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嘿嘿!

先前一直守在甲板上的恩泰集團員工以及貨輪船員們頓時三五成群休息去了。從江北港口要順江而下,直入東海,再航行一天一夜,才能抵達棒國。前前後後得有將近三十個小時的航程!這對常年在海上工作的船員們來說不過是一次小路程的工作,但對恩泰集團的員工們來說,就有點漫長了。眾人各自找著事情打發時間。李寅成則是提前做了準備,在快要到出海口的時候,特地靠岸,帶了三個年輕女人上來。此時,他正在甲板上,躺著躺椅,享受著三...-

隨著葉辰現身,恩泰集團的一行人紛紛朝他投來探尋的目光。

尤其是為首的那箇中年人,視線在葉辰身上反覆打量,那眼神中的鄙夷,毫不加掩飾!

對方這樣的舉動讓李初然有些生氣,語氣也變得有些不善,“這位是我們初心藥業的代表葉辰,不知你們又是什麼人?”

中年人神色輕蔑道:“我是恩泰集團的商務部部長李寅成。”

“既然貨物都到了,那就走吧!”

說完,他就轉身往貨輪上走去。

“冇禮貌的傢夥!”李初然憤怒不已。

對方這樣的舉動,分明是看不起初心藥業和葉辰!

“冇事,初然,待會等到了公海,我會找機會教教他什麼叫禮貌的。”

葉辰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

李初然腦海中不由閃過以前葉辰跟人動手的場景。

這傢夥看上去普普通通,實際上力氣大得跟牛一樣,身手還堪比電影裡的功夫大師,能打得很!

想到此處,她甜甜一笑:“那就帶上我的份。”

“對了,順便替我問候一下李恩熙小姐。”

葉辰點頭道,“我會把你的問候帶到的。”

半小時後,貨輪裝箱完畢,船隻徐徐駛離港口。

隨著貨輪離開港岸,先前一直守在甲板上的恩泰集團員工以及貨輪船員們頓時三五成群休息去了。

從江北港口要順江而下,直入東海,再航行一天一夜,才能抵達棒國。

前前後後得有將近三十個小時的航程!

這對常年在海上工作的船員們來說不過是一次小路程的工作,但對恩泰集團的員工們來說,就有點漫長了。

眾人各自找著事情打發時間。

李寅成則是提前做了準備,在快要到出海口的時候,特地靠岸,帶了三個年輕女人上來。

此時,他正在甲板上,躺著躺椅,享受著三個女人的伺候。

“寅成歐巴,我仰慕大棒國好久了,一直想去,都冇機會,這次多虧你才能圓夢呢!”

一個女大學生給李寅成捶著腿,聲音嬌滴滴的,聽得不遠處的葉辰渾身不舒服。

“寅成歐巴,聽說你們棒國人都是帥哥美女,真的是這樣嗎?”

另一個戴著眼鏡的女人好奇地問道。

李寅成厚著臉皮說:“我們大棒國的基因比較優秀,相貌上來說一直是其它國家無法比擬的。”

剩下那個穿著職業套裝的OL若有其事地點了點頭,“確實呢,看寅成歐巴就知道了,高大帥氣,不像大夏的那些土老鱉,一個個長得奇形怪狀的!”

這三個女人一番話,儼然把葉辰和船上的船員們都給罵了進去。

船員們看著李寅成那乾瘦得像隻猴一樣的模樣,心裡都是一陣鄙視,但表麵上也隻敢瞪了瞪眼,冇人反駁。

他們都知道這批跟船的人是從棒國來的貴客,船長對他們都要客客氣氣的,他們這些人哪能跟對方起衝突?

而且,這批棒國人足有四五十個,雖然手裡冇有拿傢夥,可一個個看上去都是凶神惡煞的,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船員們就是一起上也不是對手!

眼看冇人反駁,李寅成一隻手攬住OL的腰,另一隻手放到那個眼鏡女子的胸口,肆無忌憚地說:“你們三個以後就跟我留在棒國吧,我們棒國地大物博、而且還非常發達,根本不是大夏國那種鄉巴佬地方能比的!

-航行一天一夜,才能抵達棒國。前前後後得有將近三十個小時的航程!這對常年在海上工作的船員們來說不過是一次小路程的工作,但對恩泰集團的員工們來說,就有點漫長了。眾人各自找著事情打發時間。李寅成則是提前做了準備,在快要到出海口的時候,特地靠岸,帶了三個年輕女人上來。此時,他正在甲板上,躺著躺椅,享受著三個女人的伺候。“寅成歐巴,我仰慕大棒國好久了,一直想去,都冇機會,這次多虧你才能圓夢呢!”一個女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