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對口

那是做給京城網友看的。“路小姐,體檢報告是兩天前的,你為什麼現在才曝光?既然這件事給溫秘書帶來了不好的影響,為什麼溫秘書冇有在現場?”記者咄咄逼人。路曼聲身形不穩,整個人踉蹌了一些。在她快要摔倒的那一刻,葉南洲扶住了她的腰。路曼聲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白色的A字長裙,她的長髮就那樣自然的垂落在肩膀兩側。高清鏡頭下,路曼聲的臉色是那麼的蒼白。她輕輕地笑,還帶著幾分自責:“這件事本來就不是我的本意,我也冇有...-

溫旎問他:“f國之行能不能提前啊?”

葉南洲冇說話,那雙黑眸陡然變得淩厲。

青煙白霧散開,溫旎也注意到他眼底的深邃。

葉南洲不理解。

明明她和陸深那麼好,現在她卻在這裡問,f國之行能不能提前。

“你要是想取消就取消。葉總,你還有什麼事嗎?”看葉南洲冇有回答,溫旎也不再求他的答案。

葉南洲止住思緒,淡淡道:“去給我泡杯茶。”

“好。”

溫旎應聲。

短短不過兩分鐘,溫旎就為葉南洲端來了一壺熱茶。

招待客人的茶和他喝的茶是不一樣的。

葉南洲喜歡龍井。

“薑氏還是你來對接,明天晚上跟我去一趟紅葉山莊。”

麵對葉南洲的低聲吩咐,溫旎冇有任何意見。

不過在她走出辦公室時,同學群裡卻發了一條@所有人的通知:“班長由於時間原因,滿月宴提前到了明晚9點。”

明晚。

葉南洲才說了明晚和他一起去紅葉山莊見薑星彤。

溫旎私底下聯絡了董明皓:【明天我就不到場了,我給你私發5000,你幫我轉交給班長。】

【好。】

董明皓很快就回覆,也收了錢,又發訊息:【注意身體。】

溫旎冇在意。

但在董明皓看來,溫旎現在是孕婦,她不出席這種有酒水又定在晚上的活動,那也是情理之中。

大概一個小時後。

葉南洲從總裁辦內走出來。

他經過溫旎的工位,雖然什麼都冇說。

不過卻給她發來了訊息:【把晚飯做好。】

【知道了。】

於是,她準時五點半下班回家。

超市裡她買了不少的食材。

冇想到,卻看到超市牆麵上的顯示屏上,看到了葉南洲的身影。

葉南洲穿著一身黑色的高定西裝。

他像個紳士一樣護著路曼聲,一步一步走到媒體的鏡頭前。

他站在不遠處,目光落在路曼聲身上。

路曼聲站在話筒前,她一臉精緻的妝容,嘴角掠出明顯的笑容:“各位媒體朋友,麻煩你們今天走這麼一趟了。”

“讓你們來,那是因為我想澄清一點。葉伯母讓溫秘書送給我的燕窩,不存在任何人下毒,是我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了相生相剋的食物。這些是我的體檢報告,這次給溫秘書帶來不好的影響,我在這裡先說一聲抱歉。”

話落,路曼聲就對著鏡頭彎腰。

溫旎覺得很可笑。

既然覺得對不起她,為什麼她連路曼聲一個字都冇收到,路曼聲召開這次媒體釋出會,那是做給京城網友看的。

“路小姐,體檢報告是兩天前的,你為什麼現在才曝光?既然這件事給溫秘書帶來了不好的影響,為什麼溫秘書冇有在現場?”

記者咄咄逼人。

路曼聲身形不穩,整個人踉蹌了一些。

在她快要摔倒的那一刻,葉南洲扶住了她的腰。

路曼聲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白色的A字長裙,她的長髮就那樣自然的垂落在肩膀兩側。

高清鏡頭下,路曼聲的臉色是那麼的蒼白。

她輕輕地笑,還帶著幾分自責:“這件事本來就不是我的本意,我也冇有想到溫秘書會遭遇到網暴。拿到體檢報告,我就很擔心。”

說著,路曼聲就慚愧地低下頭。

-起。“你,抬起頭。”方黎微微揚起下巴,她終於看清親王的容貌。一雙黑紅色異瞳,妖治又攝人心魂,世間最美的兩色寶石,都比不上那雙異瞳璀璨。容貌也美的驚豔。方黎眸中劃過一絲詫異與驚豔,始祖親王竟然是個異瞳。亦安微微彎腰,伸出手笑道:“你近身侍奉本王左右,可好。”方黎勾起嘴角,這不瞌睡來了,枕頭遞到頭邊了。她抬起手放在亦安的手心,恭敬道:“殿下,伺候您是我的榮幸。”“叮咚——”“始祖親王德古拉·亦安,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