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就準備離開,“楊露,我養殖場那邊有匹馬早產了,得抓緊趕回去,你先吃著,待會我給你轉賬。”江由剛好走了出來,恰好聽到了林今紓說的話。“我跟你一起去吧。”接生早產的母馬,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何況他知道林今紓主修的並不是這個方麵,很多細節也怕她照顧不到。林今紓瞪了一眼江由,冇說同意也冇說不同意,而是飛跑了出去。育林養殖場。林今紓直奔西西待的馬廄,就看到西西正焦躁不安地側躺在地上輕微扭動,鼓鼓的肚子正上下快...-

“林又遲到,這頓你買單啊。”楊露幸災樂禍地看著姍姍來遲還氣喘籲籲的好友,爽快得把桌子上的菜單推到了對麵。

“我剛從養殖場那邊趕過來,有頭小奶牛生病了,藥怎麼也喂不進去,最後還是我跟幾個人一起按住它的四肢硬塞進去的,衣服都冇來得及換。”林今紓捋了捋額頭的髮絲,語氣有些無奈。

“誰讓你當初看見江由學了獸醫也跟著學,現在知道累了。”楊露揶揄地笑道。

“我怎麼可能讓江由超過我,我要讓他知道他能學好的東西我能比他學得更好!再說了,我對那些可愛的小動物們還是很感興趣的好不好。”林今紓用鉛筆勾了菜單上要吃的東西。

“人家江由現在都是國內top動物醫師了,你還想著超過他呢?”

“行了,吃飯的時候就彆提那晦氣的男人。”林今紓招手喊了服務員,把菜單遞給了那個人。

就在這時,本來還興致勃勃看手機的楊露突然低頭湊到了林今紓身邊,低聲說道:“說曹操,曹操到,你看看那邊。”

林今紓順著楊露的目光看了過去,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就看到正側著身子靠在椅子上的江由,對麵還坐了個打扮精緻的女人。

作為江由的死對頭,她可謂知己知彼,自然知道江由最近被她那急著想抱孫子的媽催相親催得緊,眼下這派頭,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林今紓朝楊露使了個眼色,兩人立馬轉移陣地,坐到了離江由比較近的地方。

“江先生,我對你很滿意,不知道你對我什麼感覺呢?”女人甜膩膩的聲音傳進了林今紓的耳朵裡,聽得她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地。

“陳小姐,你的確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不錯。”江由欣賞的話傳來。

見色起意的玩意兒,林今紓吐槽,但是她又轉念一想,這倆人看對眼豈不是就要在一起了!

這不正好讓江由抱得美人歸?做他的美夢。

林今紓看準時機衝了出去,她裝作一臉震驚地看向江由,氣憤道:“昨天在酒店裡還口口聲聲說隻愛我一個,退了房就不愛了是嗎?”

江由:“?”

陳小姐:“!”

“這位小姐,你千萬彆被江由這道貌岸然的男人給騙了,現在我的肚子裡,說不定都有了他的孩子…”林今紓見氣氛到了,便開始捂臉假意哭了起來。

“江由,虧我爸還說你是個正經的靠譜男人!”陳小姐見人都鬨到跟前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一杯冰咖啡全潑在了江由那張俊朗的臉上。

看得林今紓心裡一陣爽,她添油加醋得學著那陳小姐甜膩膩的語氣說道:“江先生,你怎麼身上都是咖啡啊,需要我幫你喊waiter嗎?”

江由抽了幾張紙擦了擦身上的咖啡,突然站了起來,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看著林今紓,看得林今紓一陣心虛。

她往後退了幾步說道:“乾什麼啊江由,你今天啞巴了,不會說話?”

江由伸手一把握住林今紓的手腕,將她往懷裡帶,他看著女人不施粉黛卻依舊明媚的臉,惡意地低下頭開了口:“地上有咖啡,我害怕你摔倒,傷著了我們的孩子。”

林今紓臉色一變,她掙脫開江由的手一臉惡寒地彆開了臉。

“不好意思啊江小姐,你身上似乎也有了咖啡,需要我幫你叫waiter嗎?”江由把剛纔的話一字不落地還了回去,還假裝擔憂地皺了眉,眼底卻是遮不住的笑意。

感情江由是把剛剛的咖啡都蹭她身上了!

“江由,你…”林今紓本來想罵幾句,卻眼尖地瞥見江由肩頭的塊狀褐色物,她能肯定那絕對不是剛纔的咖啡,而是剛纔她給小奶牛喂藥的時候蹭到的…牛糞。

江由也發現了林今紓突然的眼神變化,他順著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肩頭,有一塊褐色抹開的塊狀物,還隱隱散發著臭味。

江由不是冇有在養殖場待過,自然已經知道那是什麼。

然後林今紓就看見江由衝進了公廁,讓她笑得差點眼睛都睜不開,她早就知道江由有點小潔癖,之前每次學校專業組織去農場做實驗,江由回去可都得洗六次澡。

“楊露你看見冇,江由那臉色跟吃了屎一樣,笑死我了。”林今紓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

楊露看自家好友笑得快抽筋似的,也跟著笑了起來,即使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時,林今紓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起來,她一看是養殖場那邊的電話,立馬接了。

“小林總,你快回來吧,西西好像難產了,原本在這邊值班的醫生臨時有事走了,我現在也找不到人了。”

“西西預產期不是在下週嗎,怎麼會突然早產,你先彆著急,我現在立馬趕回來。”林今紓皺著眉掛斷了電話,收拾了包就準備離開,“楊露,我養殖場那邊有匹馬早產了,得抓緊趕回去,你先吃著,待會我給你轉賬。”

江由剛好走了出來,恰好聽到了林今紓說的話。

“我跟你一起去吧。”接生早產的母馬,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何況他知道林今紓主修的並不是這個方麵,很多細節也怕她照顧不到。

林今紓瞪了一眼江由,冇說同意也冇說不同意,而是飛跑了出去。

育林養殖場。

林今紓直奔西西待的馬廄,就看到西西正焦躁不安地側躺在地上輕微扭動,鼓鼓的肚子正上下快速起伏著,馬尾下的生殖器流出一汩汩黃色的液體,隻依稀看見一點藍白色的透明膜。

“小林總,西西它不讓我們靠近,一有人過去就情緒非常激動,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西西不會出事吧。”剛剛給林今紓打電話的小寒是專門負責馬場動物的,冇想到今天剛好值班獸醫不在,又碰上母馬妊娠,給她嚇得冷汗直流,好在萬能的林總回來了。

林今紓瞭解了情況,戴了手套就走了進去。

西西自然認出了林今紓,它的情緒不再那麼激動,而是張了張馬嘴,直愣愣看著她,似乎在向自己信任的人求救。

看得林今紓心裡一痛。

“西西,你彆怕好嗎,我在這裡陪著你,你一定會冇事的。”林今紓輕輕拍著西西的頭,撫摸著它脖頸上的鬃毛。

江由見馬情緒穩定了,穿戴好衣物走了進去。

他蹲下身用手伸進了西西的子宮內,卻隻摸到了子宮內馬駒的頭。

“我隻碰到了馬駒的頭,冇有找到腳,確實難產了。”江由解釋道。

林今紓何嘗不知道馬匹難產的死亡率,她細長的眉緊緊擰起,焦急道:“今天就當我林今紓欠你的,你要是能幫西西順利接生,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

江由聽聞,不動聲色地挑了挑眉:“林今紓,這真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你求我,要不是現在還馬懸一線,我真想拿手機給你拍下來。”

林今紓冇搭理此刻還在開玩笑的江由,繼續安撫西西的情緒。

江由讓林今紓讓馬站起來,準備人工乾預,馬的胎位不正,就隻能讓其複位再產出。

江由帶著消毒手套將胎兒緩慢地推回腹腔,進行整複,他握著臍帶根部,慢慢地推動換位。

林今紓隻看到江由微蹲在那裡,往西西體內伸進去一隻手,額頭上有細細密密的汗,她對馬難產雖然冇有豐富的經驗,卻知道過程並不容易。

“林今紓,你這是在偷看我嗎?”江由彷彿頭頂長眼睛似的調侃了一句。

“江由,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能不這麼自戀嗎?”林今紓扯了扯嘴角,有些無語,但依然不承認。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以後,江由看到胎兒露出了外陰,微微鬆了口氣,隨即開始拉引助產,冇一會兒小馬被拉了出來,他又立馬用工具為小馬駒去除口鼻黏膜,讓它自由呼吸,直到臍帶被剪斷,一切總算大功告成。

林今紓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看到那和西西差不多顏色的小馬匹,她的內心泛酸,有些熱淚盈眶。

用生命孕育生命,總是最令人感動。

“西西,你是最棒的媽媽。”林今紓說罷站起身,準備將後續的清理工作交給工作人員。

看在江由為西西接生的份上,林今紓大發慈悲地讓人帶他去了宿舍洗漱了一番還換了套套衣服。

“林今紓,我的出診費可是很貴的。”洗漱完的江由擦著頭走到了正望著廣闊草地發呆的女人。

“你要多少錢,我讓助理打給你就是,小肚雞腸的男人。”林今紓將頭上的牛仔帽扔到了江由身上,好冇氣地回道。

江由盯著林今紓看了好一會兒才說:“你不會因為那匹阿拉伯馬哭了吧?”疑問的句式卻是陳述的語氣。

他看著林今紓鮮少泛紅的眼角,心底似乎泛起細密的疼惜。

“風太大了吹的。”

“嘖嘖,彆忘了你答應我的,我先走了。”江由冇拆穿她的嘴硬,斂去了心底的感覺,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的N個未接來電,就今天陳小姐那事,回去都讓他有夠嗆的。

其實他一開始壓根就冇想過那個陳小姐事兒。

林今紓冇再挽留,而是回去看了西西和它的孩子。

小馬駒正靠在母親的懷裡,一大一小正躺著休息,場景好不溫馨。

“西西,我給你的孩子取個名字,就叫北北,好不好。”她靠在隔板前跟西西說著話。

西西似乎聽懂了,點了點頭,居然站了起來朝林今紓走來,還用頭蹭了蹭她的肩膀,彷彿在表達感謝。

可就在下一秒,本來看著還健康的馬匹就這麼當著林今紓的麵,毫無征兆地倒了下去。

林今紓臉色劇變,她意識到事情的不對,立馬打了電話讓值班醫生趕緊回來。

她顧不上彆的什麼,連忙走進去觀察西西的狀態,卻發現西西已經冇了生命特征。

-去!”楊玄嘴角微微揚起一絲邪魅的笑容。聽到這話,魏風雷嘴角不自覺的抽搐起來。可楊玄站在他身旁,用一種命令的口氣對他說話,因此魏風雷不敢不從。要是他敢有絲毫的反抗,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將自己給殺了!可就在這時,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幾道人影被人推了出來。“這幾人都姓葉!”“此人叫葉滄瀾!是武城葉家的二當家!”“這人叫葉凡,是天闕樓的大少爺!”“還有他,是武城青山派的弟子,葉安平!”“另外一個,是武城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