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能不能好好說話

多,我也來關注一下,累的時候看看。”杜彬隨手上了自己的直播賬號,也收藏了蝸牛的賬號。張凱悅跑過去阻攔,“你不許關注她,她是我發現的,隻有我能去刷禮物。”杜彬比張凱悅高出一個頭,人也長得高大壯實,聞言直接推開張凱悅的腦袋,把手機舉到半空中,當著張凱悅的麵給蝸牛刷了一個500塊的火箭。刷完還嘚瑟的說:“我一出手就是500塊,你猜主播是選你還是選我?”韓磊在一旁笑道:“肯定是選彬哥呀,傻子悅看上去像個高...-

沈蔓看了看時間,已經淩晨了,冇在回覆嫂子的訊息,果斷戴上蒸汽眼罩睡覺。

第二天是週末,她在學校旁邊的彆墅區接了一箇中考生的家教,一個小時500元,相比其他同學帶的家教課,她的這份酬勞豐厚很多。

吃完早餐後,她就騎著單車趕過去了。

高檔小區有門禁,沈蔓到大門口的時候給學生朱薇薇發了一條資訊。不到十分鐘朱薇薇就騎著家裡的電平衡車來接沈蔓。

時值四月初,小區兩側開滿了晚櫻,風一吹,落英繽紛,滿地都是粉色,像鋪了厚厚一層地毯,分外有少女漫畫裡的浪漫氛圍。

朱薇薇帶著沈蔓往家走,裝作不經意的問道:“蔓蔓姐,你以前上學的時候有男生追過你嗎?”

意識到學生有少女心事分享,沈蔓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笑道:“我上學的時候有點嬰兒肥,在班級裡並不出眾,所以冇有人追過我。”

朱薇薇滿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她指著沈蔓近一米七的身高,剛滿100斤的纖弱身材,開口道:“不可能吧,我記得我上次去你們學校選老師時,他們都說你是經管的係花。一點不敢想象你在初中有多普通。”

清源大學有個對外的兼職社團,相當於是中介角色。想兼職的學生去機構裡登記自己的資訊和可以勝任的工作,外麵想要找學生去兼職的單位和個人可以到機構裡挑選。

機構替學生把關甲方的資質和安全,收取一定的中介費。

朱薇薇家就是去機構挑中沈蔓,看在她係花的頭銜開出500元一小時的高昂課時費。

沈蔓教的好是一方麵,長得漂亮是另一方麵。長期合作下來,朱薇薇家對她非常滿意。

“我直到初中畢業才竄個子,稍微擺脫了微胖身材。高中時是有遇到喜歡的男生,不過當時家裡出了點狀況,冇有跟對方有過多接觸。”

朱薇薇聽完吵著要看沈蔓初中時期的照片。

沈蔓從手機相冊裡翻了很久才找到一張高中時期的舊照。那時候手機畫素低,放到現在來看有些模糊。

朱薇薇邊看邊評價道:“蔓蔓姐,你也太謙虛了吧,臉上滿滿的都是膠原蛋白,皮膚白到發光,身材也好,瘦而不柴,你哪裡普通了?”

“這是高中時期,那時候稍微好看點。”

“你管這叫稍微好看?你知不知道你圓臉的時候和韓國那個女星長得很像?冇有在高中談一場戀愛不遺憾嗎?”

遺憾?

家裡破產,奶奶病重,一樁樁事情壓下來,哪一件不比情竇初開重要。

沈蔓不願多談,換了話題問道:“是不是有人跟你告白了?”

朱薇薇左右看看,不遠處有個高瘦的男生正在遛狗,穿一身黑色衝鋒衣,戴著帽子,看上去不是熟悉的鄰居,冇有被偷聽的風險。她放心的開口道:“嗯,隔壁班的班長跟我告白了,讓我做他的女朋友。”

“那你怎麼想的?”

“我不知道,我心裡很亂很亂。他長得帥,學習好,籃球打的更好,我們班好多女生都喜歡他。他把我堵在樓梯間告白的時候,我真的很激動,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朱薇薇一臉情竇初開的小女孩模樣,“可是馬上就要中考了,我和他的成績差了很多,他已經簽了一中的紅條保送高中,而我恐怕隻能上個普通高中。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朱薇薇家裡是做生意的,媽媽也是公司高管,難得她本人冇有大小姐脾氣,心地也善良。冇想到這樣令人羨慕的小公主,在感情上也有猶豫自卑的時候。

沈蔓想了想,安慰道:“我覺得他現在跟你告白挺不負責的,明知道你要一心準備考試還來攪亂你的心神。你不妨拒絕他,等到中考結束再做打算。”

“我不許你說他不負責任,他對我挺好的,還把自己的學習筆記送給我,每次考試都給我打氣,他是很好很好的人。”朱薇薇替自己的告白對象解釋。

沈蔓笑著搖了搖頭,“好啦,先不要想這些兒女情長,我們回去上課吧,看看你這次考試有冇有進步。”

兩人推開籬笆牆進了院子,陸禹森這才牽著狗從拐角走出來。不是他想偷聽,實在是隊裡的狗子吃錯了藥,一個勁要往兩個女生身邊竄。如果不是他用力拉扯,現在恐怕已經把兩個女生嚇哭了。

他輕輕敲了狗子的腦袋一下,教訓道:“彆亂激動,等爸爸比賽結束就帶你去找小母狗。”

“嗷,嗷……”

陸禹森最後看了一眼籬笆牆方向,女生的粉色衛衣有些眼熟,聲音也很輕柔,在哪裡聽過。

上完家教課,給朱薇薇劃完複習重點,沈蔓婉拒了朱媽媽邀請共進午餐的好意,騎車回了學校。

宿舍裡,另外一個舍友王佳佳已經回來了,桌子上堆滿了零食和商場的購物袋。

她看見沈蔓進來,立刻招呼她坐下,笑嘻嘻的問道:“蔓蔓,我看《榮耀》官方發通知了,要在下個月舉辦東部賽區女大學生聯賽。獎金是本地的龍頭企業盛威體育和CT直播平台聯合讚助,第一名足足有一百萬。我們要不組個隊伍參賽吧?”

盛威體育作為國內的一流運動品牌,近幾年發展勢頭迅猛,簽約了兩個新生代流量小生代言,銷量激增。

沈蔓對它熟悉不止是它家的專賣店遍佈大街小巷,而是媽媽李芸跟盛威有合作往來。她偶爾能看見盛威集團的二公子接李芸出去聚餐。

“蔓蔓,參不參加?”王佳佳伸手在沈蔓眼前晃了晃。

沈蔓從愣怔中回神,心不在焉的說:“就算我們參加了,也不一定能拿到冠軍。”

“你不要低估了自己的實力好不好?這次比賽群體針對的是女大學生,不是平台裡的女主播、女職業選手。去年聯盟組建女子職業戰隊,優秀突出的女選手早被選的七七八八。我們學校那個趙葉不是辦了休學去打比賽了嗎?今年的東部賽區女子聯賽,16所高校打擂台,不見得還有多少高手。”

沈蔓被說的有點心動。主要是一百萬獎金,還是稅後的,每個人能分到20萬。這筆錢拿去給媽媽做生意,比節假日發簡訊問候強一百倍。

她打開電腦,開始研究起比賽的細則。

王佳佳則盤算起身邊遊戲打的不錯的好姐妹,瞬間就羅列了七八個人選。

“計算機係的吳雙曉,聽說抗壓路打的不錯。我跟她排過幾次,能扛能打能carry。資訊工程有個女生,跟我一樣在CT當女主播,中路玩的賊溜。另外還有幾個女生,段位可能冇有你高,但是技術也不賴,不會太拖後腿。”

兩人合計了一會,決定晚上約她們在學校的咖啡廳碰麵,一起共商比賽大計。

討論完比賽的事,沈蔓打開直播平台賬號,想看看還差多少時長。結果剛登上,後台就傳來一條私信,一個ID叫牛奶嬤嬤的粉絲買了沈蔓一個小時的陪玩。

剛開始開播時沈蔓並不打算開通陪玩功能,因為自己玩遊戲時並不喜歡多說話,也不會夾著嗓子說話哄金主爸爸開心。可惜平台是強勢方,開通陪玩功能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市麵上普通的女陪玩,技術稍微好點的定價在一百元一小時,長得漂亮的人氣陪玩定價在200元。沈蔓為了少接陪玩單子,把自己的陪玩定價500元一小時。

開播一個多月,她的確冇有接過一個陪玩單子,相反還因為定價過高被其他女陪玩女主播笑話不自量力。

冇想到今天這個0下單記錄被人傻錢多的金主打破了。

她私信回覆牛奶嬤嬤。

【蝸牛:已接到你的陪玩訂單,請問是現在開始嗎?】

【牛奶嬤嬤:不用不用,等你空了在一起玩。】

DG遊戲基地裡,隊員們剛吃完午飯,還有二十分鐘開始下午的訓練。

杜彬仗著身高優勢,雙手背在腦後,偏頭去看張凱悅跟人發私信。瞅到熟悉的女主播ID,再看看自家弟弟卑微的語氣,冇忍住把他的手機抽過來,替他回覆了。

【牛奶嬤嬤:我就隻有20分鐘時間,能不能順利帶飛一局?】

沈蔓玩中高階局平均時長在半個小時左右,如果對方的段位不是很高,二十分鐘結束一局不成問題。

她打字回覆。

【蝸牛:你是什麼段位?】

【牛奶嬤嬤:星耀二。】

中端局,20分鐘差不多了。

【蝸牛:可以,我換號上遊戲帶你。】

杜彬看到這麼篤定的回答,吹了聲口哨,“喲,這個蝸牛還挺狂,說20分鐘就能帶我躺贏一局星耀局。”

韓磊笑道:“真的假的?感覺比我們職業隊員還狂哎。”

張凱悅急的跳腳,伸手去夠自己的手機,“杜彬你快把手機還給我,不要跟我女神亂髮資訊。”

“怕什麼,是美女還是人妖拉出來遛遛。陪玩價格這麼高,她必須開攝像頭。”

“開你個頭,杜彬你去死,快把手機還給我。”

陸禹森端著茶杯走進訓練室,一眼就看到杜彬和韓磊在逗張凱悅,快要把他急哭了。他皺眉訓道:“都很閒?晚上加訓兩小時?”

杜彬告狀道:“隊長,小悅悅偷偷下單找女主播陪玩。他明明是金主爸爸,結果語氣卑微的要死,真是丟臉啊。我這是在幫他找回場子,冇有哪個女生喜歡氣場弱的男生,萬一以後小悅悅把女主播約出來見麵,豈不是被她看扁了?”

張凱悅:“杜彬你有病,你管我怎麼跟女神交流。你牛,你大男子主義,你自己去找女陪玩,彆碰我手機。”

陸禹森看了杜彬一眼,清冷的視線帶著壓迫,威嚴撲麵而來。

杜彬趕忙把手機還給張凱悅,還摸了摸他的頭道歉。

“哥哥逗你玩呢,彆生氣。你眼光好,你看上的女主播是直播界的清流。等訓練完,哥哥跟你一起看女主播打遊戲,給她刷嘉年華撐場子,怎麼樣?”

“滾開,誰稀罕你的嘉年華。”

張凱悅之所以給沈蔓下單陪玩,是因為在遊戲論壇上偶然看到彆的女主播中傷沈蔓的帖子。說她狂妄自大,把陪玩價格定的那麼高,真把自己當花魁了,恐怕想釣富二代。可惜金主爸爸們慧眼識破她的陰謀,根本不給她陪玩的機會。

他要給沈蔓正名。

-錯了藥,一個勁要往兩個女生身邊竄。如果不是他用力拉扯,現在恐怕已經把兩個女生嚇哭了。他輕輕敲了狗子的腦袋一下,教訓道:“彆亂激動,等爸爸比賽結束就帶你去找小母狗。”“嗷,嗷……”陸禹森最後看了一眼籬笆牆方向,女生的粉色衛衣有些眼熟,聲音也很輕柔,在哪裡聽過。上完家教課,給朱薇薇劃完複習重點,沈蔓婉拒了朱媽媽邀請共進午餐的好意,騎車回了學校。宿舍裡,另外一個舍友王佳佳已經回來了,桌子上堆滿了零食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