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

一會兒吧,病人都很脆弱,我的時間很長,不用急於這一時。”說完,便幫他整理了被子與枕頭,像是想與他多一點肢體接觸。伊萬睡得很沉,也許病人真的很脆弱,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他好像做了一個夢,夢到了自己的爸爸,爸爸想說些什麼,但是無論他靠得有多近,他都聽不到。當年自己的父親給自己寄了一份禮物,也為自己18歲生日寫了一封信。禮物確實寄來了,但那封信卻不翼而飛。所以,那封信一直是自己的心魔,...-

“怎麼說呢?你確實是個人才,你和你父親一樣都是英雄。何必呢?在中國不好嗎?為什麼一定要來這裡?真相有用嗎?”隨著槍響,周圍的人紛紛離開……

“我相信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我的兒子一定能夠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兒子,爸爸永遠會看著你成長。”周圍沉默了幾秒,隨即不知是誰泄出了笑聲,便鬨堂大笑。“你爸爸怎麼這麼嚴肅,你想笑死我們嗎?”

伊萬隻覺得臉紅,倒是一旁的幾個女同學,覺得有些奇怪“

伊萬?你父親是得了什麼絕症嗎?”“冇有,他身體一直很好。”

“伊萬,爸爸永遠愛你,叫爸爸。”周圍的男同學打趣他說到。“滾走。”

“伊萬你小子長得這麼帥,這麼多年,我的桃花都被你搶走了。叫一聲爸爸怎麼了?”“祝伊萬永遠18歲。”“我今年纔剛滿17。”剛說完這句話,伊萬就被蛋糕抹了一臉,後來蛋糕也冇被吃,而是用來砸人抹臉了。

伊萬的生日宴過得倒是還不錯,這一個小小的插曲,並冇有影響到大家歡樂的心情。可是讓伊萬冇有想到的事情是那次視頻通話,竟是與父親見的最後一麵。

“國外警方給出來的結果是自殺。”“怎麼可能!爸爸怎麼可能自殺?”媽媽抱著伊萬爸爸的遺照,溫柔又堅定的向伊萬笑了一笑“記住,宜華。你的爸爸是英雄。你有冇有看過你爸爸寫的書啊。”

“那天生日的時候,你爸爸下定了決心,他是一個正義的記者。但……”話還冇說完,謝婷就忍不住的抽泣了起來。“你還記得,你六歲生日的時候許的什麼願望嗎?你說你想讓爸爸成為像奧特曼一樣的人,給彆人帶來光明……”

說到這事時,謝婷笑了一笑,重溫了一遍溫馨的時光。可這些溫馨的時光,卻如同劊子手一般,一遍又一遍砍向心中的柔軟……

“我我……我從來冇有看過他的書。”說完,伊萬也忍不住哭泣。他總覺得自己在拍電影,一切是那麼的不真實,卻又那麼的真實。

10年後。m國中一本名叫書的原稿在網上爆紅,經w出版商出版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卻被回收並禁止出售。而作者具有很強的神秘色彩與反偵察能力,一直不被大眾知曉身份。與此同時,在j網站上,書中許多不為人知的社會事件的內幕的關鍵資訊與證據被人揭示。

伊萬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身上好像被注入了什麼東西,很強烈,卻又很溫暖。慢慢地他睜開了眼睛,這時旁邊的護士急忙地呼喊著病房外的人。

那人穿著白大褂,應該是自己的主治醫生,看見伊萬醒了笑了一笑“你醒了,我們的實驗應該成功了。”

見他不說話,那人又解釋道“不好意思,讓你來做這個小白鼠,但當時你的情況很危險,除了這一種方法,我們冇有辦法阻止…你去見上帝。”

“可是當時,那顆子彈已經射入了我的心臟。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實驗,還是說,我已經到天堂了?”

“告訴你也無妨,你聽過吸血鬼的故事嗎?雖然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扯淡,但實際上關於吸血鬼的傳聞有一部分是真的。我的血確實有不一樣的治療功能,而我確實也十分畏懼陽光。”等他說完,氣氛突然變得很尷尬。過了一會兒,倒是伊萬打破了沉默“我還是去見上帝吧!雖然我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那個人笑了一下,“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個開槍的劊子手,被我買通了。”

“那你有什麼目的呢?”“根據肥皂劇的套路,你覺得我最大的目的是什麼呢?”那個人走進他,伊萬才發現那人的皮膚很白,有著一頭與皮膚相稱的黑色短髮,他的眼睛是湛藍色,很清澈,很澄淨。他生的很好看,動人心魄的好看。

伊萬想了一想,根據身邊女同事所看的綠江小說“所以,你想當我爸爸?那個詞叫什麼來著出?初……”

旁邊的護士忍住了笑意,“我比你還要小五歲,拜托。夥計,如果真的有一個陌生人讓你認他爸爸你會,你會同意嗎?”

“如果是你的話,我考慮一下。”

“為什麼?”

“金錢一旦作響,壞話便會戛然而止。這不是你們家族最有名的名句嗎?所以,認得兒子有財產繼承權嗎?”

裴卡低頭望向了自己的工作牌。“……”上麵寫著自己的全名。

“我手上確實有你想要的證據,不過這些證據被加密了,我需要一些時間破解,不過也很快,希望您可以等一等。”“其實我更想要的是你。”伊萬笑了一笑。“你可真會開玩笑。”

“好的,那我們合作愉快!你最近住在我家吧,有我的家族做支柱,冇有人敢碰你。”“樂意效勞。”

“你先睡一會兒吧,病人都很脆弱,我的時間很長,不用急於這一時。”說完,便幫他整理了被子與枕頭,像是想與他多一點肢體接觸。

伊萬睡得很沉,也許病人真的很脆弱,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他好像做了一個夢,夢到了自己的爸爸,爸爸想說些什麼,但是無論他靠得有多近,他都聽不到。

當年自己的父親給自己寄了一份禮物,也為自己18歲生日寫了一封信。禮物確實寄來了,但那封信卻不翼而飛。所以,那封信一直是自己的心魔,那封信究竟寫了什麼?究竟又是被誰拿走了?也許已經被銷燬了吧,但爸爸您死之前究竟想對自己傳達些什麼?也許,是一些更令人瞠目結舌的事實真相。

他慢慢清醒,卻發現病床邊有人一直守著自己。他支撐起身子對旁邊的人笑了一下。旁邊的人像是被他可愛到了,不由笑出了聲。

“你出租屋裡的東西多不多?我去幫你一起整理吧。”“你父母同意你是基佬嗎?”裴卡笑道“不用擔心,無論我做什麼,他們都不會說什麼的。”

“我們領證吧,這樣那些人就不會動你了,你也可以去為你父親報仇了。好不好?如果,我做了什麼讓你不舒服的事情,我們隨時都可以離婚。”看著裴卡清澈的眼睛,“你的眼睛真好看。”

“是嗎?你的眼睛也很好看。不對一整個人好看。”伊萬有些不好意思,避開了他炙熱的目光,“你什麼時候開始調查我的?什麼時候開始觀察我的?”

“honey,最近調查你的人可太多了,而且你的黑客技術那麼高超,不可能發現不了吧,蛛絲馬跡可太多了。”“其實……”裴卡發現他欲言又止,“怎麼了?”“冇什麼。好,男朋友。”

伊萬心裡想:這個小孩怎麼這麼多年了還是這個樣子?不過倒是一直很可愛。

裴卡心說:看來他已經完全忘記我了呀。他小時候可是答應過我要和我結婚的。雖然隻是哄小孩子玩。

想到這裡,這倆人不約而同歎了一口氣。

-爸下定了決心,他是一個正義的記者。但……”話還冇說完,謝婷就忍不住的抽泣了起來。“你還記得,你六歲生日的時候許的什麼願望嗎?你說你想讓爸爸成為像奧特曼一樣的人,給彆人帶來光明……”說到這事時,謝婷笑了一笑,重溫了一遍溫馨的時光。可這些溫馨的時光,卻如同劊子手一般,一遍又一遍砍向心中的柔軟……“我我……我從來冇有看過他的書。”說完,伊萬也忍不住哭泣。他總覺得自己在拍電影,一切是那麼的不真實,卻又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