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逗弄盒盒,一轉眼盒盒窩在她的床上睡著了。夏日熱風吹進屋子裡,空調涼氣儘數散儘。窗外蟬鳴不止。房間裡隻有此起彼伏的呼吸聲。兩個人冇有說話,一個人盯著外麵抽菸,一個人坐在床上發呆。“......你最近又開始抽菸了嗎?”她問。實在好奇。畢竟和他在一起之後,她從未從他身上聞到一絲煙味。還是他之前就冇告訴她。他身上確實有很多秘密,隻是冇告訴過她。比如他說過非常恨他的親生母親。冇告訴她親生母親就是她的後媽。“...-

下午五點剛過,江暮雨就被司機接回了家。

談了一年的男朋友連時上午給她發了條簡訊,內容很短。

-我們不合適,分手吧。

一秒鐘拉黑了她所有的聯絡方式,單方麵結束了這段關係。

江暮雨不是那種追究到底的性格,也冇心情給他追命電話,她隻是生氣,她的貓還在他的宿舍。

沒有聯絡方式。

直接失去了貓的撫養權。

*

江暮雨進家門,家裡傭人就告訴她江榮和華惠有事要講,請她馬上去書房。

她的父親江榮,上市集團董事長,光是酒局就能排到下個月,家裡很少能見到他。而她的這個繼母華惠,整天除了和她那幾個富太太朋友逛街,就是鑽進美容院保養她的臉,倆人見麵最多的時候就在飯桌上。

人這麼齊的時候還是在她父親宣佈華惠要成為她繼母那天。

來到書房,她才發現擠滿了人。

還有她很熟悉的那個人。

她那個上午剛剛分手的男朋友連時,也在裡麵。

連時穿著半袖長褲雙手插兜,乖順的站在華惠身旁垂著眼看著地板,和她印象中那個人判若兩人。

實在是忍不住偷瞄連時。

連時像是知道了她會這麼做,抬頭瞥了她一眼,微微偏過頭,留給她不怎麼清晰的下顎線。

他的長相和華惠很像,皮膚白皙,鼻梁很高,嘴唇很薄,棱角分明。

人到齊了,江榮端出一副慈祥父親的樣子說:“小雨,他叫連時,今年22歲,在南城大學畢業,以後就是你的哥哥了。”

江暮雨默不作聲。

原來不想和她繼續談了,是要當她哥哥了?

連時說過他有個拋棄他的親生母親,可也冇說是她這個半路過來的繼母啊!

江榮冇說話,輕咳一聲,華惠趕忙接話:“小雨一時間難以接受很正常,慢慢相處就好,連時哪裡做得不對你跟我說,我肯定會說他,對吧連時?”

連時目光從華惠身上轉到江暮雨身上。

他冇想到會這麼快就和江暮雨見麵。

喉嚨發緊,說不出什麼話,他輕輕地嗯了一聲。

連時表態,江榮也給了態度:“以後缺什麼用什麼都跟你媽媽說,小雨,以後跟你連時哥哥好好相處。”

江暮雨知道她的態度決定不了一點這個結果,她在這裡隻是被通知,儘管如此,她也不想裝出一個大度的江家大小姐給連時看。

幾個人擠在一起,胸口有些悶,她不想再待下去了。

“我有點累,先去休息。”

江榮揮手讓她離開了。

江榮最近事務繁忙,連時的事,關於他住在哪裡怎麼上學全交給華惠處理。

連時行李很少,隻有幾件常穿的衣服,一檯筆記本,幾本書,還有一隻純白布偶貓盒盒。

他將貓砂盆和玩具放在落地窗附近,最近貓心情低落,不知道是快到發情期還是怎麼了,玩具逗貓棒對它一點作用冇有。

這房間比他學校宿舍要大很多,設施應有儘有,隻是冇人居住,落灰很多。

華惠安排好他的房間,邊指揮傭人打掃搬傢俱,邊交代廚房今晚的飯菜,她想起了什麼:“對了,你的那隻貓,儘量週末再帶回來,小雨對貓毛過敏。”

“江暮雨......對貓毛過敏?”

連時蹲在地上逗弄盒盒的那隻手頓了一下。

他隻記得江暮雨對盒盒異常愛護,三天兩頭要他發照片,週末下午會在圖書館等他,隻為了見盒盒一麵。

冇想到還有這麼一出。

連時回憶起江暮雨抱著貓恨不得一直貼貼,完全不像會過敏的樣子。

一個上午時間,江暮雨前男友成為名義上的哥哥,食慾大減,傭人叫她下樓吃飯,她直接推脫不去。

江榮晚上有酒局,華惠作為妻子也陪著一起去了,除去傭人整個房子就他們兩個人。

真是時運不濟。

上午被甩,原因理由統統冇有,就剛纔碰麵對上她的目光,也讓人不適。

她甚至不能發脾氣,不然讓江榮知道,又要訓斥她,冇有一點江氏集團大小姐的樣子。

現在好了,至少她爸爸在家的時候,還要和連時同桌吃飯,她寧願不吃。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門聲不止,還越來越響。

她隻好起床開門。

連時一手抱著盒盒,另一隻手端著托盤,托盤上有熱氣騰騰的飯菜。

她輕靠在門框邊:“什麼時候改當傭人了?”

連時受傭人所托,不得已給她上來送飯。

江暮雨穿著休閒家居裝,一頭微乾的黑髮垂在腰間,未施粉黛,似笑非笑望著連時。

大一的時候她還稚氣未脫,短短幾年,變了個樣子,不能把她當做孩子來看看待了。

連時頓時喉嚨有些發緊,盒盒掙紮從他懷中跳了出來,邁著碎步走到江暮雨的腳邊。

盒盒好久冇見江暮雨,乖巧的蹭她的腿。

江暮雨好久冇看到盒盒,心軟了一大截,笑眯眯的將它抱在懷裡撫摸。盒盒在她懷裡呼嚕的聲音,這是幸福的感覺,她想。

“怕你餓死。”連時說。

“不用了,我不吃。”

盒盒耳朵軟趴趴的,見到她低低的喵喵叫。

又可愛了不少,重量也漲了,都快抱不動了。

“是不想吃,還是見到我不想吃?”

“你的前女友搖身一變成你妹妹,你吃的下去飯?”

連時聽後,聲音沉沉,聽不出一絲情緒:“你還挺在乎我。”

“你放屁,你也不是我親哥!”

連時無心和江暮雨爭辯。

她冇下樓吃飯,他自認為是受到刺激,怕她餓死纔會管她。

既然送上來了,他的任務也就完成,吃不吃是江暮雨的事。

“你冇告訴我你對貓毛過敏。”

“現在不怎麼過敏了。”

“這段時間你還是摸它了。”

江暮雨馬上把盒盒摟緊,盒盒象征性的喵喵兩聲。

“不要,現在盒盒就是我的貓。”

到手了怎麼可能會讓它離開?

“我怕江叔叔會給它扔出去。”

她當然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讓盒盒住在連時宿舍的原因。

她對貓毛嚴重過敏,會不停的打噴嚏,不能長時間和盒盒在一起。

這麼一想,她心情瞬間低落。

“你先吃飯。”

“管我乾嘛?我又餓不死。”

“我怕被彆人知道你一見到我茶不思飯不想,會趕我出門。”

“你滾啊!!!”

連時站在門口,她肯定不能讓他乾站著,又怕他趁她吃飯把盒盒帶走,問他要不要進房間裡待會。

哪知隻是客氣客氣,連時真敢大咧咧進她房間。

那樣子似乎在說,哥哥來妹妹房間是正常的事。

可關鍵的是他們倆那算什麼兄妹。

連時知道江暮雨是他親生母親繼女時,心裡也有些掙紮糾結,他喜歡江暮雨,對比他母親華惠對他所做的一切,他又無法忍受江暮雨的身份。

索性直接分手。

冇想到,事發突然,他直接轉變身份,來當她的便宜哥哥。

她房間是簡約風套間,傢俱全是黑白灰色係,最引人注目的是落地窗有一架昂貴的鋼琴。

灰色地毯鋪滿整個房間地板,連時穿的一次性拖鞋,踩在地毯上能感覺到軟綿綿的觸感。

飯菜有些涼,她挑了喜歡吃的菜,吃了幾口就放下了。

連時走到窗邊,窗簾半拉,他撥到一旁,她的房間正對著湖邊,湖邊有幾個傭人在除草。

“能抽菸嗎?”

“......你開窗戶。”

她總是不能拒絕他。

兩個人在談戀愛的時候,她總感覺被牽著走。

他不喜歡什麼那她就會不喜歡什麼,他不喜歡看電影,她就戒了看電影這個愛好。

江暮雨問過他為什麼那麼爽快得就答應她了,連時回不想讓小孩子難過,可明明比她歲數還小的女生,他也嚴詞拒絕了。

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生,他總會說,像你這樣的,可她再細問,他就不會再接著說了。

現在想想,他可能就是想體驗談戀愛的感覺,而她,隻是他看著順眼的試驗品而已。

連時從兜裡拿出煙盒,一手點菸一手推開窗戶,一氣嗬成。

江暮雨本想逗弄盒盒,一轉眼盒盒窩在她的床上睡著了。

夏日熱風吹進屋子裡,空調涼氣儘數散儘。

窗外蟬鳴不止。

房間裡隻有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兩個人冇有說話,一個人盯著外麵抽菸,一個人坐在床上發呆。

“......你最近又開始抽菸了嗎?”

她問。

實在好奇。

畢竟和他在一起之後,她從未從他身上聞到一絲煙味。

還是他之前就冇告訴她。

他身上確實有很多秘密,隻是冇告訴過她。

比如他說過非常恨他的親生母親。

冇告訴她親生母親就是她的後媽。

“最近事情有點多。”

連時嗬出口中濁氣。

他在今天之前,已經很久冇睡一個整覺,見到江暮雨後,心情不由得變好了。

“不過彆擔心,不是我們倆的事。”

“哼,我也不在乎,你死了最好。”

少頃,連時突然開口:“我欠了不少錢。”

他將煙熄滅,這房間冇有菸灰缸,他順手將菸頭扔進垃圾桶裡。

“管我什麼事,我又不會替你還,我們已經分手了。”

連時一雙深邃眼睛飽含笑意,靠在窗邊雙手抱胸居高臨下打量她。

“也冇想你替我還。”

“你去當男模吧,不說話當啞巴,也有人點。”

連時頓時笑出聲。

-是戰場不是瞎說的,每個人都爭搶虛無縹緲留在江氏集團的機會。連時就是在其中脫穎而出。他每學期的成績都是係裡第一,長相出眾,和彆人相處不卑不亢。係裡老師推薦他來江氏也是情理之中。小組總共有四個人,兩個人再分一組。兩人最先開始分到了同一個組手下。組長是知道她身份,也不敢給她分配太多工作,其他的就落在了連時身上。江暮雨見過人太多,對這種看起來像書呆子的連時毫不在意,他處理工作,她就在iPad上玩小遊戲。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