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對啊,我就跟你說了。學校的老師知道,彆人也不會跟他說嘛。”“所以,你那個想法不成立。”烏芸食不知味,麪條都不想吃了。“你趕緊吃。”江柚勸著她,“能吃多少算多少。還有,你既然拒絕了他,那就彆再去想了。彆把你的心情給整抑鬱了。”烏芸吃了兩口麵,又停下來說:“他要是一直這麼纏著我,怎麼辦啊?”“你要是拒絕得徹底,他應該不會纏著你。”江柚說:“韓唯的臉皮比明淮的臉皮薄。而且,韓唯比明淮更直接,更願意溝...-

中午的休息時間,陶紫在抖音和同城社區的寵物論壇都貼了哈士奇的相關相片,尋找失主。

坐在她旁邊的周佩佩把椅子挪過來,對著螢幕上的照片歎道:“好帥氣的狗啊。”

陶紫笑道:“這狗是我在萬象城遇到的,與我很有緣,一路跟著我回家。”

周佩佩驚訝:“幸好你不用和人家合租房子,若是像我這樣和三個人一起合租,不聲不響帶一條大狗回去,會被室友轟出來吧。”

陶紫說道:“我也養不起它,三天之內冇有人認領,我就讓它去流浪動物救助站。”

周佩佩提醒她:“聽說哈士奇會拆家。”

陶紫聳聳肩膀:“我剛在手機上看過監控,家裡還算整潔.......”

周佩佩不可思議地問:“哈士奇真有那麼安靜?”

陶紫掏出手機,打開監控APP軟件,螢幕上的狗正在窗戶前目眺遠方......

一時間,陶紫心中暖洋洋的。

大概哈士奇是在等待自己下班吧,她有了一種被需要的成就感。

-

香櫞家園。

景昀在窗前沉思......

他纔不是在等誰.......而是在思考如何應對眼前的局麵。

現在最棘手的問題是——他不是“人”。

海嶽集團不會讓一隻狗來做董事長。

而他的“人身”到底怎麼樣了?

靈魂還能不能回到自己身體了?

這做狗的日子他真是一天也不想要了。

要不他溜出去,走到海嶽集團去看看情況?

隻是有些遠,離這兒至少有三四十公裡。

何況一隻無主人的狗,說不準還冇到達目的地,就被抓起來了。

-

景昀從冇這樣心煩意亂過。

他舍不下。

舍不下辛苦拿下的海嶽集團。

舍不下地下酒窖裡收藏的珍品紅酒。

舍不下抽屜裡幾層的名錶。

更舍不下他那心心念唸的上市計劃。

他緊緊地握緊狗爪,在心裡對自己說道——得想辦法和外麵恢複聯絡。

-

因為下班時特意到萬象城附近去貼寵物招領照片,陶紫順便在那兒吃了個晚飯再回了家。

開門的時候,本以為那哈士奇應該在門內急得團團轉。

結果一開門,發現那狗在淡淡地打量她。

怎麼了?

關在家裡一天不開心了嗎?

陶紫從身後拿出一袋狗糧舉到哈士奇麵前晃了晃:“瞧,有好吃的了,開不開心?”

誰知那狗掃了一眼,轉身就走了。

陶紫愣住了。

這麼高冷?

一點都不像哈士奇了。

她把狗糧倒在盆子裡,放到哈士奇麵前:“不吃嗎?”

那狗嫌棄地晃了晃頭。

陶紫詫異了,哈士奇專用的狗糧,都不稀罕?

“那算了,你愛吃不吃。”

女人轉身就去衛生間了。

裡麵嘩嘩的水聲,

像是在洗澡。

景昀盯著盆子裡的狗糧,心裡開始動搖。

雖然說“廉者不受嗟來之食”,但他現在是條狗。

還是果腹要緊,

何況網上說狗糧的新增劑比外賣少,應該還是比較營養健康的。

他硬著頭皮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歎氣。

無論如何,他都想不到自己會吃這玩意......

外灘米其林餐廳新鮮的食材的鮮味,彷彿還在昨天,

可對現在的他來說也是遙不可及。

陶紫洗澡出來,發現哈士奇居然把狗糧吃得一顆不剩。

但是神情依舊高傲。

陶紫伸手摸了摸狗腦袋,笑道:“小傲嬌!”

哈士奇竟然朝她齜牙咧嘴。

景昀最討厭彆人摸他頭。

從小到大都這樣。

陶紫對此不以為然——在她印象中哈士奇做出再古怪的表情都是正常。

畢竟是全網評出的最神經質的狗嘛。

她拿了一瓶大寶SOD蜜,斜倚在沙發上開始往腿上塗,一邊塗抹一邊哼歌。

突然感到一道熾熱的目光。

原來哈士奇搖著尾巴站在沙發旁,盯著自己。

陶紫失笑:“怎麼樣?腿美不美?”

她一邊說,一邊把那兩條雪白筆直的腿抬起,腳尖繃直。

景昀見過各式各樣的女子。

在各種場合和他逢場作戲的風塵女子;

綠茶味十足,想從他身上撈錢的外圍女;

精明能乾明豔的富家女......

但從未看到有女性對他進行這樣的身體部位“展示”舉動。

不帶目的,不帶**。

隻因他現在是條狗。

-

湊近些,再湊近些......

景昀不受控製地慢慢朝沙發挪過去。

那雙白得耀眼,比例完美,毫無瑕疵,勻稱健康的腿,實在誘人。

“大寶”SOD蜜的香味雖然廉價,但塗在她腿上卻另有一種質樸的香。

如果摸上去,不知道是什麼感受.......

突然,景昀發現自己流口水了。

不中用!

這是狗的生理缺陷吧,就這麼點自控力?

平常的高冷和禁慾的人格,是因為有著人類的理智和微表情控製,

一旦成為了狗,就要侷限於生物屬性?

景昀表示不服,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下。

陶紫突然看到哈士奇抬起爪子狠狠地扇了一下自己的臉。

她更加堅定地在心裡認同了網上對哈士奇的描述——抽風!

-

抹完身體乳,陶紫打開筆記本電腦,準備處理白天在公司冇回完的郵件。

在輸入密碼時,她並冇發現景昀已經盯著,暗暗記下了。

突然,放在沙發上的手機響了。

手機來電顯示——“孟川”!

陶紫猶豫了片刻,還是按了接聽鍵。

“桃子!”

孟川的聲音有些疲憊,打電話的背景音一片嘈雜。

“你.........麵試結束了?”

孟川很驚訝:“你........知道我去北京HK麵試?”

“是的,我也是昨天早上才知道的,恰巧碰到了你的舍友朱雷,他告訴我的。”

男朋友的行蹤,竟要靠旁人透露?

也是過分了。

而且HK這樣的大公司對於異地求職者,幾乎是報銷機票的。所以......孟川應該是已經經曆過電話麵試和視頻麵試,才飛去北京參加“終麵”的。

所以......很久前,他就動了要跳槽的念頭?

甚至要離開B城?

但他就是對她隻字未提。

誠然,他們的關係越來越不容樂觀,但冇想到孟川迴避她、冷處理他們的戀情的同時,竟是偷摸摸地去麵試了?

電話裡孟川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我還在大興機場,馬上登機回B城。HK開得條件還可以,你知道的.......我和現在的領導有些合不來。”

陶紫直截了當地問:“所以呢,孟川.......你想要離開B城?去北京工作嗎——如果HK的人事會給你offer的話?”

“不,我還是會綜合考慮——”

陶紫以為他會說考慮他們倆的關係。

誰知孟川緊接著又說道,“找幾家的offer比較一下,不會草率決定辭職。”

“如果你去外地,我們怎麼辦?比如說你去北京.......離B城那麼遠。”陶紫追問。

陶紫的問題很現實,大家都是快到適婚的年齡了,陶紫又是本地人。

何況他們的感情又不那麼濃烈。

孟川如果遠赴外地工作,擺明就是要分手。

“我冇想那麼多.......桃子我有我目前的難處。”孟川吞吞吐吐地說。

陶紫:“你有你的難處........所以冇時間見麵,是嗎?”

最近孟川極少主動給她打電話,回覆微信也是寥寥幾句。

搞得陶紫心神不寧。

孟川歎了口氣:“等我回來,我們見一麵聊聊,好麼?桃子我馬上要登機了,等我回來就找你,好麼?”

陶紫還想說的話,全咽在了肚子裡。

隻答了一句:“好!”

無論怎麼說,她對孟川還是有感情的。

誰叫她是“智性戀"受眾群體。

孟川是國內985高校拿著全獎去美國唸的碩士。

雖然說不上帥,但他長得白淨高大。

文采尤其好。

陶紫在公司聚會剛認識了孟川那會,曾去他□□空間“考古”了一番,無意中看到孟川在學生時代寫的隨便,很快便拜倒在孟才子的文筆之下。

對此好友秦菁對陶紫的擇偶癖好,嗤之以鼻。

畢竟,都二十一世紀了,竟然還會有人因為文采而中意一個男人?

-

掛上電話後,陶紫有些悶悶不樂。

孟川對她的感情,除了剛確定戀愛關係那會比較濃烈,之後就一直是淡淡的。

尤其是涉及到定居和進一步往前的意向的時候,孟川就開始迴避。

說實話,陶紫也有些受夠了。

她一直是個很爽快的人,唯獨對待孟川。

大概是投入的感情太多,所以才捨不得放棄吧。

陶紫合上電腦,抬頭髮現哈士奇在打量她。

怎麼了?

她用手一抹,竟然是眼淚。

她哭了。

不過幸好隻是被一隻狗看見了。

也冇什麼好丟臉的。

“見笑了,狗狗!”陶紫哭喪著臉說道。

額,見笑——那倒還不至於。

景昀不知所措,

他緩緩把狗頭往旁邊轉過去,緩解尷尬。

誰知他的狗脖子一把被人摟過,小姑娘趴在他身上哭得梨花帶雨的。

剛纔景昀已經從她的“隻言片語”中聽出了個大概。

他從狗鼻子裡哼了一聲。

景昀平生最瞧不起地就是為感情愛得死去活來的人,不管是男還是女。

譬如這個叫“孟川”的一聽,就是個不想負責任的渣男。

還是男人更瞭解男人啊。

陶紫起身後,景昀迫不及待地舉起狗爪,嫌棄地擦了擦狗毛上的眼淚和鼻涕。

-

昏暗中,筆記本電腦的螢幕閃著藍光。

原來女孩在看一部很老的港片,是吳彥祖和楊千嬅演的無厘頭喜劇片。

講得是舔狗霸總和灰姑娘警花的狗血愛情。

景昀很無奈地被女孩按在身邊,一起欣賞筆記本電腦裡播放的愛情。

現在這個點,原本應該是他和分公司的研發團隊開會的時間,卻被用來看狗血劇消磨時間。

實在是太浪費了。

可漸漸地,景昀感到他身上的份量越來越重。

怎麼回事?

女孩竟然靠在他身上睡著了?

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剔透的淚珠呢。

景昀覺得狗真不是個東西。

他纔看了幾眼,就忍不住要流哈喇子了。

不對!

他應該乾正事。

他用狗爪子按了暫停鍵。

開始搜尋海嶽集團的官網新聞。

除了狗爪子按鍵盤不太靈活,對於他來說完成搜尋不是太難。

還好。

冇有訃告。

那證明至少他還冇被“死亡”,很大概率是還活著,但肯定是冇什麼意識了。

因為很明顯,他的意識在狗身上。

哎。

景昀又瀏覽了一下集團新聞,似乎一切也正常。

大伯母應該短期內還不會有什麼動作。

景昀思索了一陣,打開了網絡郵箱,登入了他的私人郵箱賬號,寫了一封簡段扼要的郵件,準備發給他最好的朋友——徐氏集團的董事徐致成。

不是他不想寫長一點,隻是打字十分困難。

越急,越煩躁,

火大得想砸鍵盤。

好不容易把磕磕巴巴地郵件發送成功。

景昀鬆了一口氣。

希望徐致成能及時收到吧。

正當他猶豫著,是否要發一封郵件聯絡自己的秘書時。

突然感到靠著他身上的份量突然一輕。

轉頭一看,

女孩已經醒了,正撓著頭,眯著眼睛看著他。

陶紫:靠!起猛了!狗子它成神了?

這是狗在敲鍵盤嗎?

-可歸麼?”景昀巴不得她這麼問,趁她遲疑的刹那,“嗷嗚”一聲,鑽進了家門。==進門後景昀才鬆了口氣。他癱在鞋櫃旁一動也不動。作為一隻狗,滴水未進,靠著狗腿行了十幾公裡,精神又高度緊張,他累壞了。不知過了多久,他恍惚中聞到了泡麪的味道.........夢裡不知身是客,還以為又身處在美國的唐人街的小賣部裡。睜眼一看,原來是陶紫在客廳吃泡麪。嗯,康師傅經典款。景昀直勾勾地看著那盒泡麪,饑腸轆轆,口水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