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初見

頭的麵前。金厥老頭看著我,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從今往後,你便是我的小童了,就叫雙雙吧,跟隨我左右,助我打理人間。”我懵懵懂懂地跪在地上向金厥老頭磕了幾個頭後,便算是完成了某種儀式。就在這一瞬間開始,我頂著個丫鬟的名字,留在了殿裡居住生活。老頭特彆喜愛喝酒,可以說是嗜酒如命,而受到他影響的我,也變得懶散無比且嗜酒如命。每月月初的時候,老頭都會隨意給我一些錢財當作工錢。然後,我會拿著這些錢去買點酒水...-

水雲城內

鯉小小已經整整三天冇有吃過東西了,她那原本就嬌小瘦弱的身軀此刻更是因極度的饑餓而不停地顫抖著。

她身上所穿的衣物簡直連破爛抹布都不如,破爛不堪且佈滿汙垢。半截褲腿下麵露出一雙沾滿灰塵的小腳。

與母親失散已有一週之久的鯉小小,心中默默唸叨著:“沒關係,沒關係……娘一定會很快回來找我的!”

“我一點也不餓,真的不餓……隻要我乖乖待在這兒等娘,娘肯定會回來找我的。”

似乎隻有如此不斷自我安慰,才能讓她暫時忘卻身體各個器官對食物的強烈渴望。

正當她精神恍惚之際,一位路過的大娘注意到了她。

大娘心生憐憫,從懷中掏出一塊饅頭遞給了她。

鯉小小聞到饅頭散發出來的誘人香氣,緩緩抬起頭,望向眼前這位好心腸的大娘。

大娘臉上掛著慈祥而親切的笑容,輕聲說道:“孩子,快吃吧,一定是餓得不行了吧。”

鯉小小猶豫了一下,然後顫抖著伸出那雙黑乎乎、臟兮兮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饅頭,並低聲說了一句:“謝謝您。”

大娘歎息一聲,憐愛地看著她說:“唉,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啊。趕緊吃吧,大娘能力有限,也隻能幫你這麼多了。我這次進城裡辦事,現在得趕回村子去了。”

大娘離開之後,鯉小小目光緊盯著手中那個饅頭,彷彿它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一般。

她小心翼翼地掰下一小塊放入口中,輕輕咀嚼著,每一口都像是品嚐著人間美味。

這普通至極的饅頭此刻竟被她吃出了山珍海味般的美妙滋味,但她不敢多吃,生怕一下子就將其吃完。

於是,她隻咬了幾口便停下動作,並將剩餘的饅頭仔細地裝進懷中。

“這些要留給娘吃……”鯉小小心想道,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她知道孃親為了照顧自己一路奔波勞累,幾乎冇有好好吃過一頓飯。

如果孃親回來時能看到饅頭,一定會非常開心吧?

想到這裡,鯉小小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然後,她緩緩靠向牆壁,準備稍作休息以節省體力。

畢竟她不知道要等多久,她需要保持足夠的體力才能等到孃親回來。

這時候旁邊的兩個乞丐對視了一眼,悄悄地起身來到鯉小小身邊,一個人捂著鯉小小的嘴,一個人準備從她懷裡把饅頭搶出來。

鯉小小被一隻惡臭的手捂住了嘴,她猛地睜開了眼,就看到一個滿口黃牙的乞丐,看不出原本樣貌,他的手在自己懷裡不安分的亂摸,然後看到她懷裡饅頭被他搶在手裡。

滿口黃牙的乞丐露出猥瑣的笑容,原來是個小丫頭啊,這幾天冇看出來,這雙眼睛著實好看,如果賣去青樓,是不是也給哥倆個賺個喝酒錢?

鯉雙雙被噁心的作嘔,拚命地扭扯想掙脫乞丐的束縛,但是她太瘦弱了,掙脫不開像鉗子一樣的雙手。

她用牙死死的咬了一口捂她嘴巴的手,乞丐吃痛的叫出了聲,對另一個乞丐說:“跟她廢什麼話,把她帶走,換點銀子花纔是正事。”

沈淵聽到訊息說是有人在書院欺負他新收納的小弟,為了捍衛他的權威,他正是風風火火的帶著他的家仆趕去書院。

走在半路上看到的就是兩個乞丐拖著一個小乞丐往正對著他的方向走。

他原本不在意,反正是和他毫不相乾。

但是等兩個乞丐走到他身旁,鯉小小對著他大聲的喊:

哥哥求求您救救我,他們想把我賣去青樓,我還要等我娘,求求您了。

他下意識的轉頭去看滿臉臟兮兮的鯉小小“哥哥?”

隨即目光凝滯在鯉小小流著眼淚雙目通紅的眼。

聽著她嘴上是祈求他的話,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鯉雙雙

嗬,好久不見。

-歎息一聲,憐愛地看著她說:“唉,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啊。趕緊吃吧,大娘能力有限,也隻能幫你這麼多了。我這次進城裡辦事,現在得趕回村子去了。”大娘離開之後,鯉小小目光緊盯著手中那個饅頭,彷彿它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一般。她小心翼翼地掰下一小塊放入口中,輕輕咀嚼著,每一口都像是品嚐著人間美味。這普通至極的饅頭此刻竟被她吃出了山珍海味般的美妙滋味,但她不敢多吃,生怕一下子就將其吃完。於是,她隻咬了幾口便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