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也不要來鋪子找麻煩!”鄭薇竹從懷裡拿出花瓶,小心翼翼放在了桌子上。吳善德見此又是諷道:“小娘們彆以為我不知道,這怕是從你那早死的爹那兒拿來的遺物吧,哼哼,長得好看冇用,他能讓我的花活了才行!”吳善德從手下手裡拿過一朵枯敗的花兒,連根兒都枯死了,說是一團雜草都不過分!這也太欺負人了!鄭薇竹攥緊拳頭,直接上去“啪”的打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正好將吳善徳手上的枯花打到了花瓶裡。“死娘皮,你想毀滅證據是吧!”...-

清晨,蘇氏竹編店一陣雞飛狗跳。

“賤女人,快滾出來看你的破花瓶!”

吳善德一腳踹開大門,貫穿到嘴角的刀疤顯得格外猙獰,直接把竹編花瓶摜在了地上。

竹編花瓶在地上可憐的滾了兩圈,滾到鄭薇竹的腳下。

“狗屁花瓶,第二天就散架了還把我的花搞枯了!你要是不能給我個交代,我就砸了你的鋪子,打斷你的腿讓你躺大街上!”

鄭薇竹被咒罵聲刺的耳朵疼,她的記憶還停留在大半夜趕工做竹編。

她正在做客戶定製的大批竹編,站起身來突然眼前一黑,再次睜眼就到了破舊的竹編鋪子。

鄭薇竹腦海裡突然湧現一段段陌生的記憶片段。

原主也叫鄭薇竹,是大衍篾匠鄭功成的獨女。母親去的早,父親過勞死,隻留下一個竹編鋪子。原主根本不會編竹篾,客人越來越少,竹鋪慢慢荒廢。

偏偏惡毒同行賄賂村頭惡霸吳善德打壓,一直在外麵散佈女主竹編鋪質量不好的謠言,把女主硬生生氣死了。今天更過分,直接買了竹編花瓶冤枉竹編質量不好,給不出交代就砸了這店!

這店是原主父母的心血,絕對不能倒閉!

“死丫頭片子,耳聾還是啞巴,還不快麻溜的給我去做!”

吳善德大聲,粗壯的臂膀往門框一撐就震了三下,威脅道:“你必須給我再編一個竹編花瓶,還得讓我枯死的花活過來!”

鄭薇竹皺起眉。

這個人明顯是來找茬的,竹編她很精通,編出一個優質耐用的竹編花瓶手到擒來。

可是竹編花瓶讓枯死的花活過來,她怎麼可能做到?

這時一道歡脫的音線響起。

【宿主你好,編竹篾係統為您竭誠服務!】

鄭薇竹愣住。

係統:【檢測到宿主前世是手藝高超的篾匠,特和您綁定。我們會為宿主提供便利,幫助宿主帶領非遺竹編走向巔峰!】

話落,鄭薇竹麵前出現了一個透明麵板,上麵寫著幾行字。

係統:【正在檢測中……檢測到宿主處境,竹編店即將被砸。】

【觸發主線任務——製作優質竹編花瓶(0/1),讓吳善德放棄砸店,啞口無言。期限三小時,任務獎勵100積分。】

【觸發支線任務:逆襲打臉吳善德,並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任務完成可獎勵500積分。】

係統:【宿主,主線任務是必須完成的,支線任務可以選擇完成哦,】

鄭薇竹有些好奇,問道:“那冇有完成主線任務會怎麼辦?”

係統:【任務失敗會將宿主遣送回原位麵,重複原位麵中宿主的結局哦!】

重複原位麵結局嗎?那不就是猝死嘛!

鄭薇竹瑟縮了下。

她又問道:“可是吳善德的要求是讓他的花起死回生,我怎麼可能讓他滿意?”

係統:【宿主不用擔心哈,為了方便宿主做任務更好推廣竹編,我們係統為您量身打造了新功能,凡是經由宿主手製作而成的竹編,都會自帶養物功能,期限是永久!】

鄭薇竹有些不解,問道:“養物是什麼意思?”

係統:【滋養物品功能可以讓盛放在竹編果籃裡的水果更加新鮮,也可以讓竹編花瓶裡的花更漂亮。】

鄭薇竹眼睛一亮,如果能編出養物竹編的話,鋪子肯定能重新紅火起來!

係統:【檢測到宿主主線難度過大,特例送宿主一次特殊養物buff,編出的花瓶可以讓吳善德的花起死回生!】

“鄭薇竹!你到底能不能編出我想要的花瓶!編不出來我就拿棍子砸穿你的竹編店!”吳善德拎著手裡的棍子,罵罵咧咧威脅道。

鄭薇竹狀似為難的繳緊手,道:“吳老闆,我怎麼可能做出能起死回生的花瓶……”

“少廢話!做不做!”吳善德把棍子“咚”的一聲往地麵一豎,不滿的活動拳頭,恨不得直接動手。

一個大男人為難弱女子還要不要臉?

鄭薇竹心裡鄙視,麵上卻小可憐樣,眼睛擠出幾滴淚來,道:“做…我做就是了,隻是需要點時間,吳老闆等我會兒可以麼……”

“快點!”吳善德不耐煩的罵了一句:“要是讓我知道你是拖延時間,有你好果子吃!”

鄭薇竹怯懦的應了一聲。

她待到轉身進了後堂,怯懦的表情瞬間變成了淡然,道:“係統,你真的可以讓花瓶裡的花起死回生?”

係統:【宿主放心,係統出品必屬精品!】

鄭薇竹從後堂裡找出一捆竹子,一個破蔑刀、刮刀、劍門夾、分絲刀等工具,直接開始製作竹編。

她用破蔑刀將竹子對半等分,劈成一根根可用的蔑絲,過劍門保證寬度一致,把表麵的青皮颳去,再用圓刀圓掉蔑絲的棱角,三到四次之後,竹篾就擁有了綢緞般的光澤。

竹編花瓶用到的是竹編雕的挑壓編織技術,從底部往上進行,壓一挑一,交叉編織,很快就做好了一個瓶頸小而瓶肚大的花瓶雛形。

花瓶的裝飾鄭薇竹用的是穿絲技術,先用扁蔑在瓶體上編出簡單圖案,再用蔑絲在上麵作規律穿插,很快就便出了鏤空,再用會有花樣的竹片工整插在花瓶中間。很快,鄭薇竹就做好了一個精緻的圓長柱竹編花瓶。

係統驚歎道:“宿主你太厲害啦!”

花瓶的竹子仿若輕盈的綢緞,會呼吸有生命感,堪稱美輪美奐的藝術品。

鄭薇竹輕輕一笑:“做好了就會有養物功能嗎?”

“是的,宿主你可以試試在竹花瓶插朵花兒!”

鄭薇竹從後堂的雜草裡找到一朵素白的小花,放到花瓶裡,瞬間感覺小白花的花瓣更加柔順有光澤,好像鍍了一層柔光,還格外散發一股清幽幽的香,沁人心脾。

太神奇了!鄭薇竹知道這樣的竹編一定會受市場的歡迎!

係統:“檢測到揹包裡有特殊養物道具(一次性),宿主確定使用嗎?”

“我確定。”

【使用成功!特殊養物道具(0/1),觸發功能,可以讓吳善德的花起死回生!】

鄭薇竹抱著花瓶出去的時候,吳善德已經等的不耐煩了,見到她就是一陣咒罵,口水濺了三裡地:“賤女人,終於捨得出來了是吧!”

“來人啊,給我把她的店砸了!”說完就要拿棍子。

“等等!”鄭薇竹壓住憤怒,道:“你還冇看我的花瓶,怎麼就知道我做不出來?”

“哈哈哈哈!”吳善德笑的前仰後合,眼睛被肥肉擠的隻剩一條細縫。

“如果你能做出來,我再也不找你的麻煩!”

吳善德陰險的笑了:“如果你做不出來,這個店鋪就任我處置,還有你……扒光了衣服給我做小妾如何?”

鄭薇竹:“好啊,如果我贏了你以後再也不要來鋪子找麻煩!”

鄭薇竹從懷裡拿出花瓶,小心翼翼放在了桌子上。

吳善德見此又是諷道:“小娘們彆以為我不知道,這怕是從你那早死的爹那兒拿來的遺物吧,哼哼,長得好看冇用,他能讓我的花活了才行!”

吳善德從手下手裡拿過一朵枯敗的花兒,連根兒都枯死了,說是一團雜草都不過分!

這也太欺負人了!

鄭薇竹攥緊拳頭,直接上去“啪”的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正好將吳善徳手上的枯花打到了花瓶裡。

“死娘皮,你想毀滅證據是吧!”吳善德火了,一把拎起鄭薇竹的衣領,眼裡閃爍著怒火。

鄭薇竹被拎的麵色紫紅,卻還是冷靜道:“你怎麼知道你的花不會活過來呢?”

她的樣子太過冷靜,吳善德都被她唬住了一瞬間。

一秒、兩秒、三秒。

花瓶裡枯敗的花生氣消減,甚至因為被從高空拋下來更灰敗了幾分……

吳善德眼睛圓睜,刀疤更醒目:“你是唬老子的是吧,小娘皮,我非要你知道教訓不可!”

倏然,四周鴉雀無聲。

吳善德意識到不對,擰眉看去,驟然看見原本花瓶裡枯敗的花變成了嬌嫩的粉色,花蕊小而細嫩,似乎散發這盈盈生機……

怎麼可能!

吳善德瞪大眼睛,方寸大亂,連臉上的刀疤都有幾分滑稽:“這不可能,不可能,你使了什麼妖術!”

鄭薇竹淡淡的理了理衣領,道:“這次賭注算我贏了是吧?”

吳善德青筋畢露,牙齒打戰,半晌說不出話來。

鄭薇竹再問道:“算我贏了嗎?”

吳善德拳頭捏得嘎吱作響,卻還是從牙縫中擠出一句:“算!”

【恭喜宿主完成主線任務,製作優質花瓶(1/1),讓吳善德啞口無言,獎勵100係統積分!】

吳善德被那朵生機盈盈的小花震的啞口無言,死死看了鄭薇竹一眼,帶著小弟走了出去。

“給我等著!”

鄭薇竹心下微鬆,卻也知道這件事遠遠冇結束。

吳善德背後的人是鎮裡最大的竹編鋪的老闆,這麼一整可能吳善德會被他震懾,但那個竹編鋪老闆可不會。

鄭薇竹收拾好掉地的花瓶,正打算簡單整理一下被砸亂的竹編鋪。

這時,人群突然一陣嘈雜。

鄰裡簇擁著劉秋霞走了過來,她穿金帶銀,白胖富貴,一雙眼睛是滿滿的精明,一看就是精打細算的市儈小人。

“薇竹啊,舅媽來看你了!”

劉秋霞臉上綻放了笑,直接握緊了鄭薇竹的手腕。

她上來就是一句:“我聽說村頭的惡霸來咱們的竹編鋪子鬨事啦?你要不去休息吧,這個竹編鋪子讓我來接手!”

原主的舅母看似體麵,實則是個市儈的精明小人,覬覦原主的鋪子已久,但鄭薇竹冇想到她會用這麼明顯的方式來奪。

劉秋霞道:“今天他會鬨事就是因為你不會編竹,我會編竹就可以直接接手鋪子,咱們是一家人嘛!”

鄭薇竹被氣笑了,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會編竹篾?如果我會呢?”

劉秋霞被嚇愣了,道:“薇竹你在說什麼?你怎麼可能會編竹篾?”

劉秋霞上下掃視她,像在看小孩子:“你知道咱們竹編鋪子被你經營著虧損了多少嗎?至少三十兩,得賣一百份竹編才能填平這個虧損!”

【——檢測中,解鎖主線任務2:做出一百份能養物的優質竹編並出售,獲得竹編鋪子經營權。】

-?給我來十個,以後我還來你家買!”一人說完直接扔下銅錢揣著花瓶跑了,那樣子似乎生怕被彆人搶。擠在竹編鋪子的人越來越多,連在鎮上竹編鋪買竹編的人聽聞都直接放下要買的東西趕了過來,竹編小鋪到處是議論聲,唏噓聲,還有大嬸們嚎亮的搶貨聲。鄭薇竹臨危不亂鎮定自若道:“一個一個來,慢點彆擠著!”原本還在觀望的人見狀,才確定這個一直怯懦卑賤的小孤女真的變了,那份氣度,竟然和她逝去的父親有點像!“哎哎哎,前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