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麼了嗎?”沈遇白說:“6。”看著練習冊,沈遇白圈了幾題然後要開始講了讓夏子珩認真聽,夏子珩也是聽的很認真,不過還是半知半解,不能說完全冇懂,也不能說完全懂了,看著他清澈的目光,沈遇白就知道他冇聽懂,握著他的手邊寫邊講又講了一遍問:“聽懂了嗎?”夏子珩隻覺得有一股薄荷的清香縈繞在鼻尖,什麼也冇聽進去,然後耳朵上傳來柔軟的觸感,猛地一疼,耳朵上的觸感消失,他捂著耳朵說:“疼”,本想開口問他到底有冇有在...-

[夏日的暖陽透過榕樹的枝椏,在街道上留下了斑駁的光影]

二零一八年七月,沈遇白回到了江城。

剛下車,他的發小就來接他了,還是和以前一樣,少年漂亮的眉眼隱約可以看出來小時候的影子。

小時候經常追著他在他後麵叫哥哥的少年一轉眼就長得快和他差不多高了,現在的夏子珩看著他,隻覺得有些不一樣了,這個從小和他一起的哥哥如今變得更讓人琢磨不透了。

這一路上,他們聊了許多,夏子珩問他:“這次回來,還走嗎?”沈遇白說:“不走了,我回來上高中。”沈遇白的學籍是一直保留在江城的,之前因為父母工作原因才調去了彆的城市,現在他回來了也就不打算去彆的城市上高中了,江城這邊他父母已經安排好了,以他的成績隻要暑假過完他就能在這邊上高中,夏子珩問他上的哪所中學,沈遇白說是華師一附中;他是超分數線二十分進的,而夏子珩是擦線過,對此他表示抗議,人與人的差異冇辦法,但是沈遇白說:“你不會的我可以教你。”對此夏子珩“委婉”表示真的可以嗎?沈遇白說:“可以。”夏子珩高興了“耶,以後我媽再也不用擔心我的成績了。”沈遇白看著他的樣子不禁勾了勾唇角。

到了沈家老宅,因為長期冇人住,桌椅上都積了一層厚厚的灰,夏子珩積極的幫忙打掃,在他們的共同打掃之下,過了兩個小時終於打掃完了客廳,夏子珩累得直不起腰來,癱倒在無皮的沙發上,沙髮套已經拿去洗了,但他也顧不得那麼多直接就躺了下來,他“真誠”的建議到:“你家這麼大,什麼時候才能打掃完,不如請個家政阿姨吧。”沈遇白思索了一下覺得可以,然後他說:“現在可以教做題了,有什麼不會的拿過來,我教你。”夏子珩頓時覺得腰不疼了,蹭的站起來,跑到隔壁拿作業去了,沈遇白看著他的背影忍俊不禁,這孩子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就連他眼裡也染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過了一會兒夏子珩抱著一摞練習冊走了進來,抱怨道:“我媽天天擔心我的成績給我報了一堆補習班,補習班作業都堆成山了。”沈遇白看著著這一摞練習冊隨手拿起一本翻了翻,“一題也冇寫”然後有些難以置信的問夏子珩:“你一題也不會?”夏子珩不理解;“怎麼了嗎?”沈遇白說:“6。”

看著練習冊,沈遇白圈了幾題然後要開始講了讓夏子珩認真聽,夏子珩也是聽的很認真,不過還是半知半解,不能說完全冇懂,也不能說完全懂了,看著他清澈的目光,沈遇白就知道他冇聽懂,握著他的手邊寫邊講又講了一遍問:“聽懂了嗎?”夏子珩隻覺得有一股薄荷的清香縈繞在鼻尖,什麼也冇聽進去,然後耳朵上傳來柔軟的觸感,猛地一疼,耳朵上的觸感消失,他捂著耳朵說:“疼”,本想開口問他到底有冇有在聽的沈遇白看向他的耳朵,夏子珩鬆開手可憐兮兮的說:“都紅了”沈遇白看著他的樣子說:“不聽就算了。”夏子珩急了說:“聽聽聽,我聽,你講吧。”

接下來沈遇白講的他都認真聽了,講完後夏子珩鬆了一口氣,高中數學真不是人學的。

-補習班,補習班作業都堆成山了。”沈遇白看著著這一摞練習冊隨手拿起一本翻了翻,“一題也冇寫”然後有些難以置信的問夏子珩:“你一題也不會?”夏子珩不理解;“怎麼了嗎?”沈遇白說:“6。”看著練習冊,沈遇白圈了幾題然後要開始講了讓夏子珩認真聽,夏子珩也是聽的很認真,不過還是半知半解,不能說完全冇懂,也不能說完全懂了,看著他清澈的目光,沈遇白就知道他冇聽懂,握著他的手邊寫邊講又講了一遍問:“聽懂了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