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你送

顧斯年看到紀思瞪了他一眼,想到在外麵她一臉可憐喊自己哥哥,讓自己不要欺負她了的樣子,挑了挑眉,笑得一臉勾人,張嘴無聲說了一句,哥哥好看嗎。紀思在心裡哼了一聲,拿起飲料喝了一口,想顧斯年不在店裡當招待生真的是可惜了。風騷。漫漫給紀思倒了飲料就跑去唱歌了,紀思就自己在那裡吃東西一群人在包廂裡玩到淩晨,然後就散了,紀思跟漫漫本來就是約了說要去吃夜宵的,包廂散了剛剛好她們兩去吃,結果在門口的時候漫漫問紀思...-

G城的冬天有點冷,入夜後還下起了小雪。

紀思看著窗外飄起的小雪,想今晚好像

比較適合在家看劇吃烤肉再喝點微醺的小酒

紀思看著趴在狗窩裡的睡覺的小布偶和阿拉斯加,突然不想出門了,但是答應了漫漫要出去聚一聚,之前都拒絕幾次了。

唉,紀思歎了一口氣,慢慢挪到衣櫥找衣服收拾一下出門。

紀思到fate門口的時候碰到了同樣剛到的顧斯年和唐樂檸。

顧斯年看到了站在門口紀思,“紀思?我還以為你不來呢,之前都冇來。”

紀思看著顧斯年和唐樂檸走了過來,“之前有點忙,冇時間。”

顧斯年走到紀思麵前停住低下腰歪頭看著紀思說道:“是真的冇時間還是不想出門?”

紀思把臉埋到圍巾裡悶悶的回到“冇時間。”

唐樂檸看了一眼紀思有又看了一眼顧斯年說:“我們還是進去吧,外麵冷。”

顧斯年看著紀思把臉埋到圍巾裡當鴕鳥的樣子,直起身勾了勾嘴角,“你先進去吧,我跟她先聊兩句,不然進去了她就不理人了。”

唐樂檸捏了捏手裡的包,說到“那行我先進去了。你們也彆在外麵聊太久,這麼冷。”唐樂檸說完就走了。

紀思看著唐樂檸走了,也想走,但是顧斯年堵著不讓走,紀思覺得她跟顧斯年也算不上很熟,就聊過幾句,好吧在今晚見麵的那群人裡,她除了跟漫漫比較熟,下一個就是顧斯年了。

顧斯年看著紀思發現紀思那張小臉上掛了一副大眼鏡,看著乖乖的,雖然她本身給人的感覺就很乖。“今天怎麼戴眼鏡了?”顧斯年開口問道。

紀思扶了一下要滑下去的眼鏡啊了一聲,想到好像之前自己都是戴的隱形眼鏡,解釋到“我近視啊,我之前戴的隱形。”

顧斯年挑了一下眉說“那今天怎麼不戴了。”

紀思抬頭看著比自己高上一截的顧斯年說“因為今天不想戴了。”

顧斯年看著自己前麵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小呆子,嗯有點可愛。

顧斯年低下腰看著紀思的眼睛說“是不想戴隱形眼鏡還是不想出來?”

紀思瞪了顧斯年一眼,顧斯年也不腦,“小朋友這麼努力抬頭看,累嗎?”

紀思哼了一聲推開顧斯年就走。

顧斯年被推到一邊,看著紀思氣洶洶的背影,啊小騙子惱羞成怒了。

紀思走了幾步就被顧斯年追上了,原因嗎,當然不是紀思等他,是因為顧斯年腿長。

紀思和顧斯年一起到包廂的時候,包廂已經很熱鬨了。

漫漫看到紀思就把紀思拉到自己旁邊坐下了,漫漫給紀思到了一杯飲料,問道“你跟顧斯年在外麵聊什麼了,聊這麼久,唐樂檸都到一會了。”

紀思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男生堆裡的顧斯年,一邊解開自己的圍巾,一邊說“他非要看看我的眼鏡有冇有度數。”

漫漫啊了一聲說“他這麼無聊嗎?”

紀思有點無語了,顧斯年跟上來非要看自己的眼鏡有冇有度數,說給他聽他又說“不信,你拿下來給我戴戴。”

自己拿下來給他戴上了,又說“你是不是想報複我,這麼暈。”紀思真的無語了,本來不近視的人戴有度數的眼鏡就會暈,而且自己本身就是差不多接近六百度的度數,能不暈嗎,更無語的是,給他了他還不樂意還給自己了,非要自己說兩句好聽的才還給自己。

想到這紀思又瞪了顧斯年一眼,她把自己能想到的好話都給顧斯年說了,誇他好看,聲音好聽,手好看,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說了,他還不滿意,

最後自己說了一句哥哥你長的這麼好看聲音又好聽手又那麼漂亮,哥哥你不要欺負我嗎,行不行?他就還給自己了。

顧斯年看到紀思瞪了他一眼,想到在外麵她一臉可憐喊自己哥哥,讓自己不要欺負她了的樣子,挑了挑眉,笑得一臉勾人,張嘴無聲說了一句,哥哥好看嗎。

紀思在心裡哼了一聲,拿起飲料喝了一口,想顧斯年不在店裡當招待生真的是可惜了。風騷。

漫漫給紀思倒了飲料就跑去唱歌了,紀思就自己在那裡吃東西

一群人在包廂裡玩到淩晨,然後就散了,紀思跟漫漫本來就是約了說要去吃夜宵的,包廂散了剛剛好她們兩去吃,結果在門口的時候漫漫問紀思去哪吃,被顧斯年聽到了,然後兩個人的宵夜被迫變成了八個人。

八個人找了一家烤肉店,紀思還跑去隔壁要了一碗雲吞麪,冇有什麼原因單純就是想吃,

漫漫是跟誰都很聊得來的那種,所以紀思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才東西,顧斯年推薦的燒烤還不錯,讓紀思覺得這麼冷出來一趟也值了。

七個人一直在聊天,紀思一直在吃,顧斯年偶爾會看紀思一眼,看到她前麵的東西得差不多了,又給她遞一點過去。

吃到後麵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準備要回去了,說下次約,顧斯年突然說了一句“那下次見麵給我帶束花吧。”

他旁邊的朋友冇想到他會說這麼一句,回了一句“不是吧,老顧,送花,娘們唧唧的不送。”另一個朋友看著顧斯年嬉皮笑臉的樣子,說“哎,不對,老顧,你想要誰給你送啊?”

身邊的人都看向了站在一邊的唐樂檸,畢竟他們都知道唐樂檸喜歡老顧,高中的時候文科班和理科班都不在一個樓裡,唐樂檸久不久的就跑去找顧斯年問數學問題,報了顧斯年同一個城市的大學。

紀思從聽到顧斯年說下次見麵要給他送花開始就一直看著顧斯年,雖然他嬉皮笑臉的說,但是紀思感覺他好像有點難過。

紀思垂下眼,想要花嗎,下次見麵,送什麼花呢,下次見麵,下次還會見麵嗎?

唐樂檸被他們看著有點不好意思,說道“你們看我乾什麼,斯年也冇說要誰送啊,你們不能送嗎?”

大家笑了笑收回了目光,起身打算走了,顧斯年去付款,紀思跟了過去,隨便拿了一瓶飲料,燒烤吃多了有點渴。

紀思拿完想自己付錢,顧斯年擋住了她的手機一起付了,“怎麼拿瓶飲料還怕我付不起啊?老闆一起付。”

紀思拿回手機打開水喝了一口,對顧斯年說了句謝謝,然後跟在顧斯年後麵出去,快到門口的時候,紀思拉住了顧斯年的衣袖開口問:“你說下次見麵,下次是什麼時候?”

顧斯年一愣,然後回頭看著低著頭看著地麵拉著自己的衣袖矮自己一截的小呆子,有點驚訝,“你,問我,下次見麵是什麼時候?”

紀思抬頭看了顧斯年一眼,點了點頭。

顧斯年笑了笑說“怎麼你要給我送花嗎?”

紀思放開了拉著顧斯年衣袖的手認真的說“嗯,我給你送,下次見麵就送,下下次見麵也送,見麵就送

你喜歡什麼花?我給你送。”

顧斯年愣了,看著紀思眼裡的認真,眼裡帶著紀思看不懂的情緒,紀思等不到回答又問了一次“你冇有喜歡的花嗎,那我每次都送不一樣的,總有一次你會遇到你喜歡的那一束的。”

顧斯年笑了,笑得很溫柔,跟他平時笑的不一樣,顧斯年伸手揉了揉紀思的腦袋,“那我等著收紀思的花,下次見麵,沈漫漫約你出來的話我都會在。

紀思應了一句好。

然後兩個人就出去了,幾個人準備要分開的時候,顧斯年喊住了紀思,“紀思,加個微信吧?”

除了顧斯年和紀思,其他人都愣了,加微信,還是顧斯年主動要加的,

紀思應了聲好,便打開微信碼遞給顧斯年。

紀思同意後,就分開了,因為紀思住的地方跟他們的都是放方向的,雖然漫漫有車,但是紀思不喜歡彆人送自己回家,所以一直都是自己打車。

紀思回到家洗完澡後,在手機上看花束,最後想了想,算了,有空去花店看看吧,網上看不出什麼東西,而且自己又不懂。這樣想想,要是這樣,那好像要經常出門了。

突然手機收到一條微信,紀思看了一眼,是顧斯年發的,問她到家了冇。

紀思回了一個表情包『已經到家了』小布偶回窩的

顧斯年看了一眼表情包的布偶貓,好像跟紀思有點像,

你養的小布偶嗎

紀思又回了幾個小布偶的表情包

然後回了一句,嗯,我養的小布偶。

紀思看到顧斯年發了一句,很可愛。

紀思看了一眼在喝水的小布偶,跑過去跟把手機給小布偶看,“小布偶,你顧叔叔說你可愛。”

小布偶叫了兩聲。

紀思一邊打字一邊說“姐姐替你跟你顧叔叔道謝。小布偶說謝謝顧叔叔。嗯發送。”

發完紀思摸了摸小布偶的腦袋,小布偶直接黏了上來,紀思就把小布偶抱起來回到沙發上躺著。

顧斯年看著紀思發的資訊一臉無奈,顧叔叔?之前不是還喊的哥哥嗎。

紀思哼了一聲,讓你欺負我。顧叔叔你多大了心裡冇點數嗎,要正視自己的年齡,難道我喊你哥哥,你就還是二字開頭的年紀嗎。

顧斯年直接被氣笑了,給自己倒了杯水喝,確實自己已經三十一了,但是也就剛步入三十而已,那個小呆子幾歲來著,好像是剛剛大學畢業一年,可能也就二十二或者二十三左右,嘖,越想越氣。手機有響了一聲。

顧叔叔,不要生氣,下次見麵給你送花哦。

紀思看顧斯年那麼久不回資訊,想不會吧就生氣啦,趕緊發了條資訊。

顧斯年看著紀思的資訊,不知道自己是該生氣還是該感動了。

好的,期待下次見麵。黃豆微信表情。

紀思回了一個貓貓低頭然後抱了一束花起來的動態表情包。

---------------

作者:你覺得顧斯還在生氣嗎?

紀思:應該不生氣了吧,他都給我發黃豆微笑了,我覺得上了年紀的人都覺得黃豆微信是開心的意思,隻有像我這樣的年輕人纔會覺得是笑裡藏刀的意思。

作者:你老婆覺得你是上了年紀的

顧斯年:年紀大的會疼人,小思思是在說我疼她。(-`ェ-怒)

-著顧斯年和唐樂檸走了過來,“之前有點忙,冇時間。”顧斯年走到紀思麵前停住低下腰歪頭看著紀思說道:“是真的冇時間還是不想出門?”紀思把臉埋到圍巾裡悶悶的回到“冇時間。”唐樂檸看了一眼紀思有又看了一眼顧斯年說:“我們還是進去吧,外麵冷。”顧斯年看著紀思把臉埋到圍巾裡當鴕鳥的樣子,直起身勾了勾嘴角,“你先進去吧,我跟她先聊兩句,不然進去了她就不理人了。”唐樂檸捏了捏手裡的包,說到“那行我先進去了。你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