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

穆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所有人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場鬨劇。冇有人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做,隻當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直到“叮”的一聲響起,他們才停了下來。周圍人滿是戒備的神色,誰都不知道這一聲之後會發生什麼“叮”又是一聲,讓人摸不著頭腦,穆林倚在門邊靜靜等候第三次的提示。從空中傳送進來的人、現實的傷不會在這裡造成影響、記憶的模糊損失這些不尋常的行為早就讓她猜到了一切,直到小孩子惡作劇般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她明...-

“叮,副本即將開始,請各位玩家做好準備”

“本次副本為無聲副本,共分為三關”

“請您仔細觀察周圍環境,儘快通關哦~”

————————————————

“這是……哪?”剛從眩暈感中適應過來的穆林迷茫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這個屋子不算大,四周陳列著許多架子彷彿一個體育器材室。此時還有源源不斷的人從天花板上被傳送進來,很顯然剛剛她也是這麼被送進來的,而這唯一的區彆就是一個在門外、一個在門內。

此刻穆林身邊站滿了人,昏暗的燈光照在他們臉上無一例外的都是迷茫神色。有的人甚至穿著睡衣,明顯是睡覺的時候被拉進來的。見周圍人也是一頭霧水穆林乾脆放棄詢問,開始回憶之前做過的事情

“之前…之前?”穆林瘋狂的想著。這個地方彷彿消除了現實的記憶一般,但好在她的記憶力夠強總算是從混沌中捕捉到了一個活躍的身影“是…貓……對!我那會在銀砂那裡擼貓來著!”

穆林急忙拉起褲腿觀察傷口,在幾個小時前由於銀砂的貓突然炸毛,即使穆林小心防備還是被抓了個正著。果然,傷口還在,這並不是什麼精神世界。而他們也都是實打實的人……

“啊!打人啦!”正在思考的穆林被這一聲打斷思緒,抬頭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隻見被透明隔板隔開的另一半空間內一群人圍著兩人。睡衣男將病號男壓在身下正欲揮拳,上一秒還冇從這變故中反應過來的病號男瞬間暴起。轉瞬間形勢逆轉兩人互換了位置,完全不像是傷員該有的樣子。

看來現實中的傷在這個世界並不受什麼影響,那…等從這裡回去還要不要打狂犬疫苗……穆林呆滯了,這真是個…好問題啊

就在她發愣時一個女孩子從旁邊竄了出來“那個,你好……”穆林抬起頭正對上女孩的眼睛,和她冰冷戒備的眼神不同女孩眼裡多了些活力,被這麼一盯反而愣了一瞬“啊,那什麼我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你了,就是,你…有想起什麼嗎?”

“冇有,你怎麼注意到我的”穆林發問

“啊…啊?”女孩被問懵了。其實…並不難注意到穆林她一米七五的身高加上這身裝扮本來就很顯眼更何況還是是倚著門一臉拽的要死的樣子

“冇,冇有”女孩怯生生的回答道“我剛剛問了周圍人他們都冇有記憶,我也是,感覺腦子裡麵空空的,但我…看他們好像能想起來的樣子?”

穆林順著女孩的視線望去,另一個隔間中兩人還在爭吵,不,準確來說隻是單純的問候對方父母加上打架罷了,要說為什麼兩人能夠在這裡恢複記憶

“是世仇吧……”穆林猜測“能看出來,那個病號男”她抬手指道“根本冇有這方麵記憶隻是本能的反擊,而那個睡衣男可能連他自己為什麼這麼做都不知道”

“這個樣子嘛……”女孩嘟囔道,不禁唏噓,這得是什麼深仇大恨才能在冇有記憶的時候一瞬間打起來。“那這樣的話,其實我有一個設想。就是,我們現在是在一個巨大的遊戲當中,冇有之前的記憶會不會是規則之一?”

“我讚同你的想法,而且看得出來現實的傷痛在這裡不會受到影響”穆林仰起頭示意她看病號男嗤笑道“諾,纏著繃帶還能打的有來有回,看起來倒是活蹦亂跳的嘛”

鴆姝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果然如此。這個位置離著事發地確實有些距離不仔細看的話倒是真看不出來。觀察的好細緻……鴆姝心想

她比穆林更早來到這裡,對這個空間自然也更為熟悉,她早就已經把整個房間都搜颳了一遍。可惜並冇有什麼標誌性的東西,隻在角落的箱子裡找到了一些勉強可以防身的物品,而平日裡隨身攜帶的手機也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由於對這部分的小說涉獵較多,鴆姝立馬就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而在這種情況下找一個隊友自然要比單打獨鬥要強。也就是在這時剛被傳送進來的穆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所有人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場鬨劇。冇有人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做,隻當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直到“叮”的一聲響起,他們才停了下來。周圍人滿是戒備的神色,誰都不知道這一聲之後會發生什麼

“叮”又是一聲,讓人摸不著頭腦,穆林倚在門邊靜靜等候第三次的提示。從空中傳送進來的人、現實的傷不會在這裡造成影響、記憶的模糊損失這些不尋常的行為早就讓她猜到了一切,直到小孩子惡作劇般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她明白這場遊戲纔算是拉開序幕。

“叮,副本即將開始,請各位玩家做好準備”

“本次副本為無聲副本,共分為三關”

“請您仔細觀察周圍環境,儘快通關哦~”

-穆林更早來到這裡,對這個空間自然也更為熟悉,她早就已經把整個房間都搜颳了一遍。可惜並冇有什麼標誌性的東西,隻在角落的箱子裡找到了一些勉強可以防身的物品,而平日裡隨身攜帶的手機也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由於對這部分的小說涉獵較多,鴆姝立馬就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而在這種情況下找一個隊友自然要比單打獨鬥要強。也就是在這時剛被傳送進來的穆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所有人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場鬨劇。冇有人知道他們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