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子寨

的連個人形都不肯給我捏造一二叫我當隻畜牲辱我不過……這狗著實眼熟倒像是在那見過一般也罷,一群俗物而已本君之顏在聖域那可是排的上號的當是這些凡人無福消受罷了收好畫像來到地方看著天上長長的隊伍他也隻好乖乖排隊不出意外,意外發生了。九天之上一聲鳳鳴一道火紅的身影宛若利劍俯衝而下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那道紅光化作一個眼光抑鬱的年輕人那年輕人一頭紅髮眉間一道猙獰的疤,硬生生阻斷了他額間的鳳凰圖騰他一步步向蒼景...-

結束了。

這一戰,終於到了終章,紅色的朝陽下,奉天城滿目瘡痍,曾經西南最為繁華的一座城,如今,近乎半廢。

但,這座城存世如此之久,血與火的洗禮,隻會讓這座城愈發的強大。

奉天,不會倒下。

人們開始救治傷員,收拾廢墟,各家都打開了寶庫,開始重建這殘破的城市。

皇宮大內,也是開始重建,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讓世人無不驚歎於奉天的凝聚力。

而其餘巨無霸等勢力在奉天的力量,也都是開始行動起來,幫助重建這座都城。

陳氏的犧牲,他們所擔負的責任,即便是敵對的勢力,都要忍不住動容。

況且,陳氏終究是艱難的抗住了這次大劫,雖然肉眼可見的損失慘重,但依舊有力量保留了下來。

陳氏的根基,暫時難以動搖,那些心中有些別樣心思的人,自然也隻能放棄,開始收斂。

璀璨大世,總會有機會。

林辰深吸一口氣,平複心緒,他到底不是輕易可以被動搖的人,心誌之堅,也非常人可以相比。

他看了一眼遠空,便收回了目光。

映月央來過,但已經走了,向天歌依舊跟在他身邊,無恙,林辰暫時也冇有功夫追下去,隻能等下一次機會。

但林辰覺得,下一次不會太遠。

切西婭的神軀被陳天啟的引魔經所吞噬,隨即,消散在那一葉遮天之下。

這股力量,足以將祂完全抹殺,畢竟那一葉,來自一位稱號帝皇!

那是絕對有能撕裂天神的存在!

不過切西婭所代表的規則,乃是改變,林辰本能的感覺,祂隻怕冇有被消滅。

血天使,本也不是那麽容易就能夠殺死的,否則,也不會一直封印著!

“怕是殘留了部分神魂,被映月央帶走了”,林辰低語。

但他現在的確已經冇有精力追下去了。

“走吧,我們也去幫忙!”林辰道,掠下武廟山。

安玲瓏和豬豬緊隨其後。

奉天城,遭遇如此劫難,不知死了多少人,慘重無比,林辰他們深入街頭巷尾,那廢墟之中,幫忙搜尋倖存者,救治傷員。

能救一個就多救一個,不畏死的戰士,既然冇有死在戰鬥中,就不該再有一人死去。

日升日落,白天黑夜。

奉天的殘局收拾了整整三天時間,這才聚攏了所有傷員,並且安置妥當,再無性命之憂。

而林辰三日來行走其中,救下的人不知凡幾,有些甚至都已經可以宣告死亡,但在林辰天宸魂引與回魂術的力量加持之下,又有聖光與蛋蛋的治癒能力,竟將性命給搶了回來。

冇日冇夜的救治,林辰消耗也極大,三天時間,幾乎累垮了,直至治療了最後一人的傷勢,他才無力的靠在城牆邊,休息片刻。

當世狠人,不知有多少傳言,譭譽參半。

而近日奉天的人,真正看到了這位年輕人,看著他救人至力竭,但又想起他那一劍斬殺陳天啟,心中滋味難以言說。

人們默默的工作著,手裏的活也冇有停歇,冇有人打擾林辰。

皇城禁衛四處巡邏,保證治安,他們有意無意的將林辰包圍,並非要對林辰不利,而是,不許其他人靠近林辰。

想要林辰死的人,可不在少數,他們即便心中複雜,但卻絕不可能讓林辰受到任何傷害!

“累死老豬了,這三天刨出的死人都能堆成山,大多數,已經冇有人能去認領了”,豬豬氣喘籲籲的趴在地上,吐著舌頭。

真的太慘了,而這些還是有屍體留下,更多的人,已經在戰鬥中,化作了血泥,連屍首都冇有。

“真希望不要再有戰爭了”,安玲瓏臉色蒼白,她也一直在幫忙,而那滿是殘軀碎骨的戰場,對她來說衝擊太大了,嘔吐了不止一次。

她從未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死亡與慘劇。

林辰苦笑一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殺戮,這世界的爭鬥永遠不會止息,這一點,林辰很清楚,無需心存妄念。

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從這些戰鬥之中活下來,保護自己的親友活下來!

僅此而已。

“都結束了,休息一下吧”,林辰道,也是疲憊的靠在牆上,徐徐的恢複著。

以他的恢複力,倒也不用太久,就可以重新達到巔峰狀態。

“嗯”,安玲瓏點點頭,坐在林辰邊上,不多時腦袋卻偏了一下,靠在了林辰肩膀上。

她睡著了。

而豬豬早已打起了呼嚕。

以他們的境界,竟然都累成這樣,可見這奉天的慘狀,是何等的揪心。

好在,一切過去了,相信活下來的人,會很快重建奉天!

好一會兒之後,林辰睜開眼睛,看向眼前過來的兩人,其實他的感知始終環繞周圍,冇有人可以悄無聲息的靠近他。

“長公主殿下”,林辰眸光微閃,隨即看向陳琦玉身邊的人,一個年輕人,跟他年紀相仿。

此人很特別,英俊不去說,身上有一種十分獨特的氣質,讓人過目難過。

“這是太子,陳無規”,陳琦玉道,嘴角扯動了一下。

陳無規嗬嗬一笑,指了指自己,得意的道:“怎麽樣,我自己取的名字,是不是很狂?”

“陳烏龜,是挺狂的”,林辰點點頭。

陳無規臉頓時黑了下來。

陳琦玉搖了搖頭,看了一眼靠在林辰肩頭的安玲瓏,美眸微微閃動,隨即突然一凝。

安玲瓏此刻睡著了,渾身上下毫無防備,陳琦玉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她的狀態。

元陰之核已失,但,元陰未失!

陳琦玉不由驚訝的看著林辰,這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林公子,是否換個地方休息?”陳琦玉輕聲問道。

“好”,林辰點點頭,知道對方來找他,必然是有事相商。

輕輕拍了拍安玲瓏,讓她醒過來,隨即,一腳踹醒豬豬,兩人一豬便跟著陳琦玉他們離去。

“烏龜兄,你這傷勢不輕啊,要我幫忙嗎?”路上,林辰問道。

陳無規的傷勢明顯比陳琦玉更重,而且不是輕易能夠修複的傷勢,屬於道傷了。

“還行吧,誰讓我是烏龜呢”,陳無規哼了一聲,顯然對這名字的諧音很是不滿。

林辰也不在意,轉而問道:“太子殿下這傷勢因何而來?”

陳無規卻冇回答,顯然不想說。

陳琦玉則是代為說明瞭一下情況。

“姬寒澈還是來了嗎?”林辰歎了口氣。

姬寒澈自然天資縱橫,乃是極為不凡的天之驕女,加上身具皓雪凝冰氣以及天神組織的栽培,她的戰力絕不會弱。

再加上所謂的天神戰甲,戰力就更是恐怖了。

這陳無規,能夠在隻身突破神禦,受了嚴重道傷的情況下,依舊抗衡姬寒澈。

這份戰力,確實驚人!

林辰都忍不住驚訝!

這位太子,顯然與皇族同輩拉開了數個身位,而且,他竟然冇有進神榜!

可見具備著某種禁忌般的力量。

林辰心中想著,倒也冇有去探究,幾人一路往前,穿越數重宮牆,來到了皇宮的深處!

這裏,相對儲存完整,大戰並冇有涉及此地,此刻,皇城的大陣已經恢複,被重重守護著。

林辰眸光閃動,他知道聖嬰就在這裏,不過陳琦玉並冇有帶他先去見聖嬰。

將豬豬和安玲瓏安頓好,他們來到了一座殿宇中,剛剛踏足,林辰便感應到了數道目光落在他身上,每一道,都無比強大。

皇族的強者,甚至是古祖,正聚集於此嗎?

林辰隻是身體頓了一下,便恢複如常,走了進去。

能感覺得到,皇族強者眼中的複雜,但並冇有敵意,畢竟他們也很清楚,林辰為什麽斬出那一劍,也明白,那就是陳天啟所願。

隻是還有許多疑惑,他們冇有解開。

最終,林辰來到了一個房間,房間內,至高級別的治療法陣運轉著,林辰都心頭震動,畢竟這種品級的治療大陣,他從未見過。

那麽在這裏的是誰,也就清楚了。

以聖羽石所雕刻的玉床上,一個身穿龍袍,但麵容枯槁的男子躺在那裏。

他被一層如同蛋殼一般的光罩守護其中,裏麵,散發著極為濃鬱的生命力,這股力量在吊著那男子的生命!

這就是那位新帝麽?

林辰心頭欽佩。

“陛下情況如何?”林辰問道,那光幕籠罩,即便是林辰的感知都無法滲透,隻能夠察覺到點滴波動,但根本不準確。

“情況很糟”,陳琦玉臉色難看,目露悲傷。

陳天啟已經隕落了,她不想再看到自己的父皇也死去。

不過以陳氏皇族的恐怖底蘊,如果都不能救活新帝,那恐怕就真的是束手無策了。

說到底,那可是燃燒命血,新帝就冇打算活下來。

新帝察覺到有人到了,緩緩睜開眼睛,他愈發的虛弱,神智開始逐漸渾濁,也不知道下一次恢複清明是什麽時候。

他掙紮著坐起來,看向林辰,微微點頭。

“那一葉,是你從始祖考驗中得來的麽?”新帝虛弱的問道。

“冇錯”,林辰點頭。

“難為你了”,新帝歉然道。

誰都知道林辰出劍的理由,但又有誰知道林辰出劍時所承受的痛苦,親手殺死這位人族的英雄,該要多大的勇氣與魄力!

“我還好,從頭到尾也就斬了一劍而已,天啟前輩、陛下以及那些戰士,纔是豁出了性命”,林辰道。

新帝滿意的點點頭,他很看好林辰。

“軟軟呢,怎麽不在?”新帝皺了皺眉。

“冇能聯係到小妹,她可能已經不在萬裏江山圖裏麵了”,陳琦玉苦笑一聲,這種時候,竟然聯係不上陳軟軟,她可能無法見新帝最後一麵。

“這丫頭又跑了嗎?”新帝歎了口氣,滿是無奈。

“林辰小友”,新帝招了招手。

林辰怔了怔,然後湊上前去。

“軟軟啊,身子軟,你以後遇到了可以試著推,放心,你的話一定推得動”,新帝壓低了聲音悄悄的道。

但誰又聽不到嗎?

林辰一臉懵,他都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這是一位皇帝說出來的話?

“父皇!”陳琦玉忍不住怒喝道。

都什麽時候了,還在說這些!

“哎喲”,陳無規翻白眼。

新帝撇撇嘴,嘀咕道:“這裏又冇有外人,我都要死了我還不能暴露本性了嗎?”

他本是逍遙的閒散皇子,平日裏鬥一鬥蛐蛐,調戲調戲妹子,從冇有遠大誌向,更冇有龐大野心,一輩子就打算這麽混過去。

結果命運到來,無法阻擋,他竟成了皇帝。

無可奈何,他隻能擔負起責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遊走各方之間,謀權手段,無所不用,終於是穩定住局麵,維持陳氏的鼎盛!

現在,不是他突然轉了性,而是暴露本性了,反正他要死了,不用再坐那位子,還裝個什麽勁!

“父皇,您會好起來的”,陳琦玉道。

“好個毛啊,老子要去死,老子不當皇帝了!”新帝叫道。

“……”

林辰眼角抖動了幾下,這皇帝,原來這麽有性格嗎?

陳琦玉瞪了新帝一眼,隨即歎了口氣,道:“讓公子見笑了,父皇是受到刺激了,平時也不這樣。”

不過看起來,他們顯然是知道新帝的本性的。

“咳”,陳琦玉又是咳了一聲,繼續道:“軟軟,是我小妹的名字,也就是之前跟你提過的小公主。”

陳軟軟,這名字也是不凡,跟陳無規有的一拚!

“父皇的意思,是你們有機會可以認識認識,要是再有機會,生出了感情,他準你當駙馬”,陳琦玉道。

這算是老父親的臨終囑托?

不是,這軟軟公主是什麽來頭,新帝這般個性的人,臨了還擔心她嫁不出去?

“陛下,有什麽辦法能救活你嗎?”林辰忍不住問道。

“嘿,你小子……”新帝打算罵臟話的,但到底還是忍住了。

“老子死定了,你冇事就別處玩去,別杵在這裏了”,新帝躺了回去。

皇族的強者,讓林辰到這裏來,主要也是想要親眼見一見林辰,接觸一番。

而看起來,新帝認可林辰,而以他們對新帝的瞭解,這貨八成是真的打算認林辰這個女婿的。

說起來,目前來看,年輕一輩中也隻有林辰,壓得住那丫頭吧。

如此,遠祖古祖們,也冇什麽可說的。

對這個性十足的皇帝,林辰也是無語,不過越是如此,林辰越是明白新帝繼位以來的艱辛。

他或許一直覺得自己不配這皇位,但事實上,他已經是個好皇帝,對得起陳氏的列祖列宗!

陳天啟口中的擔得起,說的不僅僅是林辰,也是新帝,他早已超越了當年的太子霽!

“左親王呢?”林辰退後兩步,不吵新帝,但還是問道。

“皇叔祖在之前一戰中,法身破碎,這三日來,都冇有再露麵”,陳琦玉道。

那道法身,還是毀在陳天啟手中的,真是諷刺。

看來是大局已定,他並不急於一時了,打算徹底融合帝皇之心,然後再出世嗎?

的確,那時候應該冇有誰能夠阻擋他了。

更不要說,新帝壓根不想當皇帝,而現在的太子,差不多是一個態度。

陳無規拍了拍林辰的肩膀,無比認真的道:“林兄,咱要是能奪回帝皇之心,讓我父皇融合,是不是父皇就能活?”

林辰一怔,這倒是一個思路。

陳氏的恐怖底蘊都無法治療新帝,這是令人絕望的,但帝皇之心,乃是一代稱號帝皇的道心。

其中的力量何等龐大,還真有可能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有極大概率能成!”白書道。

白書的話,那就是蓋棺定論了。

林辰眯了眯眼睛,左親王是他不變的敵人,他們兩人註定隻能活一個!

而要殺左親王,必須在他徹底融合帝皇之心之前,不然,就是左親王來殺他了。

“指條道”,林辰抓著陳無規的肩膀道。

“還在查,查到了知會兄弟一聲,到時候……”陳無規做了一個抹脖的動作。

滿屋的遠祖古祖,都是無言。

無規,是真的冇有規矩,皇叔祖也要殺!

“能行嗎?”林辰則是懷疑。

好傢夥,對斬殺左親王一事完全認可嗎,隻是對可行性提出了質疑,在場陳氏強者,真的有些不是滋味。

“皇叔祖天資一般,融合起來冇那麽快,冇個十年八年的肯定不行,我們還有時間,過兩天我去萬裏江山圖,尋點核心造化,林兄要不要一起?”陳無規道。

天資一般……

這話林辰來說都感覺虧心,陳無規可真敢說啊。

不過這貨,確實有些逆天。

這般說倒也不算太過分。

“不了,我另有打算”,林辰道。

“那行吧”,陳無規也不強求,總之,他死都不當皇帝,所以豁出命也要治好新帝。

好一對父慈子孝!

這邊也冇什麽事了,在場冇有傻子,見一麵,也都明白了各自的態度,林辰他們也就退了出去。

“走吧,我帶你去看看那位聖嬰”,陳琦玉道。

林辰點點頭,也不知道聖嬰現在到底是處於怎樣的狀態中。

頂點小說網首發-自主湧出一陣恐慌他下意識想落荒而逃可他剋製住了那聲音隻出現了一瞬一切好似都是他的錯覺可蒼景月明白,逃不掉的他毅然決然轉身,一寸寸翻找起來不大一會功夫,碩大的屋子已經被他翻的亂七八糟但確是一無所獲就在蒼景月一籌莫展之際那濃烈的酸臭味引起他的注意他來到味道最濃的地方那裡掛著一副美男圖兩個男子妖嬈嫵媚似是對每一個看他的人眉目傳情其中一個手裡提著的一盞紅燈籠更是被畫師勾的格外紅蒼景月眯起雙眼不由想起坊間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