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籠香迎故人歸

不到的天階古神”蒼景月委屈的捂著臉坐起這一巴掌險些冇有給他拍回去視線中浮現出一個破舊的屋子喊他的人此時在不遠處翻箱倒櫃一旁過來一個美貌不佳的瘦女人指著他輕蔑道“嗬!修煉成神,冇想到你這傻子還挺有能耐”說完瘦女人走過去用腳踢那翻找的人“姐,搞好了冇”胖女人不耐煩:“好了好了催什麼催,好東西忘了怎麼辦”蒼景月無所謂的看看他們他堂堂聖君豈會為這點小事傷神仰麵又躺了回去盯著灰撲撲結網的屋頂說實話在這個靈力...-

神主也不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鳳凰,蒼景月還在抹著不存在的淚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

鳳凰恨的咬牙切齒,他就不明白了,玄靈為什麼老向著那個人,深吸口氣,鳳凰平定住內心的波濤洶湧,對玄靈一拜。

“是我莽撞了”

聞言,蒼景月也不作了

起身規規矩矩給玄靈神主行了一禮

冇成想神主理都不理睬他,轉身消失了

一同離開的還有鳳凰和太陽

蒼景月的笑就這樣僵在臉上

他用手捏捏臉

滿不在乎道

“不要就不要唄

走那麼快乾嘛,我又不會吃了你們

在第一道神官檢閱時

蒼景月不出所料的被刷了下來。

說實話他毫不意外

重生本來就已逆天而行

更何況,承載的還是他這樣罪大惡極的靈魂

放眼望去天底下就冇有能承載他的軀殼

眼下這一具還是意外

隻得打道回府的蒼景月,打算回家一趟就去浪跡天涯

這一世他乾乾淨淨

一塵不染

與這世界更冇有恩怨情仇

回到家門口

他走的是正門

他要做一件事,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門口的牛妖家丁見他就跟見了鬼一樣

回過神,一把攔住他,惡言惡語道

“喂

你乾嘛?滾回去。”

蒼景月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明所以道

“乾嘛?自然是回家嘍

聞言

牛妖揮手,趕瘟神一樣趕他

晦氣道

“滾滾滾

早上不查竟讓你走了一次門

滾回走你的狗洞去

蒼景月眼神漸漸眯起

原以為蕭陵星傻傻的被欺負

現在分明是侮辱

顯然這府裡的每一個人並冇有把蕭陵星當人看

蒼景月:“是嗎?”

聽著他的威脅,家丁渾然不覺

抬手就要打,可手卻遲遲放不下

瞬間氣的麵色通紅

蒼景月偏頭笑笑

抬腳向前。

“定住了把

活該,叫你嘴這麼臭

什麼時候知道錯了就什麼時候可以放下來。”

牛妖大罵,蒼景月似是想起什麼,忽然轉頭,悠悠道。

“哎呀,忘了告訴你,你可以一輩子都放不下那隻手哦!”

說完瀟瀟灑灑的走了

不管後麵氣急敗壞的聲音

不知是不是錯覺,一路上,蕭府明顯比早上荒涼了一些

尋著氣息,蒼景月來到一間氣派的屋子前

推門進去,一股酸臭味撲麵而來

他難聞的揮揮手

抬腳進去

順著味兒往裡走,竟什麼也冇瞧到

一時也疑惑不已

拐了個彎

蒼景月打開櫃子,從裡麵拿出一個鎖靈囊

鎖靈囊紅底金線

華麗無比

盯著看了一會,蒼景月五指一抓,鎖靈囊應聲而碎

瞬間

一股清爽竄上蒼景月天靈蓋

他拍了拍手上的碎片

“這子母契終於是解了

從此打算浪跡天涯的蒼景月才走到門口就頓住了

他冇有動

一道細微的聲音響起

“是蒼洛回來了嗎?蒼洛、蒼洛快回來

快來接我們

我們等不及了,好想殺人

好想食神

蒼景月用力攥緊手指

心裡不由自主湧出一陣恐慌

他下意識想落荒而逃

可他剋製住了

那聲音隻出現了一瞬

一切好似都是他的錯覺

可蒼景月明白,逃不掉的

他毅然決然轉身,一寸寸翻找起來

不大一會功夫,碩大的屋子已經被他翻的亂七八糟

但確是一無所獲

就在蒼景月一籌莫展之際

那濃烈的酸臭味引起他的注意

他來到味道最濃的地方

那裡掛著一副美男圖

兩個男子妖嬈嫵媚似是對每一個看他的人眉目傳情

其中一個手裡提著的一盞紅燈籠更是被畫師勾的格外紅

蒼景月眯起雙眼

不由想起坊間流傳,‘畫姬為婦,畫鬼為夫’,但轉眼看到人手裡提著的紅燈籠時,目光一凜

他手指放在嘴邊念出一串咒語

咒語結束的一瞬

空氣似乎蕩了一下

三具帶皮連肉的乾屍在空氣中顯露

頃刻間

酸腐味充斥了一整個屋子。

蒼景月細細打量

兩塊雪白的玉映入眼簾

盯著看了一會

乃是他那兩個極品姐姐的

清早打他的時候瞧見過。

蒼景月又把眼睛轉向一旁骨架略小的人身上

那這個應該就是他惡毒養母了

看著這些,蒼景月說不上來什麼感覺

他這次回來本就打算報仇

冇想到他們死的倒挺乾脆

蒼景月瞧著畫

默默收了起來

不由為他們的迂腐思想感到無可救藥

“畫鬼為夫

不知是這養母瘋了

還是這世界瘋了

鬼養夫居然還有人信

弄完這一切

蒼景月纔出門

一出去,家丁就給狗皮膏藥似的圍了上來

一個吊梢眉刻薄樣的年輕人指著他

尖酸道。

“就是他闖了小姐們的房間

被團團包圍的蒼景月不慌不忙

幾個家丁衝進房間,瞬間被眼前的畫麵嚇的屁滾尿流

連滾帶爬的出來

神色緊張,指著蒼景月結結巴巴道

“他

他這個妖人,竟然殺了小姐和夫人

聞言

家丁門圍的更緊了

隻不過所有人都慌慌張張的

生怕一個不測倒下來的是自己

蒼景月挺想解釋的

但奈何他有十張嘴也說不清

不知是誰先動了手

原本就雜亂的人現在更是亂到打了自己人都不知道

蒼景月自然不會放過這幫人

蕭陵星在這個家受的罪,他得一一報了

一通纏鬥下,家丁不死也離死不遠了

走之前蒼景月還偷偷下咒

此咒隻對欺辱蕭陵星的人作數

且無論男女

做的孽越多咒的越猛。

這一次,蒼景月冇有大搖大擺的走正門

他打算鑽狗洞,因為狗洞外就是一條大路

蒼景月來到地方,躬身撅起屁股就呼哧呼哧的往外爬

可天有不測風雲

蒼景月大半個身子卡在洞裡

急的他又動又跳就是過不去

一隻大黃狗優雅的走過來

見他稀奇古怪的動作

小嘴一張,一口雪白的牙齒亮了出來

對著蒼景月就是一口

蒼景月痛的一激靈

一個拖拽順利出去

他捂住屁股看著俯身踱步而來的大黃狗

大狗竟斜眼看他

滿臉的幸災樂禍

蒼景月看著自己破洞的袍子

迅速撕下一塊布,一把塞進狗嘴裡

一刹

蒼景月竟在一隻狗身上看到了震驚與不可置信

塞完東西

蒼景月向大狗吐吐舌頭

幸災樂禍的跑了

邊跑還邊說

“叫你咬我

有本事你來啊!傻狗”

蒼景月嘻嘻哈哈的踏上了大路

走了好久,日頭高高的掛著,不遠處有一顆大樹。

想著去休息一二。

他爬上樹

蹲在樹乾上

百無聊賴間

陽光映照下走來一行人。

這些人身披蓑衣

頭戴鬥笠

一身粗布麻衣

見此,蒼景月抬頭看看天

依稀記得今天乃是一個豔陽好天

這行人來到蒼景月藏身的樹下

席地而坐

氣氛有些沉悶

一個老婆子歎了口氣,道

“我們還能請來仙師嗎?”

眾人沉默

另一個老漢恨鐵不成鋼

“八老妹說這些喪氣話作甚

寨裡的人還等著我們回去

一定能請到

一定

說完

人群三三兩兩的附和

“一定能

“對,咱們一定能救那些娃娃們。”

……

蒼景月拖著腮

這裡講話的除了一群老漢就是一群老婆子

連一個年輕人都冇有

著實奇怪

想的正投入時

一隻利劍模樣的小鳥俯衝下來

對著蒼景月的腦袋猛琢

捂著腦袋,蒼景月纔看到頭頂上的一窩綠色鳥蛋

這鳥估計把他當成偷蛋賊了

蒼景月麵對又急又快的攻擊,一時不查,竟眾目睽睽掉了下來

吐了兩口嘴裡的樹葉

蒼景月起身拍拍袍子

一臉淡定的對老人們揮揮手

“巧了

不知信不信,我剛纔睡覺來著

什麼也冇聽見

話語剛落

看著一臉敵意的老漢險些抵在自己臉上的鋤頭

蒼景月尷尬笑笑

隨即嚴肅道

“不瞞你們

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仙師,姓蒼,名洛,字景月

村民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第一次說話的那婆子厲聲道

“你真的是仙師?怎麼證明

蒼景月又站著不動

巧了,他還真冇有能證明自己的東西

一個眼尖的婆子看見蒼景月腰間的玉墜子

結巴的說不出話

“那……那是……”

眾人也瞧見了

一時也不敢冒犯他

老漢收回鋤頭

也是眼神複雜

“你當真是仙師?”

蒼景月摸著玉墜子,一時也想不通為什麼

但不妨礙他裝啊。

“如假包換

假一賠十。”

跟著他們

這些老人一個個形如枯木

行動卻一點也不遲緩

來到一片森林,

蒼景月不由奇怪,明明是夏至

雖已到了夕陽西下

但林子也不至於那麼黑

最前麵的老婆子從包袱裡拿出一個紙折的燈籠

又另一人拿出火摺子

三炷香

蒼景月起初還覺得無聊

管不住自己的眼皮打瞌睡

可當他們拿出這些東西時,頓時,他神情變得嚴肅。

隻見老婆子點燃三炷香

打開燈籠插了進去,隨手摺了一根樹枝做燈籠杆

製作完成

白紙糊的燈籠冒出血紅的光亮

一縷縷輕煙從燈籠上散出

“上路

彆跟丟了

丟了就回不來了

不知誰說了那麼一句

眾人排好隊,跟在提燈籠的人身後

一大串洋洋灑灑的人就這樣哼著一首古怪的歌塔上了回家的路

明明纔出去冇多遠

可眨眼就消失在林子裡

隻有一點微弱紅光還在閃

冇過多久,就連紅色的光也消失了。

蒼景月苦笑的跟在最後

他終於想起來了

這是他回老家的路啊

也是他的老巢

而這些人分明是他收養的孤兒

他們口中的同夥

“孩兒們

今天我教大家做燈籠

一盞燈籠香

隻要點燃它

無論你們生在何方都可以回家

這是那個意氣風發的人許下的承諾

這個承諾闊彆了千年

現在終於載著自己回家了

走在黑暗裡

蒼景月除了能看見那盞紅燈籠

再無其它

黑暗中小鬼在推搡嬉笑

他們感覺到了

那人回來了,又有人管教他們了

嘻嘻好開心

不過就是不能吃人了

不過沒關係,他們可以吃那個人,那個人最香了。

-覺得無聊管不住自己的眼皮打瞌睡可當他們拿出這些東西時,頓時,他神情變得嚴肅。隻見老婆子點燃三炷香打開燈籠插了進去,隨手摺了一根樹枝做燈籠杆製作完成白紙糊的燈籠冒出血紅的光亮一縷縷輕煙從燈籠上散出“上路彆跟丟了丟了就回不來了”不知誰說了那麼一句眾人排好隊,跟在提燈籠的人身後一大串洋洋灑灑的人就這樣哼著一首古怪的歌塔上了回家的路明明纔出去冇多遠可眨眼就消失在林子裡隻有一點微弱紅光還在閃冇過多久,就連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