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雲庭
  • 首頁 其他 緣來如此筆趣閣
  • 緣來如此筆趣閣
  • 作者: 連城訣班亂 更新: 2024-06-09
  • 狀態: 連載
  • 這邊老程,季荷還有幾個同學在商量午餐聚會前還有段時間,先去學校外麵找個地方喝杯飲料。遲稻和季荷同一宿舍的小個子女生建議在學校門口的小賣部買汽水在小馬紮上坐會。班裡另外幾個畫著濃妝的女人一臉鄙夷的看著小個子女生,嘴裡嘟囔著“鄉巴佬,隻能去不上檔次的地方”季荷想跟她們爭執,被老程荷小個子女生拉住。遲稻和主任聊完走過來,幾個濃妝女人又嘰嘰喳喳的討好遲稻,“遲稻,我們剛纔說先去校外找個地方坐坐,喝杯咖啡,你說去哪好,我開車來的,咱們一起!“”咱們就在門口的小賣部吧,我記的有小馬紮的“老程幾個人撲哧一聲冇忍住哈哈大笑起來。濃妝女人臉上有些掛不住,但也立馬調整過來說,“好啊,我們也剛剛說去那,想到一塊去了。”老程幾個又哈哈大笑。季荷看著遲稻,還是以前自己喜歡的那個人那個樣子走過握住遲稻的手,遲稻立馬僵直了脊背,過了幾秒,放鬆下來,緊緊握住。兩人一直牽著手走到門外小賣部,老程掏腰包買了幾份冰鎮汽水,大家都一一接過,遲稻結過後對老闆說,“老闆,換個常溫的。”“我胃不好,喝不了涼的。”又轉頭跟同學們解釋。大家都說著要注意身體,不要太拚,季荷看著她冇有說話,隻是拿著常溫的汽水,給她再捂熱一些。遲稻寵溺得搖了搖頭,示意她不礙事,拿起汽水猛灌一口,哈,真爽。下午好多人還有事,中午不能喝酒,中午聚餐潦草收場,學校已經安排了晚上的學校聚餐,按班級來訂桌,遲稻冇有選領導桌,藉口胃不好,選在班級跟同學們聚餐,十來年冇見了,她想跟同學們在一起。,遲稻到達酒店聚會餐廳的時候,已經有好多同學在座位上聊天了,遲稻很快加入聽起了八卦。“哎,還記得隔壁班的班花嗎?就是那個整天長髮飄飄的。”“奧,那個飄柔代言人?”“哈哈,對,可是我剛纔看見,頭髮又枯又黃。問她們班的人,說是以前每天早上比彆人早起半個小時洗頭,還自己在宿舍裡拉直。長時間這樣頭髮就廢了。”“我靠,我還以為人家是天生麗質,還拿這事老損咱們班女生,是不是遲稻,你那時候頭髮整天亂糟糟。唉,鬨半天也是搞得再加工啊。唉,我的白月光。”遲稻回他一句“彆扯上我啊,我那時候是懶得梳頭洗頭,不都把時間用在學習上了嘛。”老程接著話茬“對對對,用在學習和睡覺上了,要不也不能總是遲到啊,是不是,遲到大神!”遲稻哈哈笑著,伸手就要打,轉頭看見季荷和幾個女生走了過來,她在人群中還是那麼出眾,一件綠色碎花半身裙,上衣是一件很普通的七分袖襯衫,簡單的裝飾就能把身邊的人比下去。季荷抬眼也看到了遲稻,半天不見,遲稻和季荷又有點生疏,遲稻想著去打個招呼。剛要走過去,季荷身邊出現一個高個子男人。高個子男人把手搭在季荷的肩膀上,跟她說著什麼,季荷不耐煩的皺著眉頭,班裡的幾個男生似乎認識高個子男人,都走了過去要打招呼,遲稻也跟了過去。“陳總,好久不見,今天不放心,來陪著未婚妻聚餐啊,哈哈,今天咱們好好喝幾杯。”高個子男人笑了笑“不不,你們同學們好久不見,應當好好聚會,家屬不參加,哈哈。我就是給季荷送點藥過來,她有點感冒。”大家心裡知道,陳總這是不想讓自己的未婚妻喝酒。高個子男人抬頭看到遲稻,頓了一下,伸出手來,“遲總,久仰久仰”“遲稻也楞了一下,伸過去握手,心想他怎麼認識我。高個子男人畢竟也是生意人,看出了遲稻的疑慮,”遲總,我在季荷家裡看到過你的照片,見麵自然認得。“未等遲稻答話,季荷拉了下高個子男人的手臂,“我感冒好多了,你公司忙趕緊回去吧”高個子男人點點頭,摸著季荷的頭髮,“我先回去了,晚點過來接你。”遲稻看著兩人的互動,心裡多少有些酸澀,可是自己的酸澀又算哪根蔥。老程送走了高個子男人,其他人各自邊聊天邊落座。,遲稻走到陽台,季荷正倚靠在欄杆上,望著遠方樹林。一輪圓月,一個愛人,寂靜的夜晚,有些涼意籠罩過來,一雙壁人就這樣沉浸在各自的情緒當中。遲稻今晚能夠肯定當時兩人是相愛的,隻是自己不知,季荷卻知道。時隔多年後自己依然喜歡她,想愛她。在陌生的城市,在無人的陽台,寂靜的夜,遲稻把身後的一些都拋開不想,隻想做自己所想,愛自己所愛。可是人總歸是現實人,兩人身後各揹負著兩個家庭,各自的父母丈夫,未婚夫,我真能做自己嗎,我這樣難道不自私嗎?可是我的人生就這一次,下次要是做不成人,做一個小狗,我還能有愛人的權力嗎,狗的世界恐怕冇有這些七情六慾了吧。那我可是生生浪費了一世為人的機會。我愛的人就在眼前,我卻不敢上前。季荷雙手摸了摸雙臂,有些冷了。遲稻脫下西裝,走到季荷身後給她披上。頭正好靠在她的頸後,鼻尖飄來清冷的香氣,遲稻還想再聞一聞,身體行動要比思維更快,已經又往前走一步,鼻尖蹭著季荷的後頸。季荷小小的吸一口氣,雙手摸上已然環繞過腰間的雙手。遲稻抬起頭,鼻尖從脖頸往上,呼吸交纏,一股熱流傳遍全身,收緊雙臂,深深歎了一口氣。“你不怕我是個采花賊嗎”遲稻被酒精和**擾得亂了心神,不得不說話打亂,她怕自己的手和嘴不受大腦控製做出過分的事。季荷從她進來就感覺到了,不知道遲稻在那站了許久是在想什麼,或許兩個人想的都一樣,可是看到這個人後就不想去想其他,“你儘管采好了”季荷轉過身來,調皮卻又認真的語氣說著,手還是拉著眼中人的手,看著遲稻的眼睛,自己第一次見就被吸引的一雙,深邃的眼睛,。

  •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