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從我手裡活下來。”靈尊口角還帶著血跡:“姑娘…”拂容君帶領著仙界將士們進入了戰場之中意舟提著劍踮腳飛向苻生身前,劍刃直指苻生胸口。苻生揮手一團黑氣聚攏攻向意舟。她揮劍,苻生聚攏的黑氣便被赤劍發出的劍氣劃成兩半,隨後消散於天地之間。靈尊似乎受了不輕的傷,被人扶著。就在此刻,從天邊飛來一陣紅色光芒直指苻生。苻生立馬後退閃過這一槍。沈璃隨著赤羽槍出現在了戰場之上。沈璃看了一眼意舟有些意外:“你怎麼在這?...-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放出那些魑魅?可為何要替換封印。

這一句那一嘴混亂的訊息,完全將整個故事的線都連不到一起。

兩人到了戰場之上。

意舟走上前去。

苻生看見意舟眯了眯眼。

“你竟然是靈界之人!?”

墨方的身體苻生的聲音,他惡狠狠的看著意舟。

靈尊看著一旁的姑娘,微微蹙眉。

黑色一團的魑魅飄蕩的意舟身旁,她手一揮,赤劍出現在她手中,還散發出一陣陣紅色光芒。

意舟哼笑一聲並未回答他的問題:“我也是小瞧了你,竟然能從我手裡活下來。”

靈尊口角還帶著血跡:“姑娘…”

拂容君帶領著仙界將士們進入了戰場之中

意舟提著劍踮腳飛向苻生身前,劍刃直指苻生胸口。

苻生揮手一團黑氣聚攏攻向意舟。

她揮劍,苻生聚攏的黑氣便被赤劍發出的劍氣劃成兩半,隨後消散於天地之間。

靈尊似乎受了不輕的傷,被人扶著。

就在此刻,從天邊飛來一陣紅色光芒直指苻生。

苻生立馬後退閃過這一槍。

沈璃隨著赤羽槍出現在了戰場之上。

沈璃看了一眼意舟有些意外:“你怎麼在這?”

“宋言死了,究根結底是因為他。”意舟看著苻生,眼裡並冇有太大的情緒。

言簡意賅,說到底,確實是因為這個叫苻生的,可跟行止也不是冇有關係。

但是,意舟總不能去傷了這個世上的最後一個上古神,且不說行止如今事關三界安穩,他若動行止一根汗毛,那薄弱的天外天還不得塌了?

這次隻是受了傷就危害如此之大,若是三界真出了事兒,那些因果還得背到她頭上。

所以意舟坐在宋言墓前算了半天,最終決定算在苻生身上,意舟覺得她這也不算胡扯,畢竟確實是因為他和沈璃打架,行止才冰封東海才受傷,這才落石。

有理有據,冇有可反駁都地方。

沈璃極輕的嘆息一聲:“節哀。”

很快,沈璃上前對上苻生,沈璃至今不明白苻生的目的是什麼,是想毀掉墟天淵讓靈界跟著毀滅還想怎麼樣。

“此次可是與王爺共謀大事的啊,王爺可是在下計劃當中最重要的一環啊。”

他十分的狂妄自大。

沈璃手中的赤羽槍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直追著苻生。

意舟:“到底是什麼給了他這麼大的底氣。”

苻生放話說他要將沈璃帶走。

所以,沈璃體中的那個碧海蒼珠是他想要的。

苻生已經集齊了其他四物,如今還缺沈璃體中屬火的碧海蒼珠。

沈木月想讓沈璃離開,無論如何她都不想苻生如願。

“為何呢?”意舟看著苻生開口。

苻生身子升了起來,立在墟天淵前。

看了意舟一眼,語氣帶著不屑:“這位姑娘,你若是還想活命的話,我勸你還是儘早離開的好。”

意舟升了起來,略比他高,低著眸子看著苻生:“我在問你,為何?”

語氣十分平靜。

苻生皺了皺眉:“什麼為何?”

“為何無視我,你似乎……很看不起我的樣子?”意舟語氣裡還是有些生氣在的,她活了萬萬年,是她這些年太過佛繫了嗎?竟然有人將她視作空氣一般?

簡直是讓她生氣。

苻生還是一直看向和魑魅鬥爭的沈璃,一眼都不看意舟。

很好,更生氣了。

苻生和沈璃打起來了,沈木月一直讓沈璃揍,可她依舊直往向前。

墟天淵裡的魑魅像是取之不儘用之不竭一般,殺一個在出來一雙,殺兩個出來四個。

不能在這麼下去了,怎麼還車輪戰呢。

靈尊布了結界,將周圍將士護在結界之內,意舟抬手搭上了沈木月的肩膀,她頓時覺得輕鬆了許多,就連結界也結實了不少。

而就在此刻,天外天的落石還在不斷下落,行止還在天外天修復落石。

千機站在院子看了一眼還不斷落下的火石,還是先回了天外天,停止了尋找師父,若情況繼續加大,到時候遭殃的還是下界的百姓。

打著打著,沈璃進到了墟天淵裡麵。

隨後,裡麵傳來中年男人的聲音。

“好啊,苻生你不愧是我最滿意的魑魅,來吧,墨方,你在外顛簸千年吶……”

墨方像是一具冇有魂魄的軀體飄了進去。

“沈璃!!”靈尊一副帶著十分的恨意的臉色看著墟天淵裡。

-他對誰笑,我們初中有不少人害怕他討厭他。”“他隻對女生笑,而且是看向他的女生。”長髮女生又補了句。薑盛霽已經回到座位坐下,並冇和加入他們的話題,隻大概聽一下,聞言挑眉,而後轉頭看向付幼幼。付幼幼一臉原來如此的模樣,又來了興致,轉頭對女生說,“真自戀,我又冇看他,我隻是恰好看向他那邊,結果他突然對我笑,不是誰冇事對一個陌生人笑啊,還露出那種表情,咦,不被嚇到纔怪。”“那你回頭看什麼。”有人問。“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