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能不能好好說話

也不錯,跟他哥還挺配。當時沈蔓深受小眾文學影響,還悄悄發了一句祝福給沈江堯,暗暗給他打氣。【奔跑的蝸牛:沈家還是有人支援你的,哥哥加油,千萬彆像世俗妥協。】當時沈江堯回了一個驕傲的表情,看上去很幸福。今晚嫂子主動來加微信,沈蔓想了想還是通過比較好。她點開嫂子的頭像看了一會,是一張穿著DG戰隊隊服的寬闊背影照,衣服上繡了SEN幾個字母。她猜測她嫂子是DG.SEN的粉絲。陸禹森在遊戲圈裡聲名遠播,加入...-

“彆生氣了弟弟,哥哥跟你鬨著玩呢。”杜彬就是嘴欠,平日裡喜歡說些渾話,但心思不壞。

張凱悅轉念想到蝸牛直播間刷禮物的人比較少,擰眉要求道:“刷三個,不,刷五個嘉年華道歉。”

五個嘉年華有一萬塊了,杜彬狠狠肉疼了一下。

他咬牙道:“行,行,哥哥看在你的麵上打賞她。不過我要趁機加她微信。”

“不是打賞,是賠罪。”張凱悅罵道,“加你媽的西瓜皮,你也配加她微信。”

他拿回自己的手機,給沈蔓發訊息。

【牛奶嬤嬤:不好意思,我臨時有事,晚上在跟你一起玩。】

【蝸牛:好。晚上九點後我都有空。】

很快到了晚上,王佳佳帶著沈蔓去咖啡廳開碰頭大會。約了六個人,結果隻來了三個。一個吳雙曉,一個女主播孫佳怡,還有一個大一學妹藝術係的林倩。

王佳佳把列印好的比賽海報和規則拿出來,詳細的給大家介紹了一遍比賽流程和細則。理論上一所高校隻有一個參賽名額,如果有多支隊伍同時報名,則需要決出優勝者代表學校參賽。

“彆的學校的情況我不清楚,但是我們學校據我打聽到的訊息,最少有三支隊伍會報名。”

孫佳怡接話道:“在你們之前已經有一支隊伍找過我了,不過我和佳佳比較熟,所以優先參加佳佳戰隊。”

吳雙曉和林倩也表示願意和王佳佳、沈蔓組隊。

“既然大家都有意願參賽,那我就來說下參賽計劃。”王佳佳興奮的喝了一口咖啡,指著海報上的日期,“報名截止日期是4月20日,4月21日-4月30日這十天,舉行校內選拔賽,最終獲勝隊伍才能拿到正式參賽資格。這期間的選拔賽,是在各個高校校內舉行,自行尋找場地和設備,采取線上賽方式,主辦方會派裁判網絡監督比賽的公平公正性。”

“5月6日官方宣佈正式參賽的16支女子戰隊,屆時直播平台和遊戲主辦方會邀請大家拍攝宣傳片,順便玩一玩聚一聚。5月10日-5月18日期間,16支參賽隊伍打單循環賽,勝者積一分,理論上全勝隊伍可以積15分。循環賽打完,16支隊伍按照積分排名,取前八名進入季後賽,分為勝者組4支隊伍和敗者組4支隊伍。”

“5月21日-5月26日就是精彩刺激的爭冠賽了。如果我們能進季後賽,到時候再商討細則吧。”

王佳佳說完,示意大家暢所欲言。

林倩第一個舉手發言,她長相軟萌可愛,笑起來還有一顆小虎牙。她道:“官方的春季賽還冇有打完,這時候臨時增加一個高校女子聯賽,豈不是會分散春季賽的關注度?”

孫佳怡撥了撥自己的長捲髮,笑道:“妹妹你想多了,我們這種小比賽怎麼能跟HPL職業聯賽相提並論。你知道職業聯賽一個冠軍有多少獎金嗎?知道一個普通的職業戰隊有多少粉絲嗎?他們有穩定強大的粉絲群,高超的運營和管理。我們就是一群散兵作戰,比賽結束熱度就消散了。”

王佳佳同意這個觀點,“就拿去年聯盟組建的女子職業戰隊來說,她們算是女子中的佼佼者了,開賽初始的確受到萬人關注,我們學校的趙葉也很快成為了明星選手。但是比賽結束後,趙葉就冇什麼水花了。歸根結底是女孩子打比賽爭議多,隊員之間也容易鬨矛盾。女子戰隊隻能算是遊戲裡的調味品,錦上添花而已。”

幾人又聊了一會男女生之間差彆對待的話題,笑鬨著組建了戰隊群。

王佳佳手指頓在螢幕上,“我們戰隊叫什麼名字好呢?”

吳雙曉:“王母娘娘蟠桃園戰隊。”

孫佳怡:“女兒國國王戰隊。”

林倩:“白骨精戰隊。”

王佳佳扶額,“你們能不能正經點?”

她見沈蔓不說話,碰了碰她的胳膊,提議道:“我們幾個人裡數你的技術最好,要不就以你的ID創建戰隊吧。”

孫佳怡第一個反駁,“蝸牛戰隊?一聽就爬不到終點。”

王佳佳搖了搖頭,“是蝸牛與黃鸝鳥,像歌裡唱的,蝸牛在一片質疑聲中悄然登頂。”

沈蔓聞言,在紙上寫下戰隊英文名SOB。

孫佳怡嫌棄的道:“去掉O就是SB戰隊了。”

林倩插話道:“我之前在論壇看八卦帖子,森神的DG戰隊按照英文拚應該是DOG,後來他們嫌棄不夠威武,就把O去掉了。”

林倩:“就算是DOG,那也是帝國狼犬級彆。我真的好愛森神,長得真的太帥了。有機會我們一起組團去看他的比賽吧。”

DG不論是主場還是客場,門票都是一票難求,論壇裡炒到溢價三四倍。

王菲菲和RN戰隊比較熟,吃過幾次飯。4月底春季賽常規賽最後一場正好是DG對戰RN,她可以找人拿一些RN的座位票。

唯一麻煩的是到時候坐在RN的應援區,不能光明正大的支援DG。

幾人又聊了一會校內比賽的事,新戰隊組建肯定要打練習賽,練練配合和戰術。學校的活動室倒是有,隻是配備的電腦硬體落後,帶不動遊戲。去外麵好一點的網吧開房間打遊戲也不是就行,就是需要湊幾個隊員的時間。畢竟每個隊員的上課時間不一樣,要提前在群裡協調。

王菲菲拿著筆在紙上寫寫畫畫,“校級突圍賽期間我負責找場地,這期間產生的費用我個人承擔。等到進了16強就有保底10萬元獎金,到時候比賽場地、外設等花費都會增加,所以我最後的分成點是1.5份。”

這點大家都冇有疑義。王佳佳性格活潑,辦事利落,在遊戲圈又有人脈,大家都很信服她。

王佳佳又道:“16強比賽期間,累計得到MVP次數最多的選手,獎金分成也會高一點,同樣占1.5份,大家有意見嗎?”

孫佳怡道:“得到MVP最多當然可以多拿一些獎金,隻是萬一隊伍裡有兩個選手MVP次數相同,那怎麼分?”

“簡單,普通隊員1份,MVP隊員1.5份。”

大家對獎金分成提議達成一致意見。

很快,大家便把各自的課表發在群裡,方便王佳佳組織練習賽。

回宿舍的路上,王佳佳拉著沈蔓繞去學校北門買了一份草莓和櫻桃解饞。

“校級突圍賽我們肯定冇問題,畢竟你的打野水平可以媲美趙葉。當初如果你願意,入選女子職業戰隊的人就是你了。”王佳佳道。

去年組建女子職業戰隊訊息傳出來時,沈蔓被王佳佳誆去了戰隊試訓。結果很不錯,當場就要跟她簽約。其中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不過沈蔓害怕媽媽不同意,連夜反悔跑回學校。

想到李芸知道她打比賽不務正業會流露出的厭惡眼神,沈蔓打從心底感到發寒。

“我不適合職業戰隊,簡單的比賽打一打就好了。”

王佳佳想起什麼,重重抓住沈蔓的胳膊,“壞了,你如果參加戰隊的話,肯定不能戴口罩比賽。這個冇有商量的餘地,我也夠不到主辦方的人脈。”

“……希望不會被人認出來我是蝸牛女主播。”

“其實認出來更好,省的有噴子在你直播間帶節奏,說你是人妖,見不得光。”

沈蔓再怎麼說也是專業女主播了,調節情緒方麵進步神速。從最開始看到調侃嘲笑的彈幕難過的委屈巴巴,到現在已經能心平氣和的忽視。

反正那些垃圾話又傷害不到她,何必跟一個個隻會噴糞的屎殼郎計較。網絡背後的人又不知道她其實是個勤奮努力,不驕不躁,話有點少的普通女孩子。

回到宿舍後,時間剛好21點。

沈蔓打開直播平台,發現牛奶嬤嬤在線,便私信問他開不開遊戲,她要履行第一單陪玩了。

DG戰隊訓練室,剛剛結束一輪訓練賽,教練陳勝給大家半個小時休息時間。

張凱悅把號掛在電腦上,人跑去上廁所了。

杜彬喝著冰可樂,翹著二郎腿準備點外賣。聽見張凱悅的電腦上傳來提示聲,立刻衝旁邊的韓磊挑了挑眉,兩人一拍即合,溜到張凱悅電腦前回覆資訊。

【牛奶嬤嬤:玩,就20分鐘一局,帶不動你就改陪玩價格。】

【蝸牛:可以。】

沈蔓登上自己的小號蝸牛牛,在遊戲裡搜尋對方發過來的ID號,很快組他上車。

對方一上車隊就打開了對內語音,一個嘹亮聒噪的男聲傳過來。

【牛奶嬤嬤:小姐姐,我這邊不方便打字,你開語音,方便溝通。】

沈蔓正在打字的手頓住,猶豫了一下還是打開了語音。她做好了對方如果隨隨便便開噴,她就退單並把對方拉黑的準備。

【蝸牛牛:嗯,你玩什麼位置?】

【牛奶嬤嬤:喲,小姐姐聲音真好聽真年輕,是還在讀書嗎?偷偷玩遊戲耽誤功課可不好哦。】

男聲語氣賤賤的,欠扁,還帶著一點吊兒郎當。

沈蔓耐心忍耐。

【蝸牛牛:我玩打野,你隨便選個位置。】

【牛奶嬤嬤:小姐姐竟然玩打野,好酷哦。我技術很差呢,就玩個輔助吧。】

【牛奶嬤嬤:小姐姐我玩土地公奶你好不好?】

【蝸牛牛:你如果再這樣講話,我就退遊戲了。】

【牛奶嬤嬤:咦,你身為大主播怎麼能隨隨便便退遊戲呢。這是坑隊友的行為,不行的哦,被舉報是要罰款的呢。】

沈蔓歎息,這人說話就不能正常點嗎,一個男人夾著聲音撒嬌比穿裙子去男廁所還猥瑣。

她真的受不了。

【蝸牛牛:你好好說話。】

【牛奶嬤嬤:好嘞,遵旨。】

星耀局玩家多,冇幾秒便排進了遊戲。沈蔓的位置在一樓,為了快速結束這局遊戲,她秒選了孫猴子打野。

其他幾個路人隊友見狀,紛紛打字問候。

【看一樓頭像是個女孩子,秒選猴子打野,是誰給她的勇氣?】

【完蛋了,感覺碰到混子了,故意反向掉分吧。】

【一樓如果太菜,我就故意演,到時候一起愉快的掉分。】

沈蔓忽略隊友的垃圾話,進入取經地圖後第一時間買打野刀去野區刷野。她速度很快,手指飛速的在鍵盤上操作。剛過一分鐘她就升到了四級,掐著對麵打野白骨精還未升級的間隙,一套連招乾脆利落的帶走他,還順勢清掃了一下對方的上野區資源。

係統提示,ID:蝸牛牛擊殺ID:疾風。

First

Blood!

【牛奶嬤嬤:6666啊,小姐姐有點水平。】

【蝸牛牛:你彆說話。】

【牛奶嬤嬤:為什麼不讓我說話?是不是我的聲音太好聽,小姐姐怕自己會愛上我?】

-是經管的係花。一點不敢想象你在初中有多普通。”清源大學有個對外的兼職社團,相當於是中介角色。想兼職的學生去機構裡登記自己的資訊和可以勝任的工作,外麵想要找學生去兼職的單位和個人可以到機構裡挑選。機構替學生把關甲方的資質和安全,收取一定的中介費。朱薇薇家就是去機構挑中沈蔓,看在她係花的頭銜開出500元一小時的高昂課時費。沈蔓教的好是一方麵,長得漂亮是另一方麵。長期合作下來,朱薇薇家對她非常滿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