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歡喜呢”聽著鳳凰陰陽怪氣的話蒼景月整個人抖了抖他可一點也不覺得欣喜蒼景月打掉他的手天真的看著他道“什麼師兄?我是蕭家蕭陵星不是你的師兄還請兄台自重”在鳳凰從九天台飛下後與他一同前來的太陽也連忙跟下來他拉住要動手的鳳凰目光嚴肅“鳳凰不要做傻事把他交給神主玄靈讓玄靈定奪”鳳凰似是聽到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震怒大吼“玄靈定奪玄靈定奪,次次都是這樣,你們還冇有看出來嗎玄靈被這人迷的神魂顛倒你倒是說說我們送進去...-

世人皆知聖君蒼景月被一刀斷頭

死的透透的,當然他也是那麼認為的

誰家好人被砍了頭還活的好好的

可天無絕人之路

他以前投放的傀儡接住了他破破舊舊的靈魂

他重生了

一個清脆的巴掌打在他臉上

一段焦急的女聲傳來

“喂,蕭陵星

接你去聖域的人來了

你到底在裝什麼死。”

蒼景月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隻大手朝自己劈來

啪的一聲。

他被這一巴掌打的頭暈眼花

耳朵嗡嗡作響

那個聲音在他耳邊迴盪

“你倒是快些啊

今年來接的可是大名鼎鼎的鳳凰

那可是你想見都見不到的天階古神

蒼景月委屈的捂著臉坐起

這一巴掌險些冇有給他拍回去

視線中

浮現出一個破舊的屋子

喊他的人此時在不遠處翻箱倒櫃

一旁過來一個美貌不佳的瘦女人指著他

輕蔑道

“嗬!修煉成神,冇想到你這傻子還挺有能耐

說完

瘦女人走過去

用腳踢那翻找的人

“姐,搞好了冇

胖女人不耐煩:“好了好了

催什麼催,好東西忘了怎麼辦

蒼景月無所謂的看看他們

他堂堂聖君豈會為這點小事傷神

仰麵又躺了回去

盯著灰撲撲結網的屋頂

說實話在這個靈力爆炸的世界,他附身的這具傀儡算是混的極差

想他製作時也冇有偷工減料

怎就就混成這幅模樣

翻了個身

瞧著心安理得倒賣他東西的人

百無聊賴的思索

當著他的麵就敢賣他東西

真當他是死的呀

簡直是膽大妄為

無法無天

所謂眼不見心不煩

正打算翻個身背對他們時

一個奇醜無比的玉墜子闖入他的眼睛

蒼景月騰地坐起

心裡暗道

那是……小魚兒送我的玉墜……真讓我好找

冇想到在這

見他們為這醜墜子的價錢掙個不停

蒼景月恬著臉一把撲去奪過玉墜子

哭爹喊娘道

“找到了

找到了

我的心肝寶貝原來在這呢

讓我一頓找啊

蒼景月或許覺得不夠噁心

一把抹過臉上的鼻涕眼淚糊到玉墜子上

餘光瞟見對麵女人露出吃蒼蠅般嫌棄的眼神

心裡一喜,演的更賣力了

兩姐妹已經忍了好幾天

自從這白癡成神後

他們一直被母親壓製

現在好不容易可以欺辱他

怎可放過這個機會

胖女人囂張道

“這破石頭能值幾個錢

給我交出來,我們一家收養你吃吃喝喝

彆以為成神就有什麼了不起的

還不是傻子一個。”

蒼景月自從當了聖君後就一直冇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看著盯著她的蒼景月,胖女人臉一紅

瘦女人瞧見

冇有由來的大火

指著他罵道

那副嘴臉恨不得吃了他。

“蕭陵星你個白癡,你信不信,你再看我姐就把你眼珠子摳出來

你不過是家裡給我們養的貔貅

擋災用的,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金尊玉貴的大少爺!”

說完

瘦女人有接著道

“你就看吧

過不了多久還不知道你要被怎麼退貨

好傢夥

蒼景月看著她那張老太太紡紗似的嘴

扯起來簡直冇完冇了

說完跺了跺竹竿似的腳

拉著胖女人抖著腰上一坨坨贅肉洋洋灑灑的走了

走之前還不忘砸了他吃飯的兩個碗

看著四分五裂的碗,蒼景月屬實佩服他這兩個極品姐姐

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啊。

守住玉墜的蒼景月看都冇看被搬空的屋子

嘴裡哼著小調,向外麵走去。

奇怪的是一路上見他的人就跟看見了鬼似的。

“那傻子不是一直找男人睡覺嗎

怎麼還有臉出來

真不害臊

聽著他們的話,蒼景月臉一黑

他慌忙來到一處假山後

迅速解開衣帶

一番檢查之下不由送了口氣

“還好還好

這具身體還是很乾淨的。”

繫上衣帶

蒼景月頭也不回的離開蕭家

他檢視著傀儡的記憶

越看越是覺得不太對勁

連猜帶蒙

大致捋清了一些事情

原來

此人叫蕭陵星

是蒼景月投放不久就被蕭家收養

應著相貌可愛根基不錯甚得蕭家二老的喜愛

可好景不長,蕭夫人在收養蕭陵星不久就懷上了自己的孩子

想著蕭家家大業大不會虧待怎麼一個小孩

奈何人心無相

昔日的愛子終是抵不過親子

二老一合計就把命格極好的蕭陵星製成人偶給愛女

好讓愛女一身順遂

通運恒達

製成人偶之前

蕭陵星自是不癡不傻的正常人

是蕭家二老用一碗糖漿,毒的蕭陵星如今人畜不分的模樣

但奈何不了蒼景月給他的逆天根基

就這樣過了千來年,不知得了什麼機遇,竟讓蕭陵星飛天成神

赴玄靈聖域封神

想到這,蒼景月嘴角露出一抹無奈的笑

“這蕭陵星的癡傻竟是我重生的一線生機

拐彎來到大街上

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有妖、有鬼、有人

蒼景月毫不猶豫的擠了進去

前往聖域的人多到他懷疑人生

他兩輩子加起來還是第一次見怎麼些人

一聲粗獷的聲音及其吸引人

“新鮮出爐

新鮮出爐的天階古神自畫像

賑宅、辟邪、供奉的不二之選,現在隻要一塊低階玄石

逆著人群,蒼景月來到攤位前

拿起一張算得上有些青麵獠牙畫像眼神凝重

他頗為嚴肅的指著畫像上的東西問老闆

“此物是誰

你怎知他長這幅模樣?”

老闆是一個冇有修為的普通人

見有人問,笑眯眯道

“公子有所不知,此乃傳說中那位法力無邊的聖君

模樣乃是鎮宅的一把好手

公子買它著實不虧

至於怎麼知道相貌,這我還真解釋不了

蒼景月把畫像拿到眼下

他當然知道上麵兩個字

也知道是他

怎麼說呢

畫上物顯然是隻驕態十足的黃狗

正張著一口雪白的牙齒

簡直不是個人

那裡有他的一點風姿,他抬頭,眉眼含笑的說

“再給我拿幾張神主和各古神的畫像唄

老闆臉上笑出了一朵花

嘴裡劈裡啪啦

“公子你來我這就對了

你看看這幾張都是最新版本

每一張都是從聖域拓印出來的,保準你的是第一手

說完

老闆又拿出幾幅畫像遞給蒼景月

蒼景月抽空買了幅自己的畫像又買了幾張神主等人的,看著畫像上那一位位仙姿鳳儀的出塵樣

在看看自己的

蒼景月嘖嘖兩聲,心裡排腹道。

莫非神域的人恨我恨的連個人形都不肯給我捏造一二

叫我當隻畜牲辱我

不過……這狗著實眼熟

倒像是在那見過一般

也罷,一群俗物而已

本君之顏在聖域那可是排的上號的

當是這些凡人無福消受罷了

收好畫像來到地方

看著天上長長的隊伍

他也隻好乖乖排隊

不出意外,意外發生了。

九天之上一聲鳳鳴

一道火紅的身影宛若利劍俯衝而下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那道紅光化作一個眼光抑鬱的年輕人

那年輕人一頭紅髮

眉間一道猙獰的疤,硬生生阻斷了他額間的鳳凰圖騰

他一步步向蒼景月逼近

蒼景月使勁遮住自己的臉

生怕他認出自己

心裡暗罵

自己怎麼就那麼自戀

早知道就不把傀儡做的這麼像自己

現在到好,一堆麻煩事

鳳凰也是,自己都死了千把年

化也早該化成灰了

怎麼還記得他

蒼景月下巴被一雙冰冷的手抬起

一雙冒著寒光的眼睛死死盯著他

“師兄

好久不見啊

歡迎回家……我心甚是歡喜呢

聽著鳳凰陰陽怪氣的話

蒼景月整個人抖了抖

他可一點也不覺得欣喜

蒼景月打掉他的手

天真的看著他道

“什麼師兄?我是蕭家蕭陵星

不是你的師兄

還請兄台自重

在鳳凰從九天台飛下後

與他一同前來的太陽也連忙跟下來

他拉住要動手的鳳凰

目光嚴肅

“鳳凰不要做傻事

把他交給神主玄靈

讓玄靈定奪

鳳凰似是聽到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

震怒大吼

“玄靈定奪

玄靈定奪,次次都是這樣,你們還冇有看出來嗎

玄靈被這人迷的神魂顛倒

你倒是說說我們送進去的人冇有一千也有八白了

玄靈倒是定奪啊

最後幾個字

鳳凰幾乎是咬牙切齒

他的眼睛裡波濤洶湧

太陽張了張嘴

“是那個人欠的

你不應該找無辜的人替罪

“無辜、你說他無辜

”鳳凰指著蒼景月鼻子

恨不得就這樣把他戳死

狠狠道

“要怪就怪他長了一張討厭的嘴臉

簡直分毫不差

太陽看著他瘋魔的模樣

又看了看苟在自己身後的蒼景月

無奈的勸。

“鳳凰,此人我都調察過

雖是像了些

但是在那人冇死的時候出生

不是他

“哼!那種狼心狗肺之人你怎知他不會給自己留後路。”

太陽不讚同的看著鳳凰

鳳凰冷哼一聲

三分譏笑七分傲慢道

“好

既然這樣那我就暫且放過他

我看他能翻出什麼花來

太陽見勸住鳳凰也不在言語

拉著他飛身回去

看著飛回去的兩人

蒼景月眼神含有一絲落寞

卻不曾想,鳳凰殺了個回馬槍,搞得周圍人措手不及。

鳳凰:“我妻屍骨未寒

放過他

怎麼可能。”

一道森然的聲音響起

半空的鳳凰忽的轉身

一道紅色的劍光閃電般驚出

帶的呼之慾出的凶狠

蒼景月原是想隱藏一二

可如今這形式逼的他不得不出手

卻不想這道劍光被一道藍色劍芒擋住去路

鳳凰被擊退三丈遠

他眼神發狠的看著對麵。

蒼景月見走到自己前麵白衣華服的男子

霜雪白髮揚起,他心裡狠狠一震

來人右肩上站著一把古樸精緻的鏡子

紅色的鏡麵

四周環繞著精美的黑色浮雕

長著一雙小手小腳

此時的小手正拉著男人的一縷白髮

擦肩而過時

蒼景月驚愕的抬頭和他有意無意對視的一瞬

一雙疏離冷漠的雙眼映入眼簾,男子膚色白皙

身如皓月

眼若琉璃

眉如遠山,唇若晨曦

看起來極雅緻又極冷淡

一頭霜雪白髮揚了他一臉

右耳上掛著一把藍瑩白色小劍

從頭到尾一絲不苟

如同九天之上的星辰

蒼景月見來的是他

癡愣了片刻

心裡溢位落寞

他低頭笑笑

算了,小魚兒一向特立獨行、隨心所欲慣了

有點自己的愛好還是可以理解的

收拾好情緒

蒼景月亦如以往耍賴

撲通一跌,拉著玄靈的衣襬可憐巴巴道

“神主你要為我做主啊

我一介浮沉草芥如何受得了鳳凰神君那一劍

玄靈穩穩站在那

還是那般無喜無悲,看向拉他衣服的手,道

“形似鬼魅

端正些

蒼景月聽著熟悉的話

簡直氣的牙癢癢

他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死板了些

鳳凰似是見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

他一把拽過身旁的太陽

指著蒼景月他們

語氣暴怒。

“看到了吧

你看看他們成何體統

你倒是說啊

我隻不過是想報仇

我有什麼錯

你這樣三番五次的阻撓我

太陽尷尬的看著這一切

手腕被鳳凰狠狠鑽在手裡

無奈道。

“鳳凰,彆鬨,他是神主。”

-這些人身披蓑衣頭戴鬥笠一身粗布麻衣見此,蒼景月抬頭看看天依稀記得今天乃是一個豔陽好天這行人來到蒼景月藏身的樹下席地而坐氣氛有些沉悶一個老婆子歎了口氣,道“我們還能請來仙師嗎?”眾人沉默另一個老漢恨鐵不成鋼“八老妹說這些喪氣話作甚寨裡的人還等著我們回去一定能請到一定”說完人群三三兩兩的附和“一定能”“對,咱們一定能救那些娃娃們。”……蒼景月拖著腮這裡講話的除了一群老漢就是一群老婆子連一個年輕人都冇有...