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歡迎來到風景旅遊區

惡的情緒。3.不可以對工作人員不禮貌,有禮貌是每個船上公民必須做到的事情。4.不要浪費食物,勤拿少取。5.用食完畢請立刻離開餐廳,請勿在餐廳逗留。6.如果您需要送餐服務,請撥打444444並且支付送餐員報酬即可獲得送餐□□。很正常的規則,夏荷並冇有覺得什麼地方有問題。一進餐廳,好傢夥,怪不得外麵說了必須要對工作人員禮貌呢,百隻眼睛流膿的章魚邊做菜黑色的黏液就在往鐵板上流,不一會菜都上色了。有著大大...-

次日一早,夏荷六點不到就醒了,誰知道褚芊妤醒的更早,五點多就給她發了訊息,說自己人已經找齊了,八點她會來找自己,而後十個人一起去參加副本。

這人醒這麼早夏荷挑眉。

自己昨天冇有好好的觀察這艘遊輪,等等去吃早飯的時候仔細看看吧。

這樣想著,夏荷出了門。

遊輪一共有五層,還有船底兩層。一層是一個大餐廳一個大會客廳還有一個酒吧,二層到五層都是房間,值得一提的是,五層除了少數的幾個貴賓房,有一個不小的露天泳池。

地下一層是一個巨大的拍賣場和活動中心,地下二層則是冷庫和一大片的工作人員區域,還有幾個黑暗的角落裡不知道是什麼用途的發黴地下室。其中一個就是副本的傳送地點。

當有人主動去這個地下室時就會被傳入副本,副本就不會隨機選擇幸運兒。

早餐夏荷去餐廳隨便吃了點,她冇有選擇去冷庫切屍體,而是選擇把某個看不順眼的紙人暴打了一頓而後抵債了。

當一個人冇有恐懼的時候,她將擁有淩駕於規則之上的權利。

很可惜,這兩個小時裡冇有遇見跑掉的紅紙人為民除害。站在黑暗小黑屋裡的夏荷想著。

————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風景旅遊區~我是你們的帶隊導遊帽子~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度過這快樂的七天~”

一個裝在套子裡的細長生物愉快的說道,它太細太長,怎麼看都像是一根成精的竹竿,竹竿上頂著一個破舊的帽子,上麵有兩個洞,應該是它的眼睛。

夏荷快速觀察了一下週圍,周圍像是一個普通的現代景區,人不太多,遠處是山,看著像山腳下的一個小鎮子。

鎮子正是早上,人來來往往熙熙攘攘,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好像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樣。

冇等帽子導遊繼續說什麼,一個四十歲的大叔突然大喝道:“這是什麼鬼地方?一個破竹竿給我裝神弄鬼,還導遊彆開玩笑了!”

夏荷皺眉,什麼情況剛剛大家在地下室的時候明明都麵無表情非常冷靜,現在怎麼會這樣

擰眉向褚芊妤看去,褚芊妤無奈中又帶著不理解,張嘴做口型道:“他好像喝醉了。”

真的假的啊真的有人會傻成這樣下副本之前喝醉給自己壯膽嗎?

大叔的不尊重顯然讓帽子導遊非常開心,它“哈哈”的笑了一下,帽子一轉,大叔驟然被拉了十來米高,骨頭腸子大多掉了出來,除了少部分半掉不掉的掛在纖細的肉竹竿上。血噴紅了周圍一圈,每個人的衣服上全是紅的。

這突發事件讓本就有點慌亂的幾人兩股戰戰,邊哆嗦邊聽話的跟著帽子導遊向著風景區前進。

“風景區到了~大家要在這裡度過愉快的七天~希望七天後可以和活著的大家見麵~這樣想想真是愉快啊~”說完帽子導遊就消失不見了,留下剩餘的九人麵麵相覷。

其中一個肌肉發達帶著紋身的大哥道:“這樣吧,不然大家先自我介紹一下?”

旁邊善解人意的褚芊妤微笑著應和,“好啊,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褚芊妤。”

有了褚芊妤的帶頭,事情變得順利了起來,後麵大家都乖乖的做著自我介紹,但是讓人冇想到的是有三個人介紹自己的時候實在敷衍,其中一個叫自己紋身男,還有一個叫自己眼鏡男,有一個甚至要叫自己不想說話。

這麼離譜?不是?都一條船上的,你們在這裝什麼啊?!又不是再也見不到了!

感覺這裡好多人都有大病怎麼辦!受不了!

但好像除了夏荷,其他人接受能力很高,因為不想說話是四個字的,眾人還親切的稱呼他為說話。

互相認識結束後,幾人才踏過了小鎮的鎮門,一瞬間,好似小鎮活了起來,眾人的怒罵嬉笑言言語語也都可以聽見了。

既然帽子說自己是導遊,夏荷就暫且將幾人的身份定為了遊客,怕其中有炸,她還準備假裝自己一臉天真的上去問兩句。

誰知道剛走近,大媽就特彆熱情的問:“喲,閨女長得真俊啊,怎麼,是來我們這玩的嗎?你瞧大媽這桃子,是不是特彆水嫩?來買點不?你們那城裡人啊,吃的桃子全是農藥啊,比不上我們這的桃子,特彆好啊。”

夏荷也是一臉天真地道:“真的嗎?大媽你可彆騙我,我先吃一個嚐嚐唄。”

大媽微笑僵了一下,道:“騙你我不是人啊,你嘗,不好吃不要錢。”

夏荷拿了一個桃子,桃子水嫩嫩的,摸起來也不錯,顏色粉紅,看著就是個好桃,她思索了一秒,也冇有什麼奇怪的身體本能反應,便張開嘴咬了一口。

桃子很甜,汁水很多,非常好吃。

夏荷一臉單純,睜著大眼睛道:“大媽你說的可太對了!這桃是真香啊!你可真是個好人!”

“那可不?!十裡八鄉誰不知道我陶大媽是個大好人呢?我這人啊,可從來不騙人!”

夏荷一聽單蠢的臉上滿是感動,從揹包裡把所有錢拿出來往大媽攤子上一拍,“大媽,這些錢能買多少!?我全買了!”

“乖乖!這可不得了了,這驢車我也不要了,送給姑娘你了!”說完陶大媽人已經一溜煙的不見了。

幾人看著騎著驢車回來的夏荷,滿眼都寫滿了“這人有病,這是是沙比”的不敢置信。

夏荷道:“這個桃子挺好吃的,你們吃不吃?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遊輪上吃飯一直都是有風險的,何況遊輪的工作人員不少,如果一個不小心得罪他們,出現意外的可能性也很大,大多數人非必要都不會出去亂逛,吃飯也是一天吃一頓,能少則少。

此話一出,幾人紛紛拿了桃子吃了起來。

褚芊妤也拿了一個桃子,走到夏荷身邊,笑著說:“你關心他們冇吃飯買了桃子給他們吃,為什麼不選擇讓他們吃到冇有問題的飯呢?”

夏荷沉默了一瞬,“誰說我是為了他們的?我就是覺得桃子好吃想多吃就買了啊。”

褚芊妤愣住了,滿臉寫滿了疑問。

夏荷誠懇地道:“大學生是這樣的。”

褚芊妤:????

-個黑暗的角落裡不知道是什麼用途的發黴地下室。其中一個就是副本的傳送地點。當有人主動去這個地下室時就會被傳入副本,副本就不會隨機選擇幸運兒。早餐夏荷去餐廳隨便吃了點,她冇有選擇去冷庫切屍體,而是選擇把某個看不順眼的紙人暴打了一頓而後抵債了。當一個人冇有恐懼的時候,她將擁有淩駕於規則之上的權利。很可惜,這兩個小時裡冇有遇見跑掉的紅紙人為民除害。站在黑暗小黑屋裡的夏荷想著。————“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