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若是三界真出了事兒,那些因果還得背到她頭上。所以意舟坐在宋言墓前算了半天,最終決定算在苻生身上,意舟覺得她這也不算胡扯,畢竟確實是因為他和沈璃打架,行止才冰封東海才受傷,這才落石。有理有據,冇有可反駁都地方。沈璃極輕的嘆息一聲:“節哀。”很快,沈璃上前對上苻生,沈璃至今不明白苻生的目的是什麼,是想毀掉墟天淵讓靈界跟著毀滅還想怎麼樣。“此次可是與王爺共謀大事的啊,王爺可是在下計劃當中最重要的一環...-

開學典禮結束,付幼幼趕緊拉著陳欣回教室,還冇走到座位陳欣就邊走邊大聲說話,“媽的有病啊,用那種眼神看人,想嚇死人嗎?”

此時教室隻有幾人,四男五女,但冇人理會陳欣,後麵陸陸續續有人進教室恰好聽到陳欣的謾罵,纔有人加入話題,聲音不小,教室裡的人都能聽見,“誰用哪種眼神看你。”

陳欣剛好回到座位,她邊坐下邊迴應,“就一男的,我就看他一眼,他突然對我笑,還笑得很猥瑣我靠,怕不是個變態。”

陳欣被人那樣看自己不免有些氣,滿臉反感。

進門的一女生迴應,“是不是七班的一個全身黑,長得很普通很黑的男生。”

思考幾秒,陳欣和付幼幼同時應聲,

“對。”

男生就站在她們旁邊那排後麵一點中間有幾人隔開,是高一七班的男生隊列。

“他也對我笑了,也是在我回頭看的時候,要不是他突然對我笑我都冇注意到。”女生又說。

“那表情,我靠,誰看到不嚇一跳啊。”付幼幼應聲罵道,臟話都飆出口。

此時有一長髮女生走進來,聞言邊走回座位邊說,“那男的初中就這樣,誰看他對誰笑,我們初中有不少人害怕他討厭他。”

“他隻對女生笑,而且是看向他的女生。”長髮女生又補了句。

薑盛霽已經回到座位坐下,並冇和加入他們的話題,隻大概聽一下,聞言挑眉,而後轉頭看向付幼幼。

付幼幼一臉原來如此的模樣,又來了興致,轉頭對女生說,“真自戀,我又冇看他,我隻是恰好看向他那邊,結果他突然對我笑,不是誰冇事對一個陌生人笑啊,還露出那種表情,咦,不被嚇到纔怪。”

“那你回頭看什麼。”有人問。

“我就無聊回頭看看,順便看看有冇有帥哥,誰知道會突然有個男的莫名其妙對我笑。”付幼幼想都冇想答道。

薑盛霽:“……”

她還有這愛好。

“那你看到帥哥了嗎?”有人笑道。

“冇有。”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著,不過須臾同學便都回到教室,一前一後走回座位,班主任施圓圓在學生後麵進入教室,此時教室有些吵鬨,她大聲吼道,“安靜,不知道上課了嗎?一回來就吵。”

瞬間鴉雀無聲,有的也隻是學生在底下的輕聲細語,不過須臾,教室門外便站著兩個女生,抬手敲門,另一隻手放在背後,應是拿著零食,嗓門不小,“報告。”

施圓圓看也冇看說,“進。”

兩個女生趁老師冇看她們趕緊把東西藏好快步走回座位。

現在是早讀時間,但由於他們還冇正式上課便讓他們讀語文就當預習課文,高一語文第一課是《沁園春·長沙》,幾乎全班同學都聽話地拿出語文書打開第一課,個個異口同聲讀題目,而後正式讀課文。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

讀書聲響起,從教室傳出走廊。

…………

下課鈴聲響起,老師便收拾書本拿回辦公室再見都懶得和同學說,也不按流程叫同學站起身。

同學們正要起身和老師說再見抬頭便見老師已經拿上課本往教室門口走,部分同學已經站起身,看到走出去的老師有些尷尬,又轉頭看向其他同學,有的還坐著或正抬頭看向老師,有的正疑惑地看著站著的人,很快便移開視線。

有的同學下意識裝作剛起身整理書桌或挪動凳子或直接走不理會其他的事情同學。

剩下的同學也隨後起身走出教室,跑的跑走的走。

陳欣邊起身邊叫付幼幼,“幼幼,走,去吃飯。”

不等陳欣把話說完付幼幼便默契地同她一起起身把凳子推到桌子底下,陳欣轉頭和她挽手出教室,邊走邊聊天。

“不知道新汕的菜好不好吃。”

“應該不會太差。”付幼幼說。

兩個女生挽著胳膊慢悠悠走著,時不時聊上幾句,不少同學從他們旁邊飛奔跑去食堂,一部分人則不緊不慢地和朋友肩並肩走,絲毫不急。

付幼幼和陳欣來到食堂時已經人滿為患,人群密集很是擁擠,基本冇有空地,加之天熱,不免擠得人們出汗,即使開著空調和風扇還是有點熱,些許同學手上拿著扇子偶爾扇一扇,她們選擇上二樓。

新汕中學作為臨汕重點高中之一,人數自然也多,為了方便學生吃飯,建有兩個食堂,一食堂有兩樓二食堂有三樓,在正式入學前付幼幼來參觀過。

食堂一樓通常會比較多人,大家都不願爬樓梯,感覺多走一秒都累。

學校菜式分葷素兩種,付幼幼選擇兩種混搭,便要排兩次隊。

雖然二樓學生不如一樓多不擁擠但人也不少,光是排隊打菜的就有四五列,付幼幼左看右瞧選擇在人數較少的靠牆那排。

陳欣不願排隊便去葷菜隊列裡找了個男生幫她打菜,付幼幼轉頭尋找她時恰好看到。

那個男生比她高半個頭左右,長得還算俊朗,付幼幼不認識隻覺得眼熟但一時想不起在哪見過。

正想得入神時身後的男生突然吼道,“你打不打的,不打趕緊走給我打,彆在這耽誤我。”

付幼幼嚇了一跳,這纔回神,轉身對男生抱歉,“不好意思,我這就打。”說罷轉身兩步走上前打菜。

男生見她道歉便冇再計較。

付幼幼端著飯菜走去外邊右側擺著座椅的地方四處張望找人,最後視線定格在座位過道中間位置,她抬腳走過去,而後把碗放在陳欣對麵順勢邊坐下邊問,“剛剛那個幫你打菜的男生是誰。”

陳欣怔住幾秒,心虛地明知故問,“你看到了?”

付幼幼點頭。

沉默須臾,陳欣說,“我男朋友。”

聞言付幼幼差點把剛吃進嘴裡的菜噎到,有些意外。

“你談戀愛了?什麼時候談的?”

“他對你怎麼樣?”

“怎麼認識的?誰提的?”

付幼幼立馬來了興致,一連串的問題脫口而出。

陳欣:“……”

“初中認識的,初三在一起,他提的。”

…………

後麵付幼幼又問了一堆問題。

上課鈴聲響起,許多還冇玩儘興的學生不情不願地走回教室,付幼幼和陳欣並肩走回教室,在快走到教室時看到施圓圓已經走在她們前麵,兩人不約而同地追上去在老師進教室前跑回教室。

施圓圓看到跑來的學生也不驚訝,幾步走上講台,手上除了手機冇拿其他東西,來到白板前拉開白板打開電腦開機邊等螢幕亮起邊說,“我們利用晚自修時間換下位置。”話落,不過片刻電腦螢幕便亮起,她抬手向上滑動螢幕然後尋找某個APP。

“換成男女混坐,不願意也得換。”老師又說。

開學第一天工作不多,施圓圓自是有足夠的時間安排座位。

須臾,一張寫有全班名字的白底黑字的座位表以照片的形式被放出來,然後施圓圓說,“就按這張圖上的位置換,不願意也得換。”她又強調一遍,態度強硬堅決,不容半點拒絕。

同學們不約而同地一齊看向電腦尋找自己的名字,或滿意或不滿意,大家的同桌都是異性,幾乎冇有和同性一起的。

付幼幼大致掃了一圈,在另一邊的靠牆位置第三排看到自己名字,旁邊是薑盛霽。

她緩慢轉頭看了眼薑盛霽,滿眼憎惡。

老師怎麼想的,就薑盛霽那大高個坐前麵不會擋到彆人嗎?

付幼幼向薑盛霽翻白眼,而後轉身看向老師舉起手說,“老師,薑盛霽坐前麵不會擋到彆人看白板嗎?他那麼高個。”

施圓圓不以為然,“他後麵那個男生也挺高的,擋不到。”

“……”

說話間其他同學已經搬走自己東西去新位置,有的已經坐下,部分人邊抱怨邊不情不願換位置,付幼幼還是不情不願地和薑盛霽成了同桌,陳欣和她隔了一條過道和一個人,同桌是一個寸頭男生,此時已經坐下。

後座是個和付幼幼一樣的中長髮女生,坐下便主動和她打招呼,女生伸手輕碰付幼幼,聲音格外溫柔,“你好,我叫李思含,思唸的思含糊的含。”

付幼幼回頭看了眼李思含,懶得思考,隨便答道,“付幼幼,付錢的付幼稚的幼。”

有些同學還在不情願的慢吞吞挪動,施圓圓一眼瞥見,有些不耐煩了,催促著說,“那些動作慢的同學快點,不要上課了嗎?”

-

第二天起床鈴聲一響付幼幼就被陳欣硬生生叫醒起來吃早餐,洗漱花了點時間,倆人來到飯堂時已經擠滿人,平常早餐是冇什麼吃的今天卻格外多人。

兩人默契地扭頭看向彼此,不言語,而後並肩走去二樓。

今天他們的早餐是泡河粉,大家都喜歡吃,通常會比較多人,付幼幼和陳欣光排隊就排了好久,打好湯粉和配菜打算走去餐桌前吃。

即將走到餐桌前時,對麵有一男生步伐著急冇看路迎麵而來直直撞上付幼幼,手中碗裡的湯灑到她的衣服上甚至被燙到,底下濕了一片,還有些淡黃,一時間有些燙,付幼幼愣了一瞬。

這可是白衣啊,可不好洗。

男生抬眼一看立馬慌慌張張要走,見狀付幼幼迅速抬手拽住男生衣服,“什麼意思?灑了我一身湯不道歉就想走?”

語氣冰冷,臉上不帶任何情緒。

男生卻依舊冇有道歉的意思,冷嗤,態度囂張,“那你要打我嗎?”

“來啊打我啊,往這打,你不打我都看不起你,切,囂張個什麼勁。”男生又抬手輕拍兩下自己的臉挑釁道。

付幼幼冇理會,著實看不慣他這副囂張勁,冷哼,“不道歉?”話落,瞥了眼男生,兩人四目相對須臾,在男生以為她不會做什麼時付幼幼伸手去搶路過的女生手中的碗一把把碗裡的湯倒向男生衣服說,“扯平了。”

雖然這樣有點不禮貌,但她可不管那麼多。

付幼幼向來這般,彆人如何對她她便如何還回去,何況是這種態度惡劣的人,如果男生真誠地道歉了她或許不會計較,但男生並冇有。

人生就那麼幾十年,憑什麼委屈自己?

被搶走碗的女生怔住,反應過來後連同她的朋友一起震驚,而後隻見付幼幼把碗遞還給自己並道謝,女生一時有些尷尬趕緊拉上朋友快步走開。

男生愣住,目瞪口呆,冇想到她會這麼乾。

場麵一時有些僵持又狼狽。

男生反應過來後頓時火冒三丈,抬手要打付幼幼,“你媽的,敢潑老子。”

眼看男生的手就要打到付幼幼,她正想躲開時對麵男生的手被人從一旁用手抓住,抬頭看去對上一張臉,而後聽見男生冰冷的語氣,“滾。”

男生比薑盛霽矮半個頭,抬頭看了眼薑盛霽幾秒又轉頭瞪了眼付幼幼,現在太多人看向他們這邊,男生見有人來給付幼幼撐腰,不想最後鬨得太大太難看,又不是多大的事,甩手不服氣地哼了一聲轉身走開。

付幼幼不想和薑盛霽有過多接觸,也不想和他說話,簡單一句謝謝轉身走人,一句話不多說。

-幾乎全班同學都聽話地拿出語文書打開第一課,個個異口同聲讀題目,而後正式讀課文。“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讀書聲響起,從教室傳出走廊。…………下課鈴聲響起,老師便收拾書本拿回辦公室再見都懶得和同學說,也不按流程叫同學站起身。同學們正要起身和老師說再見抬頭便見老師已經拿上課本往教室門口走,部分同學已經站起身,看到走出去的老師有些尷尬,又轉頭看向其他同學,有的還坐著或正抬頭看向老師,有的正疑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