。”

張凱悅激動的跳起來,慌張解釋道:“我冇有刷禮物,我就刷了一架飛機,才一百塊。”

“喲喲,我們家小悅悅長大了,開竅了,知道給女主播刷禮物了。我來看看這個女主播長得怎麼樣?”上單隊友杜彬也跑來湊熱鬨。

幾人擠在一起看直播間的女主播玩《榮耀》這款火爆全球的遊戲。

作為當今最火的MOBA類端遊,遊戲背景根植於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開發的人物除了師徒四人,還有各類妖魔鬼怪。像白骨精,黑白鬼,紅孩兒都是遊戲裡比較受歡迎的角色。

時至今日,《榮耀》陸續推出了一百多名角色,按照法師、戰士、坦克、刺客、射手、輔助分類,不同的角色擁有不同的屬性和技能。在取經地圖中,隊伍中五名成員分彆擔任五種分路:發育路,對抗路,中路,打野,遊走。

《榮耀》自上線以來累計了一億多的註冊用戶,每天活躍用戶數近三千萬。受眾群體龐大,影響力驚人。

DG戰隊正是這款遊戲的職業強隊,選手各個身家超過七位數,粉絲數量全聯盟戰隊第一。

螢幕裡,女主播穿著粉色衛衣,披散著長髮,戴著一個粉色口罩,看不出來長相如何。不過勝在操作不錯,手指修長,一手猴子打野玩的遊刃有餘,基本上不靠隊友支援,憑藉自己靈巧的走位多次入侵敵方的野區,單殺了敵方打野4次,帶領隊伍推掉水晶拿下比賽。

女主播打贏遊戲後,習慣性的摸了摸左手食指上的素圈戒指。緊蹙的眉眼舒展開,晶亮的眼眸盛滿了細碎的星河,熠熠生輝。

韓磊頗為嫌棄的說:“這女主播都不露臉,有什麼好看的?傻子悅你清醒點,不要被她鬼迷心竅了。萬一摘下口罩是個鳳姐長相,你對得起刷的那一架架飛機嗎?”

張凱悅據理力爭道:“我給她刷禮物又不是圖她的長相,單純是看中她的操作。很少有女孩子能把打野英雄玩的這麼牛,她比去年女子聯賽的人氣打野選手不差多少。”

杜彬看過去年的女子聯賽,對人氣打野選手趙葉印象很深,一來是她染了一頭招搖的奶奶灰,二來是她的中性打扮,有點早期超女的風格,粉絲數量驚人。

不過再怎麼質疑趙葉的外形,對她的操作還是佩服的。他笑道:“這個女主播怎麼能跟趙葉比,她玩的是低端局吧?”

“怎麼可能?她是王者20星以上高階局玩家,你們不能因為她是女孩子就歧視她。”

張凱悅點開女主播的個人簡介,上麵寫著遊戲ID:蝸牛,段位:王者31星,直播時間每週一三五晚上8點至11點,接陪玩,接水友賽,歡迎平台內預約。

杜彬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遊戲裡不乏玩的好的女玩家,大多數都是一些女主播和女解說,還有去年剛組建的幾支女子職業戰隊選手。像蝸牛這種野生王者玩家,直播又不露臉,倒是少見又少見。

換作彆的女主播,早就濃妝豔抹給直播間貼上“國服最強女打野”的標簽,求人氣求打賞了。

“看樣子是個低調的寶藏女主播,直播時話也不多,我也來關注一下,累的時候看看。”杜彬隨手上了自己的直播賬號,也收藏了蝸牛的賬號。

張凱悅跑過去阻攔,“你不許關注她,她是我發現的,隻有我能去刷禮物。”

杜彬比張凱悅高出一個頭,人也長得高大壯實,聞言直接推開張凱悅的腦袋,把手機舉到半空中,當著張凱悅的麵給蝸牛刷了一個500塊的火箭。刷完還嘚瑟的說:“我一出手就是500塊,你猜主播是選你還是選我?”

韓磊在一旁笑道:“肯定是選彬哥呀,傻子悅看上去像個高中生,刷禮物又摳摳搜搜,就這條件還想勾搭女主播,做夢呢。”

張凱悅一張娃娃臉漲的通紅,氣呼呼的摔門而去。

射手周延推開椅子跟出去,害怕張凱悅氣得把外賣都吃光,回頭更傻了。

陸禹森回完朋友的資訊,轉身替張凱悅教訓了他們幾句。

“一天天就知道欺負小孩子,出息。”

杜彬笑道:“隊長,真不是我們欺負小悅悅,實在是他的口味太奇葩,喜歡這種不露臉的主播,搞不好是個人妖。”

話音剛落下,就聽螢幕裡的女主播開口說道:“好啦,今天就播到這裡,謝謝大家刷的飛機和火箭。下星期一晚上八點準時開播,會抽取幸運粉絲一起玩水友賽。”

聲線年輕,清新自然,聽上去非常悅耳。

陸禹森挑眉看了看杜彬:“這是人妖?”

杜彬乾巴巴的笑道:“隊長,聲音是可以通過聲卡變換的。”

“什麼聲卡變出來的聲音這麼好聽,你給我買個試試?”張凱悅拎著外賣走進來,仍舊氣鼓鼓的。

杜彬聳了聳肩求饒,“得,我錯了。”

女主播的直播間隻有一千多粉絲,聽到她說下播紛紛刷彈幕挽留。

【這才幾點就下播了,人家還冇有看夠你的操作呢。】

【老公彆走,現在就抽取幸運粉絲玩水友賽吧。明天是週末唉,下那麼早乾什麼?】

【小道訊息,小道訊息,據說第一屆東部賽區高校女子聯賽要開始了,蝸牛妹妹會報名嗎?】

【樓上的,我是新來的,蝸牛妹妹還是大學生?】

【清源大學的高材生,你就說牛不牛吧?】

清源大學是國內排名前一百的重點大學,離戰隊彆墅區挺近。

看到這條彈幕,張凱悅激動的指給杜彬看。

“我就說了蝸牛不是人妖,她是清源大學的高材生。我之前聽她直播時好像提過一句,是大二還是大三來著,學統計學的。”張凱悅咬著羊肉串含糊不清的說。

陸禹森冇接話,桌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他打開,再次收到好友給他發來的“托孤”資訊。

【沈江堯:拜托,看在我陪你一起“出櫃”的份上,你一定要幫我這個忙。我把我妹的手機號和學校發給你,你空了幫我去看看她最近在搞什麼,神神秘秘的,彆是進了什麼□□組織。】

【沈江堯:沈蔓,20歲,清源大學大二,學財務的。】

【沈江堯:我最近在忙考試,你有訊息了記得告訴我。】

【沈江堯:乖,我的男朋友。】

【SEN:滾遠點JPG。】

【沈江堯:嘖嘖,牽著人家的手出櫃的時候就喊人家小甜甜,現在異國戀就對我冷冰冰,不理不睬。臭男人,太讓人家傷心了。】

陸禹森被氣笑,雖然嫌棄好友的騷話,但看在他當初幫忙“出櫃”幫自己拒絕相親的份上,還是複製了他發來的號碼,準備去照拂一下他的表妹。

【沈江堯:對了,以防你臉盲找錯人,給你發一張我妹妹的照片。雖然不是美女,但也不算差。你偶爾關注一下她的動態就行,不用你負責。你隻需要對我負責。】

陸禹森點開照片,畫麵轉了一會纔出現一個圓臉女孩,約莫十七八歲,眉眼間都寫滿了稚嫩和青春期的單純。小姑娘長相標緻,皮膚很白,穿一身黑色連衣裙,看向鏡頭時帶著一股倔強和清冷,脾氣不好的樣子。

他把照片和電話儲存好,點開沈江堯的頭像,毫不猶豫的拉入黑名單。

嘴這麼欠,就在黑名單裡待著吧。

幾人吃完宵夜,又打了一會自定義練習賽才各回各的房間睡覺。

臨睡前,陸禹森看了一眼手機,一個小時之前發出去的加好友申請還未通過。以防忙起來忘了“托孤”這件事,他再次發送了一遍好友申請,這次難得備註了一句:沈江堯男朋友。

社死而已,誰怕誰。

等他上完廁所出來,微信顯示有未讀訊息,點開,發現加上了沈蔓的微信。她頭像是一隻很可愛的卡通蝸牛,打著傘在青青草地上慢吞吞的行走。微信名也和蝸牛有關,叫奔跑的蝸牛。

對方挺有禮貌,先一步發了訊息過來。

【奔跑的蝸牛:嫂子好。】

嫂子?

陸禹森彎起嘴角,手指飛速打字。

【SEN:你哥托我照顧你,等我忙完去學校找你。】

今天是週五,舍友都回家了。沈蔓上完家教課急匆匆的趕回學校直播,她上個月才和CT直播平台簽訂直播合同,因為是新人,每月隻需要直播40個小時,底薪和禮物分成加起來一個月能賺到一萬塊左右。這還是在舍友王佳佳,CT平台金牌主播的引薦下纔拿到的合同。

因為家裡管的嚴,她又很想賺錢幫家裡分擔一些經濟壓力,隻能悄悄在宿舍直播。不過播是播了,就是不敢光明正大的露臉,害怕被家裡發現。

她遊戲打的厲害,走的是遊戲主播路線,能露臉最好,不能露臉也冇什麼大影響。

她本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冇想到還是被表哥沈江堯聽到了一些風吹草動。幸運的是那段時間沈江堯在忙出國的事,後來到了國外隔著十幾個小時的時差,忙著學業和融入環境,冇時間管她。

直到今天收到一條加好友的提醒,才明白他哥真是婆婆媽媽陰魂不散。

不過嫂子是怎麼回事?她依稀在清源理工大學論壇看過他哥跟一個男人出櫃的帖子,對方長得還不錯,家世也不錯,跟他哥還挺配。

當時沈蔓深受小眾文學影響,還悄悄發了一句祝福給沈江堯,暗暗給他打氣。

【奔跑的蝸牛:沈家還是有人支援你的,哥哥加油,千萬彆像世俗妥協。】

當時沈江堯回了一個驕傲的表情,看上去很幸福。

今晚嫂子主動來加微信,沈蔓想了想還是通過比較好。

她點開嫂子的頭像看了一會,是一張穿著DG戰隊隊服的寬闊背影照,衣服上繡了SEN幾個字母。

她猜測她嫂子是DG.SEN的粉絲。

陸禹森在遊戲圈裡聲名遠播,加入DG戰隊四年以來,帶領隊伍拿了6個全國聯賽冠軍,3個國際冠軍,技術好,長得帥,粉絲多,人稱森神,全HPL職業聯盟第一打野。如今身家有八位數,是全聯盟最昂貴最受矚目的明星選手。

沈蔓也很喜歡他,想著以後說不定可以和嫂子一起買票去看陸禹森的比賽。

看到嫂子回覆了訊息,她趕忙回過去。

【奔跑的蝸牛:嫂子您忙您的,我在學校挺好的,不用掛心。】

【SEN:你哥說你進了神秘的傳銷組織。】

【奔跑的蝸牛:-_-||。我哥亂說的,我還是跟以前一樣,學校上課,接家教,嫂子彆擔心。】

【SEN:嗯,等我空了去找你。】

-區兩側開滿了晚櫻,風一吹,落英繽紛,滿地都是粉色,像鋪了厚厚一層地毯,分外有少女漫畫裡的浪漫氛圍。朱薇薇帶著沈蔓往家走,裝作不經意的問道:“蔓蔓姐,你以前上學的時候有男生追過你嗎?”意識到學生有少女心事分享,沈蔓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笑道:“我上學的時候有點嬰兒肥,在班級裡並不出眾,所以冇有人追過我。”朱薇薇滿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她指著沈蔓近一米七的身高,剛滿100斤的纖弱身材,開口道:“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