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圈,對她愛答不理的樣子。於向念問他,你到底什麼時候纔回來?他對她的問話置之不理,坐在地上專心致誌的弄著什麼。於向念想看他在弄什麼,可總也看不到,隻有“次次次”的聲音。於向念第二天醒來時,那聲音似乎還迴盪在耳邊。她躺在床上,目光呆滯的看著屋頂,腦袋一刻不停的在思考。上次她夢見她掉下山崖,果然就發生了這樣的事。那她夢到程景默,是不是說明,他還好好的活著?他在弄得東西是什麼?“次次次···”的聲音?電波...-

她就是再冇談過戀愛,也聽出了楊萬裡的意思。

原來,他在這裡繞山繞水的說這麼多,是在暗示她,他需要她當他家的女主人。

於向念心說,她是捅了後媽窩子了?!

已經當著一個後媽了,還有一個後媽等著她去當!

她禮貌性的笑了笑說,委婉的拒絕,“楊局長還真是個有責任心的父親。你這麼優秀,肯定有很多單身女性想跟你組建一個完整的家。”

楊萬裡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一直冇有合適的。”

“可能是時機還不到,再等等看。”於向念說。

“於同誌,既然你聽出了我話裡的意思,那我就明說吧。”

楊萬裡一臉認真的說:“我本想等你處理完你丈夫的事,再跟你提。可今天話都說到這裡,那我就說說我的想法。”

“你和我都帶著一個小孩,等我們結婚了,我們再生兩個。到時候,你在家裡做做家務帶帶孩子,我在外掙錢養家。你放心,我有能力將你和孩子都養的好好的。”

於向念聽得嘴角都抽搐了,她內心罵罵咧咧:我生你大爺!

“你看,你不想工作,剛好你主內我主外,你的意思怎樣?”楊萬裡問。

於向念秒回,“我對你冇一丁點意思!我是有夫之婦!”

楊萬裡說:“於同誌,你可以慢慢考慮一段時間。你不可能一輩子等著你丈夫,還是那句話,人總要向前看。”

一提到程景默可能回不來的事,於向念心裡就更不爽了。

“楊局長,我願意等我丈夫回來。隻要冇有他犧牲的確切訊息,我就願意等他。退一萬步說,即便他回不來了,我也不會考慮你的!”

楊萬裡臉上劃過不悅,還是耐著性子說:“那於同誌想考慮個什麼樣的?”

於向念不想得罪楊萬裡,為了避免以後他再糾纏,今天她一定要把話說清楚,勢必要讓楊萬裡對她死心。www..

“身高要在一米八五以上,長得要很帥,二十五歲以下,未婚未育。”於向念說,“楊局長,你一條都不符合我的標準!”

楊萬裡笑了笑,不以為意。

在他看來,於向念是胡亂說的,一個結過婚的女人還想找一個未婚未育的男人,說笑呢!

“於同誌,你一個結婚過的女人,提的這些標準是不是不太現實?”

楊萬裡說:“說句實在話,你的優勢是年輕漂亮,冇生過孩子。不然,一個結過婚的女人,我都不考慮的。”

他是怎麼做到這麼普通,卻這麼自信的?!

於向念皮笑肉不笑的說:“楊局長,憑什麼結過婚的男人可以找未婚未育的女人,結過婚的女人就不可以找未婚未育的男人?”

楊萬裡回:“這個社會就是這樣。”

“社會是這樣不代表我就得這樣。”於向念已經懶得維持兩人間的那點體麵了。

她說:“你覺得你條件好,你可以挑彆人,那是你冇看到過更好的。就我這條件,隻有我挑彆人的份,還輪不到彆人挑我!”

楊萬裡看於向念小臉喪起,明顯不高興了。

他不想跟於向念鬨翻,他還想著跟於向念以後繼續發展。

“好了好了,於同誌。”他賠笑著說,“這件事,我們以後再談,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

於向念纔不會跟他有以後,今天必須說清。

“楊局長,我們就是普通的同誌關係,以後請不要再提這件事。”於向念說,“這頓飯我請,感謝你上次的幫忙。”

她再也不想欠楊萬裡任何一點東西。

她起身去了收銀台那裡結賬,又買了兩個小菜帶回去。

也是今天之後,楊萬裡特意去打聽了於向唸的情況。

在聽說了她的家庭後,才明白於向念說的以她的條件,隻有她挑彆人的份!

楊萬裡這纔打消了和於向念結合的念頭。

回家的路上,於向念想起剛纔的事,覺得又好笑又可恨的。

一個三十多歲,長相普通、身高普通,喪偶帶孩子的男人,居然還挑上她了?!

這是多麼的普信?!

程景默就不會這樣,明明各方麵都有優秀,卻一直這麼謙卑。

想到程景默,就想到了,已經七十三天了,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狗男人,你是死是活總要有個信吧!

就這麼一直讓她等著,要等到什麼時候?

給你一百天的時間,你要是再不回來,老孃就當你死了,她要找八個八塊腹肌的男人撫慰她喪偶的心!

夜裡,於向念夢見了第一次見到程景默的場景。

他穿著一身軍裝,身形修長,頭上頂著一個藍黃色的光圈,對她愛答不理的樣子。

於向念問他,你到底什麼時候纔回來?

他對她的問話置之不理,坐在地上專心致誌的弄著什麼。

於向念想看他在弄什麼,可總也看不到,隻有“次次次”的聲音。

於向念第二天醒來時,那聲音似乎還迴盪在耳邊。

她躺在床上,目光呆滯的看著屋頂,腦袋一刻不停的在思考。

上次她夢見她掉下山崖,果然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那她夢到程景默,是不是說明,他還好好的活著?

他在弄得東西是什麼?

“次次次···”的聲音?

電波!

程景默在弄的東西會發出電波的聲音,說明那東西是他們的電台。

程景默給總部發訊息了!

於向念先是被這個想法怔住,片刻後便驚喜若狂!

她一下子從床上跳下來,隨便洗漱了兩下,蹬上單車,朝司令部飛奔去。

-鬆開了手。他環視一週,才發覺周圍是方纔逃命的竹林,毆打他的人已經不見了,但周圍還插著幾把刀。這裡不是仙界,那女子也不是仙女,他後知後覺,應是她救了他。那女子已經站起身來,朝著竹林深處走去了。“等等!”少年撐起身來,就扯得身上傷口一痛,他悶哼一聲,一瘸一拐地朝女子跑去。而那女子卻不回頭,自顧自地走著。少年追上她,“實在抱歉,方纔我有些不清醒......姑娘手可還好?”女子不語,直徑走到了路旁的馬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